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五十九章半信半疑

流月清寒 清风挽 1616 2016-09-14 20:18:48

  次日,白慕尘去审查军队,国与国的对战绝非儿戏,这不是个人战,所以他必须保证所有士兵都不会有消极作战的态度。

冷月心走了个过场就回来了,面对他们的唏嘘她只是微微一笑毕竟世俗是不太能接受一个女子作战的,她从不介意独特,但还是要顾全大局。

冷月心回府之后,忽然发现一个人很拙劣的探头探脑,她双手环胸冷声道:“阁下请出来吧,不必躲躲藏藏!”

一个穿着破败有些狼狈的男子缓步走出,有些局部的看着她,长相很是平庸,但眉宇间掩不住一股英气。

“冷副将。”墨白拱了拱手,没有丝毫轻视的意思,态度不卑不亢。

“你是什么人?”

“在下墨白,是如今这提督府的总管,之前…”墨白停了下来,有几分怅然若失。

“嗯?说下去。”

“之前也是个副将,相信冷副将也知道,东离国带兵打仗必然有一个主将和四个副将,我就是之前四个副将之一。”

“哦。”冷月心态度很冷淡,对他没有几分信任,虽然她确实觉得这个人气质绝非凡物,但是是敌是友还尚未明确,倒不如静观其变,看他想做什么。

反正他主动来找自己,并且故意露出破绽,自然会自己坦白的,冷月心心想。

果然,墨白笑了笑,目光平淡似乎并不意外,肯定的问:“你并不相信我,对吧?”

冷月心扯了扯唇,摊手算是默认了。

“我不值得被相信?”

“你又凭什么觉得我会相信你?”冷月心反问。

墨白点头,“确实,我这样平白无故的冒出来,的确不太可能会被相信。”

冷月心很直接的点头,墨白露出夸张的受伤的表情,“你这样很让人受伤的。”

“你会吗?”

墨白看她一脸摆明了不信的模样,无辜摸了摸鼻子,打算说正事了,他正了正神色道:“好吧,那我就说正事了,你们被骗了。”

“哦,是么。”冷月心反应很冷淡,墨白忍不住有些挫败。

“你不应该问一下吗?”

“你要是不说就算了。”

“……”墨白无言以对,过了一会才清了清嗓子开口:“这件事很严肃,我想你应该也奇怪吧,莫名接连死了那么多人。”

“我比较好奇你为什么没死,哦,当然还包括彪洪,既然你们两个副将或者为什么虚报只剩一个副将?”

“你真是一开口就让人生气。”墨白无奈,从他出现到现在,这算是冷月心说过最多的一段话了,但着实让人开心不起来,不过但也算顺了他的心意问到比较关键的点上了。

“这倒也算不上虚报,副将确实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我,像彪洪这种胆小怕事的蠢材怎么可能是副将呢。”

墨白嗤之以鼻,冷月心没说话,不过对他的话却也赞同,彪洪实在太不像了,周身一股唯唯诺诺的懦弱,不像是有领导能力的人。

“有人在帮他,我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只剩我一个了,我只能诈死逃过,现在你看到的脸是我易容了。”

“你还易容了?真不简单。”冷月心笑,墨白微怒脸上因气愤染上一层薄薄的绯红。

“你能不能关心一下重点。”

“哦,那那人是谁?目的呢?”

墨白叹了口气,皱眉道:“我也不知道,只见过一面,一袭黑衣看不清楚容貌,只知道身手很不错。”

“哦。”冷月心斜了他一眼,“没别的事了吧。”

“……”墨白气短,一时间说不出来话来,半晌才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没了,冷副将告辞。”

墨白拱了拱手,冷月心率先转身离去,墨白神色不明的看了她的背影一会,不知在想什么,好一会才离开。

“怎么了,一脸阴沉。”寒誉笑嘻嘻的窜出来。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冷月心看了看,天色尚早,这个时间他应该还没回来才对。

寒誉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眼神飘忽,抿嘴轻轻地笑道:“我见没什么大事,就先回来了。”

“你回来的也正好,刚才我遇到了一个人。”冷月心想都没想就打算把刚才的事情告诉寒誉,她自己都没发觉她对寒誉很信任。

“恩?”

“这府中现在的总管,你记得吧?”

寒誉想了想,终于模模糊糊的记起那个长相平庸不易记住的男人,点点头。

“他今天找我,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洪彪不是副将他才是。”冷月心简简单单的把事情交代了一下,但顿了片刻又完善了一下细节,然后静静地看着他问道,“你觉得可信吗?”

“依我之见,确实有几分可信度,但也不能全信。”

“我也这么觉得。”

冷月心跟寒誉说了,寒誉也是半信半疑,一致决定先静观其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