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五十七章不敢诉说

流月清寒 清风挽 1226 2016-09-13 13:33:56

  天色微暗了,街上亮起点点星星的烛火,照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层温柔的暗影,寒誉微微低头,看着冷月心的侧脸,心口有些发紧。

谢飞昨天跟他说:喜欢的话,就要告诉他,不说出口的话会后悔的。

他也觉得对,可今天白慕尘也跟他说了关于冷月心的话,神色异常严肃。

白慕尘对他说:“我知道你喜欢冷月心,也听到了昨晚谢飞跟你说的话。”

顿了顿之后,白慕尘又开口:“我倒并不觉得你应该这么做,毕竟此去凶险异常,谁都不能保证你我是否能够活着回来。我这不是要阻止你,只是如果此时你们彼此相许了,你却回不来了,冷月心又该或者说又会如何,你了想清楚了?”

寒誉绷着脸,心情不免有些沉重,不得不说白慕尘说的话对,他原本打算说出口的现在却不敢说了。

毕竟他不确定冷月心的心意,她似乎只把他当朋友,但是假如他们真的…如果他死了,冷月心这种性格一定不会独活吧。

寒誉再次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冷月心侧目,问:“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寒誉有些失落的摇摇头。

“谢飞说你似乎有话跟我说。”

“这个啊,嗯,还是等到我们凯旋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

冷月心没反对,微微笑了笑。

“那个。”寒誉忽然开口,冷月心回首。

“嗯?”

“冷月心,你喜欢我…做你朋友吗?”寒誉故意顿了一会,私心的想把她的回答当做停顿前的回答。

“不讨厌啊。”

“什么叫不讨厌。”寒誉不满,“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喜欢吗?”

冷月心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回答,良久寒誉有些气馁的摆了摆手,道:“算啦,你不想说就算了。”

“喜欢。”

冷月心突如其来的话,让寒誉陷入狂喜中,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冷月心的背影,好一会才追上去。

“我一定会或者回来的,当然也会保护好你。”

“…好。”冷月心垂下眸,心里有些感动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个人这么认真的说要保护她。

冷月心摸上心口,有些暖暖的。

“到了。”

提督府的门匾赫然出现在眼前,彪洪满脸堆笑迎了过来。

“两位副将,可让彪某好等啊,彪某设了洗尘宴,就等二位了。”

寒誉表现得有些冷漠,不过比起冷月心好多了,淡淡的颔首,“路上有些事耽搁了,彪副将请。”

“请,请。”

彪洪领着他们前往主厅,路上彪洪试探的故作不经意的开口:“哎,这么大的唱歌,彪峰这小子去哪了。”

冷月心冷笑,寒誉也懒得理会,没有开口问,彪洪只能尴尬的主动问:“不知两位可否看到舍弟?舍弟脸上有刀疤。”

彪洪特地强调了脸上有刀疤的话,冷月心暗骂:老狐狸!

寒誉带着点微微的残暴和腥寒的笑了笑,云淡风轻的开口:“杀了。”

“什么?!”

彪洪脸上的肉愤怒的颤抖着,寒誉凉凉的补了一句:“嗯,杀了。”

“你!你!”彪洪脸通红,手指气的剧烈颤抖。

冷月心适时的插口,脸色很冷漠,厉声道:“令弟目无法纪,欺凌妇女百姓,还敢以下犯上,皇上有命,凡是扰乱军纪目无王法之人,杀无赦!”

寒誉笑着看着他,浑身危险的气息,“彪副将还有疑问吗?”

“没,没了。”彪洪擦了擦冷汗,“舍弟也真是,背着我干了这么多不可饶恕的事,让两位费心了。”

“等你们很久了。”白慕尘站在门口道。

“是啊,快入座吧。”彪洪说着说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