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二十五章你摸摸我是男是女

流月清寒 清风挽 1956 2016-08-25 18:32:44

  白纱轻扬,玉石雕栏,几个素衣少女轻声细语的交谈。

“这两个人怎么还没清醒?”

“大人既然医治过他们,就一定没事。应该是在阵法中颠簸了太久吧。”

一个穿着打扮看起来更端庄些的女子走了进来,随意瞥了两眼,一直很严肃,开口问:“大人的命令你们忘了吗?怎可懒惰至此。”

婢女屈膝行礼,“奴婢已经准备好上好的地方安置这位姑娘了,可是这位公子一直紧握着姑娘的手不放,我等也只好等待公子醒来。”

“即是如此,可切莫耽误。”

“是。”

又是一阵轻微的窸窸窣窣,也不知过了多久,寒誉眼睛终于动了动,眉睫剧烈颤动像是要破茧而出的蝶翼。

刚睁开眼视觉里一片空白茫然,然后慢慢的变得清晰,看着陌生的地方。

一个陌生的房间,四处还有白雾轻飘飘的飘荡。

寒誉揉着额头,忽然想起什么,一转身看见正在安睡的冷月心才放下心来。

“公子醒了?需要用膳吗?”

“这里是哪里?”

“楼兰岛。”

果然。

素衣侍女拍了拍手,声音三长两短,鱼贯而入一排素衣侍女,一进门立刻分成两队,一队摆上膳食,,另外几个扶起还未清醒的冷月心上了步辇。

寒誉脸色一沉,冷声问:“你们想做什么?!”

“公子莫要担心,大人和岛主吩咐过,要给这位姑娘换一个更好一些的院落。”

寒誉脸色还是冰冷,动都没动,素衣侍女叹了一口气,“公子,我们是不会害她的。”

“我凭什么信你们?”寒誉反问。

素衣侍女噎了噎哑口无言,但也不敢就这么算了,对着另一个侍女耳语几声,然后站在那里等着。直到刚才出去那个侍女再次回来,附在她耳朵边说了些什么,她才脸色微松,极有礼教的福了福身。

“刚才奴婢多有冒犯,岛主说,若是公子不愿意,那岛主等到两位休息好了再来拜访。”

冷月心被还到了寒誉手上,“那奴婢就不做打扰了。”

寒誉状似无意的饮酒,目光却是小心谨慎的打量着周围,这里的侍女其实应该是在监视他们。

楼兰这个地方,并不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国家,可是东离西凉两国从古至今对此都有些忌惮,不会妄想着把扩张领土的主意打到楼兰身上。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岛,差不多才只有东离的京都那般大小,但却不能让人忽视和放松。

寒誉的猜想很快得到了证实,到了将近黄昏,冷月心幽幽转醒,醒了不到一会那个没露面的神秘的楼兰岛主就驾到了。

白纱后隐隐约约透露出一股艳红,接着被一双白皙的手撩开,一个堪称绝色的人儿走了进来,美到妖艳,模糊了性别的美,感觉应该是个男子,可是她胸前的起伏象征着她是个女子。

“参见岛主。”

“嗯,都下去吧。”

声音清亮,也没有女子的柔美,也没有男子的刚硬。

“你就是岛主?”

“对,在下楼兰岛主百里度。”百里度手掩着唇轻轻的笑着,越过寒誉坐在榻边,看着刚醒的冷月心,看似很关怀的握住她的手。

“姑娘没事吧。我岛上的人把你们救上来的时候,气息奄奄的,姑娘家这柔弱的身子可怎么受得了哦。”

“我没事,多谢关心。”冷月心别扭的笑着,想抽回手,可是挣扎了几次没成功,也就干脆放弃随她去了,反正都是女子。

“这次谢谢岛主的救助了,不知…”寒誉想问问有没有谢飞他们的下落,不过百里度忽然怪怪的笑了笑。

“也不用谢,毕竟这也是应该的,不然要怎么大婚呢。”

“大婚?”

寒誉脸色有几分怪异,难不成?

“对啊,我刚好有了中意的人选。”

听百里度这么说,寒誉脸色更难看了,本来还以为话本子里的都是胡说的,没想到今天还真遇上了!

“抱歉,我已经有心仪的人了。”

在百里度开口之前,寒誉抢先冷着脸开口,目光瞥了一眼冷月心。

冷月心事不关己的抱着被子看戏,看着百里度含情脉脉的模样,估计是看上了寒誉,虽然感觉有些怪怪的,但是…跟她有什么关系!

百里度似乎温婉羞涩的低下头微笑,“我想你误会了,我要娶的人不是你,是她。”

百里度有些怯生生的指向冷月心,一瞬间冷月心和寒誉都有些懵。

“你开玩笑的吧?”

冷月心有些僵硬,看着还被她握着的手,顿时有些寒。

“怎么会呢?你看我们很般配啊,我命侍女给你换上的红衣跟我的多相配,可以直接当喜服了。”

“…”

“不行!”寒誉直接反对,哪里配了!

“行不行可由不得你们,既然是我救了你们,这个恩情我要定了!”百里度原本笑吟吟的脸立刻布上一层寒霜,“你们也别妄想着逃跑,这里海域设了阵法,你们的武功我也暂时给封了。”

百里度的意思就是你们给我老实的待着,哪也别想去。

闻言,寒誉心里一惊,立刻提气试试,发现好像感觉被什么束缚住了。

“你我都为女子,这样不妥吧。”

“爱情是可以跨越种族和性别的!”百里度眼里闪烁着光芒,“在爱的面前,什么都不是阻挡!”

“…”

可是我跟你之间没有爱!冷月心腹诽。

冷月心沉默,忽然百里度笑了笑,眼睛亮晶晶的,“是不是只要没有性别阻碍你就可以嫁给我?”

当然不是…

“我是男的你信吗?”

冷月心默,懒得开口。

“你不信?不然你摸摸好了,你看我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

百里度忽然抓起冷月心的手向她胸前袭去,冷月心一惊,还没来得及收回手,动作顿了顿,没有触碰到原本意想中的柔软,反而手所及之处感觉硬硬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