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十七章葬身火海

流月清寒 清风挽 2166 2016-08-23 18:02:46

  寒誉等了好半天,坐在门槛上昏昏欲睡,头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终于看到了冷月心回来。

“冷月心,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看到冷月心回来,寒誉瞌睡全跑光了,立刻清醒三步作两步冲到她面前,有些不满又委屈的抱怨。

“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什么事?”

冷月心这么一问,寒誉准备了半天的话反而说不出口了,有些难为情的垂下眼睑,脸色如同三月盛放的桃夭一般,睫毛扇面似的铺开在脸上落下一层颤抖的阴影。

寒誉忽然沉默,看样子像是有心事,模样有几分惹人心疼,月光透过横斜的枝桠,光影交织落在他身上,冷月心有几分心软了,她想也许这个纨绔不羁的公子也有自己的心事吧,不禁放柔了目光。

“我陪你走走吧。”

“啊?哦,嗯。”寒誉的反应有些呆萌,沉默的跟着冷月心在王府里漫步,好几次都欲言又止。

冷月心见他也没有开口的打算,也就自己陷入了深思。

寒誉低头看着她,她穿着轻盈的白纱,衣衫随着动作飘动,她的足点在地上,风骨不似人间之客,似妖似仙。

寒誉想,谢飞说的也不错,冷月心确实好像挺不错的,他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点动心。既然觉得喜欢了,就不应该婆婆妈妈的,要说出口,对,说出口!

寒誉捏紧了拳头,咳了几声,别扭的别开头道:“咳,冷月心,那个,本公子可能有一点点对你动心了,不过只是一点点啊,你别想太多,也不用太感动,本公子很善良的收了你就是了。”

寒誉表面上很平静,不过袖子底下的手却紧张的轻颤,也是,毕竟他是第一次说这些话。

等了一刻,两刻,却始终没听到冷月心的回答,寒誉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心想,难道自己态度太差了?

那就好好的再说一次吧,寒誉咬咬牙再次鼓起勇气。

“那个啊,我是说,我觉得你真的是个不错的好姑娘,嗯,我想要是你愿意干脆就别干这些男人该干的活了,不如过门给我做娘子好了。当然,我主要是想对你负责,毕竟我是个大男人,毁了你的清白是该承担责任,不过,我这么说可不是因为多么多么喜欢你啊,你别多想。”

寒誉还是不好意思说的太直白,委婉的表达了一下,还忍不住口是心非了一下,然后偷偷打量她的脸色。

“啊?”冷月心如梦初醒,一脸迷惘的看着他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你刚才说什么?”

“你没听到?”寒誉脸色有点不太好。

“我刚才在想事情,你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寒誉别过头,心里别扭复杂,不知是何滋味。

“哦。”冷月心怪异的瞅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忽然这是怎么了,不过既然他说没什么,那就算了吧。

寒誉本来就别扭,被她这么一瞅就感觉更不自然了,“你不想知道吗?”

“你想说自然就会说了。”

寒誉在想,要不要再说一次,毕竟今晚的月色醉人,是个不错的时机。

冷月心看着容九寝居的方向,忽然心头一跳,快速的跑了过去,这时寒誉刚开口:“我说,本公子似乎喜…”

“…”

寒誉默,他的话还没说完怎么忽然就跑了?这跟他想的不一样啊!

“快走,出事了!”

冷月心神情十分严肃,寒誉无奈的跟着她跑过去,近了才发现夜色里浓烟滚滚,火光照亮了半片天,那是容九的寝居!

火势一发不可收拾,等到冷月心他们到了的时候,整个房子几乎都被火舌吞噬了,一群侍卫家奴在泼水救火,冷月心快速的环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容九的身影,心下立刻咯噔一声沉了下去。

忽然有人高声喊:“快点灭火!王爷还在里面!”

寒誉眉头拧到不能再拧了,冷月心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寒誉整个人都还没反应过来身边已经没有了冷月心的身影。

“冷月心!”寒誉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句,就也想跟着冲进去,但是却被后来听闻消息而来的谢飞等人拦了下来。

“寒誉,别去。”

“让开!”寒誉用力的挥开谢飞,怎奈谢飞像个粘人的牛皮糖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

“我偏不!”

冷月心冲了进去,险险躲开落下来的横梁,整个房子在火势下摇摇欲坠,终于她看到了在桌子旁边十分从容淡定的容九,“王爷!”

容九听到声音看过来,眼里流露出一丝诧异,没想到她居然会来,这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在冷月心身上他感受到了真挚的关怀。

“你进来做什么?出去。”虽然感动,但容九还是冷下脸呵斥道。

“王爷,属下来救你出去。”冷月心固执的往前前进着,容九难得有了不一样情绪,感动又感觉好气。

眼看着整个房子就要塌了,容九目光一沉,凝气挥手用内力把她挥了出去,力道掌握的刚刚好,可以把她送出去又不会伤到她。

“王爷!”

寒誉在外面正恼怒不已,想着要不要干脆先打晕了谢飞再说,或者直接把他揍得爬不起来,这时忽然一道白色的人影从里面震了出来。

寒誉心里松了口气,想飞身接住冷月心,不过他忘了他身上还挂着一个谢飞,刚要动就被拽了回去,眼睁睁的看着冷月心落到了白慕尘的怀里。

紧接着,容九的寝居就塌陷了,在灼灼的火光里慢慢化成了废墟,冷月心满脸都是难过,隐隐有泪水闪动,被白慕尘抱在怀里安抚。

这个画面寒誉觉得怎么看怎么扎眼,一股强大的怨气冲天,直逼谢飞而去,眼睛一刀一刀的剜着他,都是他的错!

谢飞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不小心犯下的错误,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的瞥着寒誉阴沉的脸色,内心泪流满面。

“你想怎么死?”

咬牙切齿的声音,谢飞有种错觉,感觉自己正在被他撕碎泄愤,心虚的擦了擦额头的汗。

“我错了,饶命!”

“好说。”寒誉露出白灿灿的牙齿,谢飞打了个寒颤,立刻脚下抹油溜了,寒誉立刻追了上去,两个人轻功都不错,瞬息之间消失了踪影,白慕尘皱了皱眉,看着流露出几分脆弱的表情的冷月心,有一点心软,就把她带回白府了。

只不过白慕尘心想,还是少让白灵灵接触她,灵灵那丫头还说想娶她呢,还是隔离的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