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十四章所等之人

流月清寒 清风挽 1411 2016-08-23 15:12:02

  冷月心睡了好久,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她,有五年前的白灵灵以及那个白衣少年模模糊糊的脸。

冷月心眉睫轻颤了一下,然后剧烈的抖动,终于睁开眼睛,视线还有些不甚清明,耳畔传来了谢飞熟悉的声音。

“呀,终于醒了啊。”

冷月心坐起身来,揉了揉头,终于是恢复了,“这是哪里?”

看起来不像是长公主府。

“客栈。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就暂时把你们安排在这里了。”

谢飞贴心的倒了一杯茶递给冷月心,冷月心垂眸看着手中青瓷杯上的纹路,努力让自己的脑子清醒过来。

“对了,寒誉呢?他还好吧?”

谢飞拍了拍她的肩膀,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嫌弃的撇嘴:“放心,他命大的很,不会那么轻易死掉的,就是伤势比较重一点,都包成粽子了。”

想起这个,谢飞就忍不住发笑,那可是他的杰作哎。

“又在说我坏话。”

说曹操曹操就到,门没关寒誉有些别扭的走了进来。

“我哪敢啊。”

“江映月怎么办?”

谢飞冷哼了一声,满脸的讨厌的神色。

“肯定不会放过他。我已经通知夜御门的人了,待会就去公主府逮捕他,我也托人捎话给九王了,现在就等你们两个了。”

谢飞又皱了皱眉,亏他还一直以为江映月虽然身体弱了一些,不过也是个好人呢,真是看走眼了!

“我给你的东西,你查清楚了吗?”寒誉还是更关心这个。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就说那个江映月没有武功怎么能对会功夫的公主下手,原来是一种很特殊的药。大夫说那种药只要稍微沾染一点,就会让人浑身无力,任人宰割了,倒是这药的出处大夫只是摇头说不可说。”谢飞啧啧出声。

“对了,月心你的衣服刮坏了,我就随便托人给你买了一套,你将就穿着,我们就先出去了。”

说完,谢飞就拉着寒誉出去等了。

冷月心看着床头放着的白色衣裙,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

等了一炷香左右,房门才被打开,冷月心有些别扭的扯了扯裙子,脸色有几分嫣红,白色什么的真让人有些不自然。

寒誉和谢飞看呆了,冷月心穿着华丽而又清泠的羽纱月白束腰散花裙,轻盈宽阔的袖摆绣着细小的金线流云纹,长发随意的轻挽,脸上带着几分别扭的羞涩,步步生莲。

“有什么好看的,走了。”

冷月心被他们看的感觉很不自然,恶声恶气的开口,美眸瞪了他们一眼,转身步履匆匆的离开。

“寒誉,你说她是穿红衣好看还是白衣好看?”谢飞捅捅身边的寒誉,看着冷月心的背影,玉兰色的裙倨拖在地上,这料子是极好的,不染纤尘。

“你管这么多,走了。”

谢飞又莫名其妙的被寒誉瞪了一眼,无辜的挠了挠头跟上。

抵达公主府的时候,夜御门的兄弟们已经整装待发跃跃欲试,整齐划一的服装,腰间配着剑,精神奕奕。

公主府的大门紧闭,有种凝重的感觉。

九王的马车也过来了,青衣掀开淡青帘幕,推着九王出来,施展轻功轮到地面上。

容九脸色明显有些阴郁,所有人单膝跪下。

“参见九王。”

“免礼。江映月人在里面?”

“是,属下派人把守,无人见他逃出。”

容九看着紧闭的大门,眼里满满的都是刺骨的冰冷,他淡淡的启唇,“撞开。”

夜御门的效率很高,很快就找到了壮木撞开了门,所有人拔剑鱼贯而入,团团将主院围住。

门是开着的,阳光毫无阻碍的照射进房间,柔柔的撒在江映月身上,他丝毫都不慌乱,坐在那里,桌子上放着两杯茶,像是在专程等什么人一样。

看到寒誉和冷月心,江映月也只是挑了挑眉,语气凉凉的有些失望,“你们居然没死啊。”

“你当真以为本公子会毫无准备的去赴你的局?”

江映月不再开口说什么,目光直直的看着门口,一点都不理会其他。

终于,轮椅转动的声音在地面上响起,江映月眸子终于亮了起来,有了像星火般的光芒。

“容九,你终于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