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十三章其实你也没那么讨厌

流月清寒 清风挽 2272 2016-08-23 14:40:01

  寒誉和冷月心看似就这么算了,但实际没有,江映月明显有问题,说不定很快就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他们自然是不能这么放弃了。

过了一会,江映月整了整衣襟走了出来,脸色如常,只是步伐似乎有些故意放缓了。

回到房间之后,江映月就顺着床铺底下的暗道下去了,不知是忘了还是存心的,床铺没有理好,大刺刺的掀开着,露出一个黑黝黝向下的通道。

寒誉和冷月心彼此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也跟着下去了。

寒誉掌着灯,一边护着冷月心,阶梯一路向下蜿蜒,没入黑暗中。

走了好一会走到底,墙壁上灯盏幽幽的亮着,照亮了一个不小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桌子,上面铺着不少雪白的宣纸,几支笔零散的搁置在桌面上,墙上挂满了画像。

寒誉提着灯举高,画中人的容颜在烛火的照耀下变得清晰——居然是容九!每一张都是,容九的不同的姿态都绘的栩栩如生。

“他果然是对九王存有异样的心思的。”

冷月心压低声音开口,展开一张画,忍不住想叹息,这是有多浓烈的感情才能画出如此神韵?

“是是是,你的直觉真心准。”

寒誉随意的应付了两声,他并不觉得这会有什么关系,他更关心他交给谢飞的小琉璃瓶里装的残余液体是什么。

“这有个岔路,你说江映月会跑到哪去?”

“管他的,反正也就这三条路,一条不通就回来去另一条便是。”

说完,寒誉就随便选了一条路走了进去,冷月心无奈的小跑跟上。

“你说,江映月真的不会武功吗?”

“我看他走路不像是有功夫的样子。”

这点,冷月心也认同,会武功的人脚步是轻的,可是江映月一看就是真的不会武功的模样,可是如果长公主真的是他杀的,他是怎么把会武功的长公主杀了的呢?

前面隐隐露出了光亮,寒誉他们上去了才发现,这里就是湖心亭的内部。

他们现在已经确定了,长公主就是江映月杀的没错。

“走!回去。”

寒誉当下就做了决定,两个人快速的回到刚才的三岔口,进去另一条小道,这条小道更曲折,两个人也不知道在黑暗中呆了多久,只觉得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终于变得开阔,如果没猜错这是一个山洞。

寒誉看了看,终于明白自己在哪了,这是公主府后山的悬崖。

“果然是有问题。”

“恩,那想必我们没去的另一个岔路口就是通往弄影的房间,难怪会这样。”

忽然有根很长的银针破风而来,力道极大,直直的射向冷月心的胸口,她一惊下意识的闪身躲开,但还是被擦伤了手臂,划开一道血痕。

“你没事吧?”

冷月心摇了摇头,捂着胳膊,厉声道:“江映月,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

声音回荡在这片空荡的山洞,忽然有掌声响起,江映月从黑暗处缓慢的走出来,哪里还有一丝病态?满脸的都是阴暗。

“两位大人真是让江某人惊讶啊。”

虽然说惊讶,但江映月脸上一点惊讶都没有,嘴角的笑容幽幽的有些渗人。

“你有什么可惊讶的,你不就是故意引我们来?”

寒誉冷笑,江映月忍不住挑眉,“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故意佯作要斩杀弄影,让我趁机试探你有没有内力,见我们不信,所以想引我们来,于是故意放慢了步伐,而且故意没有将床褥铺好,就为了引我们下来。”

江映月仰天大笑,颇为疯狂,但又忽然立刻冷脸,重哼一声道:“知道还来,还真是不怕死啊。”

“你没有那个能力。”

寒誉自信的开口,虽然江映月一定有准备,可是他并不会武功,更何况他寒誉是那么没脑子的人吗?

江映月继续冷哼一声,冷幽幽的笑:“你们这个位置,很容易就会掉下山崖吧,你还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吗?”

“什么?”

江映月扬了扬下巴,笑容十分恶劣,有些丧心病狂:“你身后的小美人一直没说话,你不觉得好奇吗?”

寒誉猛的转头,果然看见冷月心皱着眉,有些无力的倚着石壁,她身后就是悬崖。

“你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那根针上我抹上了一些药罢了。”见寒誉脸色很难看,江映月顿了顿,“别担心,死不了人,只是暂时没有力气动罢了,武功也暂时封住了。你说要是她现在不能提气的情况下摔下去,之后会怎么样呢?哈哈哈哈。”

这地方说高不高,说矮倒也真的不低。

“你!”寒誉也来不及发火,江映月用弩打中了冷月心的腰间,她脚一软整个身子就向后仰去。

这样的情况下,一定会死的!

寒誉咬牙,瞪了一眼小人得志的江映月,转身扑向冷月心,把她紧紧护在怀里。

风声在耳边呼啸,刮得脸都生疼,冷月心有些费劲的开口:“你跳下来干嘛?”

“我不跳下来你就死了。”

冷月心还想再说些什么,寒誉捂住她的眼睛,贴近她耳边道:“闭上眼,我尽量带着你安全到地面。”

寒誉努力找落脚点,顺着往下跃,但是冲击力太强,每次踩下去都切骨般的疼。

离地面越来越近了,寒誉腿软了一下,两个人就直直的往下摔下去,寒誉紧紧的护住冷月心的头,滚了一会终于停了下来。

寒誉觉得自己浑身都散架了,动都不敢动,尤其是腿特别的痛,但还是先看看怀中的冷月心有没有事,所幸冷月心只是擦伤了几处,没有太严重的伤。

不过寒誉还是不放心,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冷月心摇了摇头,眼底隐隐泛着泪光,喉咙有些胀痛。

“哎,我说,冷月心你别哭啊,我最怕女人哭了。”

冷月心抽了抽鼻子,依偎进他怀里,现在的他莫名的让她想起五年前遇到的那个白衣小男孩,让人有莫名的安心感,可是那个男孩是白慕尘,不是他。

“我们现在都不能动,怎么办?”冷月心声音闷闷的。

“放心,我们不会死在这里的,相信用不了多久谢飞就能找到我们。”

相比较起寒誉的自信,冷月心没那么有信心,继续闷声道:“你怎么知道谢飞会来找我们?万一他不来呢。”

“临走的时候,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还记得吧?那时我给了他暗号。”

“寒誉。”

“恩?”

“其实你也没那么讨厌。”

“本来就是。”

沉默了好一会,冷月心轻叹一声呐呐开口:“谢谢你。”

寒誉没回答,只是不自觉弯起嘴角。

冷月心疲惫的闭上眼睛,折腾了这么久实在是很累很累的,没用多久就昏睡过去了,寒誉看了一会天空也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