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十一章跟踪他

流月清寒 清风挽 1278 2016-08-23 08:40:54

  冷月心和寒誉先去了湖心亭,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冷月心看着周围的环境,看着墙壁上的剑痕和血渍陷入沉思。

“冷月心…”

寒誉猛的转身,冷月心安静的模样撞入他眼眸,犹如清风明月般清泠动人,心里痒痒的,不知不觉就越凑越近。

寒誉离冷月心很近,几乎能数清她轻颤的眉睫,他就这样不动静静的看着,像是魔怔般,冷月心一点都没有察觉,还在深思中。

总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感觉好像太…太刻意了,对,就是刻意!

冷月心终于想通了,猛的抬头忽然唇似乎擦过一个温热的东西。

“啪!”几乎是立刻的,冷月心反手给了他一巴掌,小脸上氤氲着怒气。

“你靠这么近干什么?”

看着寒誉呆住的模样,冷月心有股怒火从心里燃烧起来,她再傻也知道刚才不小心碰到了什么。

“我,我…”

寒誉有些结巴,脸上的神情疑似羞涩,想到这个想法冷月心立刻排除掉了,像寒誉那样经常逛勾栏的人怎么可能会羞涩这种东西呢。

冷月心心里冒火,手都忍不住摸上了腰间的软剑,都想一剑拔出来砍了他。

“对不起,我就是…我是无意的。”

“算了。”冷月心放下捂在嘴上的手和握住剑柄的手,恶狠狠地威胁,“下次别靠我那么近。”

寒誉立刻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晕。

“还是说正事吧,我刚才发现了一个事情,这件事果然没那么简单。”

“什,什么?”寒誉还是有些结巴,脑子也在打结。

“你看这些打斗的痕迹,有没有感觉很怪?”

寒誉听她这么说,开始观察剑痕起来,看了一会皱起眉来,若真是打斗痕迹不可能这么呆板,仔细看看就能看出来这明显就是故意弄上的。

“另外,我刚才观察江映月,发现这个人似乎有些不太对。自己的娘子死了,却没有露出难过的情绪。”

寒誉不以为意,继续在房间里观察,挥了挥手漫不经心道:“那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江映月成为驸马也不是他自愿的,没有感情有什么好难过的。”

江映月被公主强迫的事情,在京都也不算是什么出奇的大事了。

“更奇怪的是,他对于九王似乎有几分热衷。”

寒誉努力想了又想,最后妖孽的脸都快皱成苦瓜了,“有联系吗?”

“女人的直觉。”冷月心笑了,抓着寒誉的衣袖,“走,我们偷偷的观察一下江映月去。”

寒誉没说话,任凭她拉着走。

不过令他们失望的是,江映月一整个下午都安静的倚在窗边看书,一直到了深夜也一点收获都没有。

冷月心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闲着无聊小声的跟寒誉聊天,聊着聊着冷月心忽然问了一句:“对了,白慕尘怎么没来?”

寒誉挑着凤眸冷哼一声,语调阴阳怪气的,“他当然要镇守宫门了,怎么,你想他了?”

“我随口问一句罢了,也不知道白灵灵怎么样了。”

寒誉还想开口再说什么,刚要出声,冷月心忽然捂住了他的嘴。

“嘘,他有动作了。”

江映月小心翼翼的探出头,谨慎的看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什么动静,轻轻的合上窗子。

屋内烛火摇曳,把他的影子隐隐约约的投在窗户上,他似乎是站到了床铺上。

“他要做什么?”

“肯定是要就寝了呗,走吧。”寒誉拉着她打算离开,冷月心抽回手。

“你睡觉站在床铺上啊。”冷月心转过头更加专注的看着模糊的影子。

这人怎么一会聪明一会傻呢?不过冷月心忽略了女子本来就比男子细心这件事。

江映月明明站在床铺上,可是下一秒正旺盛的烛火忽然莫名的灭了,江映月的影子立刻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