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八章夜半遇刺

流月清寒 清风挽 1958 2016-08-22 22:33:43

  冷月心跟着白慕尘进宫在宫里巡查,四大统领的职责就是保护皇上,所以镇守宫门也是必要的。

“那天,你说的有办法是…”白慕尘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

“我认识一个神医,这种毒对他来说应该没问题。”冷月心随意的回答,百分百的信任,白慕尘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压了回去什么都没说。

其实他也找过不少名医,但是都束手无策,但是若是问了冷月心,一定会让她更反感吧。

冷月心见他步伐慢了一些,神色似乎有些凝重,就明白他在担心什么,扯了扯唇道:“你不用担心,叶笑这点问题还是能解决的,不然他医术也算是白学了。”

“…”白慕尘噎了噎,“抱歉。”

“不用,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对了,白灵灵的情况有没有好些了?”

“是没有一直喊饿了。”白慕尘点头,白灵灵这些年越来越容易饿,身体也一直虚弱,但是昨天冷月心走后,这种情况居然好些了。

白慕尘疑惑的瞅着冷月心,但是他还是不习惯开口问。

“我给她施针,能暂时压制一段时间。”

“多谢。”白慕尘感谢过后,疑惑的挑眉看着她,“你会医术?”

“不会,我只是跟叶笑学了那么一两招罢了。”

之后,白慕尘就没有再说话了,冷月心也懒得开口,两个人就安静的并肩而行。

距离他们有点遥远的侍卫听不清他们的对话,但是男人也有八卦的时候,几个侍卫就围在一起兴致勃勃的讨论。

“哎,白大人身边的那个女孩子是谁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夜御门那边的兄弟说啊,这女的是白大人未过门的娘子。”

“其实看看,白衣和红裳还挺般配的,真是郎才女貌啊。”

“还真是,不过你也得看长的怎么样,要是我们家的老娘们肯定穿不出这风姿。”

“嘿,都别说了,寒大人和谢大人来了,都站好,快点。”一个眼尖的侍卫瞅到了谢飞和寒誉走过来,几个人迅速的重新站好。

果然谢飞和寒誉走过来了,寒誉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何止是不好,他们武功都很好,所以耳力也很好,他们的讨论真是一字不落的落入耳朵里了。

“你们很闲吗?”

寒誉嗓音凉凉的,阴寒寒的带着满满的不悦,吓得侍卫们都噤声了。说完,寒誉就冷着脸走了。

“不用理他,兄弟们好好把守宫门啊。”谢飞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扔下一句话,小跑着跟上寒誉。

“哎,寒誉,你别说,他们看起来还真的挺般配的。”

寒誉不吭声,谢飞也没注意,估计又是他公子病犯了,心里不平衡了。

“寒誉你倒是吭声啊,评论评论嘛。”谢飞道,寒誉哼了一声。

“有什么好的,白慕尘穿白衣哪有我穿的好看,不要以为他姓白就穿的好看了。”

果然…谢飞白了他一眼,反正某人就是心里不平衡就对了。

忽然白慕尘和冷月心的脚步稍微停顿一下,谢飞和寒誉也感觉到了浓重的肃杀的气氛。

果然几道黑色的影子趁着夜色掠了过去,冷月心他们也立刻跟了上去。

御花园传来乒乒乓乓的兵器打斗的声音,白慕尘立刻加入战局,一把玉扇划过留下几道血痕,冷月心也抽出软剑。

一个穿着明黄色的衣袍的小少年在几个侍卫保护下向这边撤,但从后面和侧面有两个黑衣人刺了过去。

冷月心身影一动,把少年抱在怀里,旋身露着冷芒的剑锋划过两个黑衣人的喉咙,下一秒两个人倒地。

来的黑衣人数量不少,而且个个身手都不错,绕是寒誉三个人都武功高强也不能很快的解决。

站在屋顶上的一个黑衣人看着底下的局势,目光闪了闪,抬手立刻有一把剑送到他手上,他握紧剑,冲了下去。

黑衣人目标很明确就是小皇帝,冷月心跟他对上,剑刃撞上剑刃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这个人跟其他的黑衣人不是一个层次的。

他虽然也穿着夜行服,但身上散发的气质是一种完全的让人臣服的霸气和高贵。

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冷月心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但是对方的武功在她之上,剑就像是长了眼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直直的指向她保护着的小皇帝,寒誉眼角瞥见了,挥开前面的黑衣人冲了过来。

情急之下,冷月心挺身挡在小皇帝的前面,闭着眼她几乎都能感受到剑上幽幽的冷气,但是剑尖就停搁在离她颈子不到一寸的地方。

冷月心疑惑的张开眼睛,对上一双深幽的眸子,但也就一瞬,这时寒誉的剑也过来了,黑衣人反手就格挡住了寒誉的剑,接着折断了他的剑身。

寒誉的脸色有些难看,这虽然是随便从侍卫身上抽的一把剑,但是随便就能折断一把普通的剑,对方的身手也真的不简单。

所幸,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黑衣人忽然收手了,打了一个手势,所有黑衣人都停了手,很整齐的离开了。

谢飞还想追,冷月心身后的小皇帝开口制止了:“不用追了。”

“臣等来迟,让皇上受惊了,请皇上降罪。”寒誉他们三个人很有素质的统一单膝跪下抱拳道。

冷月心听到他们的声音才反应过来,转过身跪下,顺便偷偷打量眼前的年仅十二三岁的小皇帝,这就是容姜啊。

“都平身吧。”容姜抬手,简单一个动作却也是气质非凡,他看着冷月心,“你很面生。”

“回皇上,卑职是新来的。”

谢飞笑嘻嘻的插了一句:“月心是冷笙漠的师妹。”

容姜神色平静的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异样,完全没有被刚才的刺杀惊吓到,一种超乎了他这个年纪的沉稳。

“你,叫什么?”

“冷月心。”

“你很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