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流月清寒

第十章驸马有问题

流月清寒 清风挽 1571 2016-08-22 22:33:43

  “说说你们目前调查的情况吧。”容九终于淡淡的开口,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敲着轮椅把。

“根据驸马江映月所说,长公主死于府中的湖心亭。我们去观察过了,湖心亭乃是长公主精心建筑的寝居,无桥,需要有武功的人才能飞跃到达湖心亭,屋内也有打斗的痕迹,长公主的死因是,剑伤。”

谢飞点头补充道:“守夜的侍卫说,当夜没有什么大动静,因此此人功夫应该不错,而且驸马当夜一直在屋里休息,侍卫没看到他走出来半步。”

“可查出是谁做的?”

寒誉和谢飞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寒誉开了口:“江映月不会武功,所以排除了嫌疑,不过江映月说,长公主有几个面首是会些功夫的。”

谢飞看了一眼容九的脸色,挥手立刻有三个模样身材都不错的男子被押了过来。

“云清,云墨,弄影,这三个是会些功夫的,嫌疑最大。”

“还有别的吗?”

“还没来得及查。”

容九忍耐的揉了揉额头,“月心你也一起调查吧。”

“是。”

目送容九离开,冷月心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目光落在谢飞身上。

见状,寒誉不满了,语气差劲道:“你看谢飞干嘛?本公子才靠谱好吧。”

冷月心只是笑笑不说话,桃花眼笑的弯弯的还真是好看。

“好了,我们从哪里开始查?”

“头绪很乱。”谈起正事,寒誉终于有几分正经了,眉头皱的紧紧的,目光扫过弄影等人,“就先从这几个面首开始入手吧。”

冷月心没意见,跟着他们一起入府,安静的支着头听他们两个审问面首。

冷月心无聊的直打哈欠,这时有一个穿着淡紫色衣袍的男子端着托盘走了过来,不得不说这男的长的真的是极好的,唇红齿白,淡淡的笑容像是春风般醉人,发丝柔顺的垂下,系在背后。

跟浓眉大眼的谢飞完全相反,气质相比起寒誉多分清泠,比起白慕尘又多了许些醉人的温柔。

如果他换上罗裙一定比大多女子都美,冷月心想。

“几位大人辛苦了,喝杯茶吃些点心休息休息吧。”

“多谢驸马爷。”谢飞拱了拱手,咧嘴灿烂的笑笑,不客气的拈了一块狼吞虎咽起来。

冷月心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就是那个不会武功的驸马江映月啊,看起来确实有几分病态美,但是脚步似乎并不是太过虚弱。

江映月放下托盘后并不急着离开,沉默了片刻又笑来了,“不知九王身在何处?”

“回去了。”

江映月神色有几分异样,似乎有点失落?冷月心有点讶异,寒誉也感觉有点怪。

“怎么?江驸马很关心九王的去向?”

江映月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笑容略微僵硬,叹了口气掩饰,“没有,冷姑娘多心了。九王一直很敬重公主,还想说让九王再见见公主最后一面的,可是回去了真是有些可惜。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打扰各位了,告辞。”

冷月心伸展了一下骨骼,站了起来,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问寒誉:“什么感觉?”

“感觉怪怪的。”

谢飞拿起一杯茶灌下去,听他们这么说凑过来问了一句:“什么怪怪的?”

“先说说你们审出了什么吧。”

谢飞撇嘴,眉头拧成毛毛虫了,嫌弃的开口:“我们又不用刑,能审出来什么啊,反正他们也就抵死不承认就对了。”

寒誉一巴掌拍了谢飞的脑袋,拈了一块点心放在嘴里,一边嚼一边开口。

“一点实际内容都没说,还是本公子告诉你吧。这三个都是长公主强迫当了面首,心里都有怨气,但是这两个。”寒誉指了指云清和云墨两个人,“他们说当天夜里,他们两个人是在一起的,可以为彼此作证,但是他们是兄弟又都有嫌疑,所以可信度不高。”

“剩下那个呢?”

“他说当时他自己一个人在看书,而且一直说不是他。”谢飞无奈的耸肩,貌似目前陷入了一个死角走不出来了,“不过也是,有谁会那么笨的自己承认呢。”

这时,弄影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满脸都是怒气,很冲的道:“我都说了不是我!你们怎么不怀疑江映月?我们中间他的怨气可是最大的!”

“你就消停消停吧。”谢飞翻了个白眼,对他的话根本不以为意,拿了块糕点塞进他嘴里。

“寒誉,他刚才的话,你怎么想的?”

“我想,江映月确实可能是个突破点。”

寒誉摸着下巴,妖孽的凤眸半眯着。

“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既然如此,谢飞,你继续查面首,寒誉我们走。”

“啊?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