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代嫁千金

第五十七章 琴箫和鸣

代嫁千金 浅歌轻吟 1146 2016-09-12 19:00:03

  此时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慕渊的书房内一片沉寂。

“你说,那人又潜入了王府?”

是慕渊那低沉带着点沙哑的声音,静静的在安静的房间内响起,很好听却又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的,阁主,根据我们的追踪,发现那人竟然是镇国将军家的人。”

哦?镇国将军?慕渊饶有兴致的挑起了眉头,那老顽固手下的人怎么会频频的闯到他的王府中。

“继续查。”

“是,阁主,那竹园那边——”

“这些你不必管,尽快查出那人的身份。”

慕渊的声音略带冷酷,苏锦瑟倒是越来越有趣了,竟然还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刺客扯上关系了么,看来是自己对她太过放纵了,让她搞不清楚这里究竟是哪儿。

“是,属下告退。”

说罢,那人就消失在了房间内,顿时周围又陷入了了一片无言的寂静中。

窗外仍是一片疏朗的夜色,慕渊负手立在了书案前,抬眸不语。良久,他一挥手熄灭了灯烛,抬步回房。

看来,是时候让苏锦瑟搬回自己的院子了。

夜凉如水,一袭紫影略过黑夜,转瞬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竹园内,待牧淮走后,苏锦瑟反而没了睡意,索性披衣起身,望着窗外那轮皎皎明月,轻叹一声,缓缓迈出房门。

门外,是一片舒朗的月光,晚风轻抚,一阵悉悉索索的交缠声,摇曳了一地的竹影,风里带来几声虫鸣,让人的心霎时间静了下来。今日,慕渊已经对她起了注意,今后,怕是不会再有此般宁静的生活了吧,这偶然偷来的平静,也要交付给过往了。

苏锦瑟一身白衣,静静的立在夜幕里。晚风撩起她的披散的黑发,在空气里飘扬,挠的她的脸一阵微痒。她的眸光悠远的落在竹林的深处。如今的山上,应该也是这般的安静吧,不知道师傅如何了。

思及此处,她缓缓回首,转身回到了房内,取出了青弦。席地而坐,身下是偶然被摇下的竹叶。轻抚琴弦,一声辽远的声音在夜空中化开,惊扰了一地虫鸣。

这是一曲“汉宫秋月”,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东风不用媒。

渺远的琴声在夜空中响起,些许怅然,些许悠远,些许缥缈。

突然,一整幽咽的萧声传来,与她的琴声附和着,像是穿透了层层屏障,缥缈又清晰的落入耳畔。

短亭短,红尘辗,我把萧再叹。

萧声寂寥苍凉,琴声悠扬缠、绵,静品音韵,观江南水乡,夜乌啼霜,垂杨冷岸,野渡花影,听大漠驼铃,清脆叮当,浩远悠长,林深处,灯火烁烁,茶马络绎,河岸旁,人影阑珊,我独自观望。

琴箫和鸣,飘荡在空气上方,就这般似是隔着万水千山,丝丝缕缕的缠绕在一起,婉转又哀凉。

琴音冉冉,山河清寒,月光下苏锦瑟一袭白衣,一身飘然出尘的沉静,低眉敛容,素手轻抚琴筝,小弦私语。

一曲终了,苏锦瑟依然那般坐在竹林旁,黑发白衣,发丝与衣袖在风中轻轻飞舞交织,出尘的干净与透彻,恍如落入凡尘的月宫仙子。

远处,一个紫色的身影放下了手中的萧,寻着琴声的源头而去,这一抹白色便这般闯进他的视线。他如漆的黑眸渐渐深邃,变成一汪深潭,凝视着苏锦瑟的身影。

良久,才提步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