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代嫁千金

第七章 入宫

代嫁千金 浅歌轻吟 1486 2016-08-06 21:36:07

    苏锦瑟出了院门,便见旁边站了一位绿衣女子穿着丫鬟的服饰,见了苏锦瑟,便颔首道:“王妃,王爷已在府外的马车内等候,请随我来。”

  苏锦瑟点了点头,便带着平儿随着这婢子来到府外,果然见到外面停着大气磅礴的轿子,苏锦瑟并未过多的打量,只见那轿子外的小厮迎了上来,道:“王妃快请上轿。”

  苏锦瑟移向那马车,款款上了轿子。

  轿子内十分宽敞,甚至设了小茶几,上面摆放着茶水点心,旁边有一个小巧的紫檀香炉,正弥漫着袅袅熏香。

  苏锦瑟见那软塌上坐了一个穿着绛紫色宫装的男子,薄唇紧抿,身姿英挺,虽闭着眼眸,却难掩周身尊贵逼人的气势,这人,应该就是五王爷慕渊了。

  苏锦瑟坐在他的对面,并未出声,暗暗打量这这位声名远扬的五王爷,不知为何,竟觉得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苏锦瑟暗暗思量,面上却不动半分。

  突然,慕渊睁开了双眼,剑眉星目,双眼漆黑,深不可测,他出声道:“王妃昨日休息的可好?”

  苏锦瑟愣了愣,似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声询问,但她很快便回过神来,淡淡道:“尚可。”

  她的声线清脆而动听,似珠落玉盘,还带些少女独有的软糯,语气却是闻不出喜怒,独有一种使人安宁的舒服,似清泉出谷,干净清澈。

  慕渊听到了她的回答,却不再出声了,一双漆黑的眸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又闭上了眼睛。

  就这般一路无言的到了皇宫。

  慕渊与她一同见了太后,只说了寥寥数语便走了。

  苏锦瑟淡笑着道:“瑟儿听闻母后终日修生养性,吃斋念佛,瑟儿恰好得了一串檀木佛珠,想要献与母后,这串佛珠是古寺的高僧亲自开过光的,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之效,望母后能喜欢。”

  说罢,从平儿手中拿过那锦盒,递给了太后。

  太后打开那锦盒,见里面摆放了一串精致的佛珠,颗颗圆润,大小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凑近一些,似乎还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用手摩挲一番,触感光滑温润,太后轻抚着珠子,手顿了顿,发现珠子上有一处有些凹凸不平,仔细摸索,才发现那珠子上刻了一个“寿”字,仔细的摸去,果然发现每个珠子上都刻了一个字,合起来便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珠子上所刻的字细若蚊足,勾画了了,却是个个清晰明了,仔细一看,竟是漂亮的绢花小楷。

  苏锦瑟笑道:“这是瑟儿自己刻上的,希望母后莫要嫌弃才好。”

  太后慈祥的看着苏锦瑟,开心的道:“自然不会嫌弃,真是个知心的妙人,你的心意我领了。”

  语罢,便赏赐了许多珍宝给苏锦瑟,拉着苏锦瑟的手一直闲话家常。

  苏锦瑟借口与五王爷约好这个时辰回府,怕五王爷久等,太后才依依不舍的放了苏锦瑟回去。

  苏锦瑟出了太后的寝宫,款款向前走去,看离了太后的寝宫有一段距离,平儿才凑到苏锦瑟的身旁,压低的声音开口道:“小姐,原来你是要送太后礼物阿,今天早上我还纳闷你要我收着这个锦盒干嘛呢。”

  苏锦瑟笑笑并不说话,她代嫁的事情虽然外人不甚清楚,太后却定是知晓的,怕是心中对她有些猜测与不悦的,今日她投其所好,就是为了打消她心中的不满。毕竟如今她也算是人在屋檐下,虽不至于低头,但是适当的示好有时也不失为一件聪明之举。

  苏锦瑟在皇宫内缓缓走着,平儿跟着她身后,看着这满眼的雕栏玉砌,奇珍异草,忍不住左顾右盼,见四下无人,便开心的一一指给苏锦瑟看。

  苏锦瑟无奈一笑,淡淡道:“眼见不一定为实,这皇宫又岂是你所见到的那么简单的,谁又知道这繁华背后是怎样一番可怖的面容。”

  语罢,便不再多言,寻着来时的记忆,往宫门走去。

  苏锦瑟感到有一道目光一直追随在她身后,苏锦瑟一向警觉,可是回头看时,却又不见人影。便不再理会身后若有似无的目光。

  在方才苏锦瑟站着的地方,站着一位蓝袍男子,也正是那道目光的主人,他腰间挂了一枚半月形玉佩,上面刻了一个“瑾”字。

  五王妃,果然不同寻常。

(快捷键:←)上一页 目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