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代嫁千金

第十二章 警告

代嫁千金 浅歌轻吟 1480 2016-08-06 21:36:07

  今日的苏府有一种诡异的气氛,安静的有些奇怪了,虽然往日苏府由于五王爷的“淫威”也是安静异常的,可是也不如今日这般,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山雨欲来的感觉,连下人们的脚步似乎都刻意放轻了。

有问题,很有问题。

苏锦瑟回头吩咐平儿将青弦安置好,便抬步独自向卧房走去。

感觉着周围有些过分压抑的气氛,苏锦瑟眯了眯眼,镇定的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房间,她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从容的打开了房门。

不出所料,苏锦瑟在桌旁看见了一个挺拔的身影。他的侧脸似刀削般英挺,有一半甚至融于周身的阴影中。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危险而又神秘的气场。

苏锦瑟缓缓向他走去,坐在了他的对面。

慕渊一双墨谭般的双眼深深地看着她,扯了扯嘴角道:“王妃今日还真是好兴致,不知道这么晚才回来,不知是去何处潇洒了。”

苏锦瑟并不着急着解释,她不疾不徐的为他与自己沏了一杯茶。缓缓递到他面前。低头品了品茶,微微一笑道:“锦瑟已经离京十载,京城中许多事物已经物是人非,看着如今越发热闹的大街,心中感慨颇多,忍不住多逛了些时日,还请王爷莫要怪罪。”

慕渊眯了眯眼睛,拿起眼前的茶盏,徐徐地品了一口茶道:“苏锦瑟,本王无意与你周旋,你最好安分些。你要知道,这里是五王府,不是你苏府,本王可不会顾及什么情分,更何况。。。。。。”慕渊突然将脸凑到了苏锦瑟眼前,一双墨瞳如同毒蛇一般盯着苏锦瑟,嗜血一笑,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吐出:“本王本就与你没有什么情分。本王要的是苏府而已。你最好识趣些。”

说罢,也不看苏锦瑟的神色,神情自若的饮完了手中的茶,不紧不慢道:“王妃倒是泡的一手好茶,看来也是一个风雅之人,想来那幽静的竹园会更适合你。”

慕渊优雅地放下茶盏,起身时丢下一句话:“明日,你便搬去竹园吧。”

说罢,便施施然离去。

看着慕渊已经走远,苏锦瑟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刚刚慕渊那淬了毒一样的眼神还真是看得她有点毛骨悚然的,那眼光活像要把她拆骨入腹。

苏锦瑟忍不住苍然一笑,苏府与五王府又有何区别,一样的身不由己,一样的龙潭虎穴。

也罢,搬走也好,至少可以离他远些,她也不能奢求太多了,好歹,慕渊说的是明日,而不是今晚,想来,也只是想小惩大诫一下,警告一下自己而已。

苏锦瑟又为自己倒了几杯茶,慢慢喝完后,打开房门,正好看见平儿这小丫头红了一双眼睛,见她出来了,一下子扑倒她怀里:“小姐,方才我放完琴一回来就听见王爷说让我们搬到竹园去住,是不是我们晚归,王爷他生气了,小姐,你这才嫁来一天,王爷怎么能,怎么能把你赶到别处去呢。”

平儿说着忍不住哽咽了一声。小姐真是太命苦了,明明是嫡长女,却从小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母亲早逝,从小就被父亲丢到了深山过清苦的日子,若是没有小姐的师傅,凭她一个人,小姐早已不知死了几回了。如今,好不容易熬到了出阁,偏生又嫁了五王爷这么个冷血无情的,才刚新婚第一天,便要被赶出新房。

平儿心里虽然气愤委屈,却也是极力的压低了声音。她害怕因为自己的一时的冲动让小姐再次被责罚。压抑着的哭腔瓮声瓮气的从苏锦瑟的胸前传出。

苏锦瑟抱着平儿的手紧了紧,最后,还是她安慰着这个抽抽噎噎的小丫头。

见平儿不哭了,她才松开了手,替她擦了擦眼泪,淡淡一笑:“多大的姑娘了,怎么还哭的这般凶的。好了的话,就给你小姐我去打盆水来,今天我可是累坏了,可要好好的洗个澡。”

平儿重重的点了点头,便手脚麻利的去烧水了。

苏锦瑟沐浴过后,一如昨晚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亮,一时之间竟不能入睡。辗转反侧,心中涌出了一丝莫名的感觉,倒不是因为今日慕渊的话,她只是隐隐觉得慕渊给她的感觉有一思熟悉,却又一时想不出来何时不知见过他,心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萦绕着。不知何时才不知不觉的缓缓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