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代嫁千金

第六章 戏如人生

代嫁千金 浅歌轻吟 1333 2016-08-06 21:36:07

    待那小厮走后,苏锦瑟玩味的看了平儿一眼,轻笑道:“平儿阿,你何时竟如此机警了,居然还懂得收买人心了。”

  平儿脸色一窘,跺了跺脚道:“小姐,你就会取笑平儿!平儿这么做,不都是为了你嘛。”

  苏锦瑟抿嘴笑了笑:“你这小丫头,真是越发伶牙俐齿,没大没小起来了。”神色中却不见怪罪之意。与她一同长大的平儿当然知道,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会真的怪罪她。

  果然,只见苏锦瑟正了正颜色,对平儿道:“平儿,准备一下,我们等会出发去皇宫。”

  “是。”平儿应道。

  苏锦瑟选了一件淡粉色的宫装,能显示出新婚的喜庆,却并不喧宾夺主。腰系百花曳地裙,手挽薄雾烟淡紫色拖地烟纱,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额间垂了一串晶莹的细碎红宝石,走动间隐隐红光流动,映着这张脸更是娇艳若花。

  苏锦瑟拿了一个檀木的锦盒,交到平儿手中,嘱咐她好生拿着,便迈步盈盈的走出房间。

  平儿连忙跟上,口中赞叹着:“小姐,你今日实在是太美了,若是王爷见了,指不定如何后悔呢,若是小姐你不是常年在外养病,这京城第一大才女的名声又如何能落在二小姐身上。”

  京城第一才女,自然是才貌双全之人,自从两年前苏锦年一曲动京城,便成了京城的第一才女。而众人不知的是苏锦瑟不仅有着一张绝色容颜,更是在师傅的教导下精通琴棋书画,甚至连一些用兵之道,政坛之事,奇门遁甲也别有一番见地,苏锦瑟的师傅十分疼爱她这个徒弟,十年内倾囊相授,让她更是精通了一些旁人不会的本领。可以说不亚于母亲沈钰容,甚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就连苏锦瑟的师傅那样一个眼光奇高的人也曾称赞过她的琴音是天上梵音,人间难得几回闻。不过苏锦瑟并不是一个喜欢摆弄自己才华的女子,世间除了师傅与平儿之外,少有人知道她的才华,众人只道她在深山中养了十年病,无人教导,与一般村姑也并无不同了,更别说精通琴棋书画这些高雅的东西。

  苏锦瑟眉眼淡淡,并不因为平儿的话而有何触动,她只求安静的生活,虽然嫁入王府不是她的本意,但是若是可以与五王爷井水不犯河水,其实也并无什么不可,这次代嫁,就当做是还了苏航的生养之恩了,苏航对母亲的所作所为已让他看透这是个无情无义,虚伪至极的男人。也许当初他开始接触外公时,便已怀了利用之心,借着外公的势一步步爬到了如今的位置,他利用了母亲的感情,以母亲的一生为筹码,为自己赢得了如今的权势,他对她,也无多少的爱护之意。索幸他骗了母亲一辈子,给她营造出了合家欢荣的景象,以至于母亲离开时并无太大的痛楚与委屈。

  母亲便守着这个幻象,过完了她短暂的一生,外人无法评说这是好是坏,苏锦瑟只知道对于母亲来说,她宁愿被这美丽的幻影蒙蔽双目,也不愿意穿过迷雾看清血淋淋的真相。对于太多事情,她只是不闻不问,有些事她并不是毫无察觉,只是她愿意放任自己做一个美梦,屈从于现实的温暖。

  也正是因此,苏锦瑟虽然抵触苏航,却对他没有过多的恨意,他为母亲亲手导了一场戏,没有中途毁这个美梦,这点,她倒是感激的。

  其实戏如人生,有时候适时地装傻,即使知道对方只是为你唱了一曲戏,如若你不慎投入了真感情又如何,只要你足够入戏,把这出戏唱成自己真正的人生,谁又敢说这不是一件幸事呢。人本来就是被感情左右的生灵,有些事明知不可避免,何不装作不知道,还自己一片宁静。

  苏锦瑟认为母亲确实是一位罕见的智者,大勇若怯,大智如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