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代嫁千金

第二章 身世

代嫁千金 浅歌轻吟 1718 2016-08-06 21:36:07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年华。”这首诗,曾是苏锦瑟的父亲沈航送给苏锦瑟的母亲沈钰容的。

话说起来,当年苏航与苏锦瑟的母亲的姻缘也算是轰动了京城,是当时脍炙人口的才子佳人话本一般的故事。

苏府大小姐苏锦瑟的母亲沈钰容,乃是当朝殿阁大学士的小女儿,沈钰容的父亲少年时期名动京城,更是在而立之年成为了当朝最年轻的阁老。

沈钰容身为家里的幼妹从小便受尽了家里人的宠爱,沈父更是对其疼爱有加,恨不能把世间所有的一切都给她,更是亲自教授她功课,教她弹琴作画,而沈钰容自幼便是聪慧异常,小小年纪便是京城中大有名气的才女。后来更是被附庸风雅的人封了一个“第一才女”的名号。

而且沈钰容不仅才学过人,长得更是倾国倾城,一时间被京中人津津乐道,世人都猜测这位佳人最终会花落谁家,一时之间,沈家的门槛都要被求亲的人所踏破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最后沈钰容竟会嫁给沈航。

当时整个京城人士都大跌眼镜,当年苏航并无功名在身,只是个一身布衣的毛头小子。

那时苏航只是一介布衣,家中虽不至于家徒四壁,但最多也只能说得上是生活殷实,他一无功名,二也不是显贵,为何沈钰容独独看上了他呢。

  原来这苏航虽然家境一般,但是喜好读书,满腹经纶,偶然的一次机会,认识了苏父,苏父见他谈吐不凡,便提出收他为学生,苏航也因此结识了沈钰容,最初只是被沈钰容的姿容所吸引,但是渐渐地他发现此女子见解独到,聪敏可人,更是有一番不同于其它女子的大气磅礴。两人在一起相谈甚欢,颇有些相见恨晚。

  后来在沈钰容的坚持下,苏父同意了他们二人的婚事,一时间京城一片哗然,纷纷感慨真是一段旷世奇缘,谁也没想到这京城第一才女居然便宜了这么个无权无势的布衣小子,有人调侃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早知道当初厚着脸皮也要拜大学士为师,说不定能得了沈姑娘另眼相看。

  苏航娶了沈钰容后,得了苏父的帮助,在加之他本身就是个处事圆滑之人,一时间在官场左右逢源,平步青云。

  苏航和沈钰容也确实是恩爱异常,苏航甚至成婚后后院也只有沈钰容一人。后来为了子嗣着想,才另行又纳了一房妾室。

  可惜红颜薄命,沈钰容在诞下苏锦瑟后便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苏航便给这个婴儿取名苏锦瑟,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之意纪念他与沈钰容的过往,以此聊表对妻子的疼爱。

  沈钰容在苏锦瑟五岁那边终于再也熬不住了,就此撒手人寰,而苏锦瑟也以身体单薄为由,在府内呆了一年后便被送进深山修养身体,沈家本想阻止,奈何这一切都是为了苏锦瑟的身子着想,沈家也无从反对,而当时她的身边,仅仅跟着与她差不多年岁的平儿,这些年的日子,可想而知过得有多清苦。

  但是苏锦瑟始终认为,在山中的十年是她所过过的最好的日子,在那里,她认识了此生最为敬重的师傅,也正是师傅,照顾了她整整十年,否则她一个孤苦稚儿,如何能在山中平安度过十年的光景,在山间的十年中,师傅教授了她许多东西,在山林的陶冶下,苏锦瑟也养成了如今沉静的性子,师傅说她有这时间稍有的慧根,也少见的能够品得幽静。

  话虽如此,可也只有苏锦瑟一人知晓,在山间她好似孜然一身,更多的时候,品得的不仅是沉静,还有寂寞与苍凉。

  而十年后回府,一切却早已不是当初的样子,苏府的当家夫人成了当初那个温顺的小妾,当初的庶妹成了唐唐苏府第二小姐,享受着荣华富贵,而她的母亲此刻却不知在哪里安眠,也鲜少有人想起当初名动京城的第一才女了,一切都已时过境迁。眼前的苏府显得既熟悉又陌生,十年了,太多记忆都已经模糊,如今这已经不像是一个家的样子了,它早已没了当初的温情脉脉。

  十年前,她是被人捧在手心的苏府大小姐,十年后,她却成为了名不经传的代嫁王妃,为如今受尽宠爱的苏府二小姐嫁给一个从不相识的冷酷王爷,何其讽刺?

  苏锦瑟望着眼前的花轿,不禁冷笑出生,款款迈进轿子,盯着绣鞋的足尖,一时不知心中是何感想。也许男子本就是薄情的,当初苏航对沈钰容的爱情本来看似是如此羡煞旁人的,她也曾以为自己的父母是世间最恩爱的夫妻,现在看来,一切便如一场笑话。那一场传奇的倾城之恋,随着沈钰容的去世,好像只是戏台上的一出戏而已,戏结束了,一切都露出了本来面目。

  沈钰容与苏航的故事,一开始就注定了只会是昙花一现。只是不知道这一出戏,是不是只有沈钰容一人当了真。

  苏锦瑟敛下了眼眸,不再回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