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温柔不易做的女丞相

第一百零七章 取名4

温柔不易做的女丞相 kellyforever 1166 2016-12-14 11:21:25

  第二日一早,在上朝的时候,皇上颁布了圣旨一道,老大赐乳名为单字一个德,出自《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的“德”,这是吴丞相在世时的遗训,做人要有德。老二赐乳名单字一个独,有两个意思,一个出自《中庸》“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 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一个出自一词“独善其身”。至于大名,要在乳名有滞后的三十日内取好并告知众人。

凌水有种想哭的冲动,因为这两个字,包含了很多很多她跟外祖父之间的回忆。凌水自小跟着外祖父一起念书,没有上过学堂,外祖父带凌水看的不是什么《诗经》和《坛经》,而是带着凌水看《孙子兵法》和《大学》之类的。外祖父不是一个很会表露的人,很多时候都不怎么爱讲话,但是,对凌水的教育,确实字字珠玑,每个字每句话坚决不打诳语,外祖父不太怎么爱笑,总是很平静,他总是教凌水一些做人的道理,包括做事的道理,外祖父之所以能有那样的威望,就是因为良好的人品和无人能敌的能力,加之一颗不忘初心的心。

下了朝以后,凌水快走上马车,然后没打任何招呼就让车夫驾车离去,手上紧紧地攥着圣旨,一声不吭的掉着眼泪,凌水很想念很想念吴长棱,是很想很想,凌水都快忘记这般窒息的痛苦上一次是在什么时候,凌水哭得很无助,特别的无助,而且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明黄的圣旨,被泪水浸湿,凌水只是,只是一直没办法面对,一直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还没能给这个家,带来什么荣誉与荣耀。凌水深感愧疚。

偶尔这样发泄发泄,应该,应该没什么问题,凌水哭的脑子都蒙了,蜷缩在马车的一个角落,紧紧地抱住圣旨,抱住自己,这时的凌水脆弱的似乎一碰就碎。

不知道什么时候马车停下了,凌水也只是默默地流着泪,窝在自己的怀里,这时马车上上来了一个人,凌水因为哭的太用力,整个人对外界的反应变得非常不敏感和慢。

一双手扶起凌水,凌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被那个人扶起来,凌水也不是很在乎那个人是谁,朦胧中,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很熟悉,所以凌水没有丝毫排斥。

那个人拿走凌水手上的圣旨,舒展开凌水的身体,用手帕擦了擦脸,帮凌水理了理零售乱的头发,把头上的冠也摘了,然后让凌水靠在自己的身上,很轻柔的拍了拍她。凌水的眼泪还在不自觉的流着,“善流,先去我府上,跟傅丞相家里的管家去说一声,她在我这,午饭在我府上吃。”

凌水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很虚弱很虚弱的,除了哭,什么都不会了,凌水下马车的时候都是宫陵抱下去,直接抱到书房里,叫下人煮点稀粥,备点银耳羹,还有腌萝卜,这些都是凌水喜欢的。凌水很忘我的哭,宫陵也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默默地看着她哭,然后帮她擦眼泪和鼻涕。

凌水很压抑,特别压抑,所以哭了足足两个时辰,哭到最后,眼泪流干了,然后昏了过去。

宫陵也没叫任何人来看,只是抱起她到一旁的长榻上用占了冷水的毛巾敷着眼睛。

凌水真的真的,很难受,心难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