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温柔不易做的女丞相

第六十二章 重点章节不语+愤怒

温柔不易做的女丞相 kellyforever 3545 2016-09-03 22:22:31

  凌水再次醒来时,意识也是一起恢复,凌水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只是觉得很难受。孔德胜心情不好,凌水心情也不好,凌水很难受,默默地侧向一边,然后蜷缩起来,这样会比较有安全感。凌水不想自己身边人出事,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凌水抱着自己,肚子和心脏好受了很多。凌水已然已经对连飞宇没了当初的情感,心凉了,连飞宇不会不知道自己在查些什么,但他还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凌水心很累,所以,对肚子里这个小的,也不再怎么关心。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漠不关心,才会使自己这么痛,痛到凌水觉得这是连飞宇在折磨她。

凌水对孩子,从心底里排斥,因为连飞宇。

可能很多人认为母性应该依旧在,但是,凌水却对连飞宇没了当初的情感,连飞宇也什么都没有坦白,虽然孩子是无辜的,但是凌水该抓得抓,该查的查,她完全没有办法面对孩子,该如何解释?而孩子又将遭受怎么样的非议?

凌水要选择的,不管哪一边,结果,凌水都要自己去承担。

不知道这样呆了多久,“凌水,好些了吗?”凌水翻过身,看了一眼,是宫陵,“好些了,我之前听到连飞宇的声音,他在吗?”“哦,他,他看你没怎么事了,就走了。”凌水笑了笑,原来,还是物质,原来情感还是如此淡薄。

宫陵在一旁看着凌水,看到凌水那一闪而过的哀伤,心里也被狠狠的刺了一刀,有些疼,宫陵突然觉得,凌水,一点都不幸福。

“宫陵,你说,我继续下去的理由是什么,这个孩子根本就没有继续怀下去的理由,他,根本就不爱我。”“如果,真的不开心,那就,不要了,你会有更好的生活”

凌水眼睛一转,转而看向宫陵,“这个孩子,我不能让他白来一趟”宫陵看着凌水坚定地眼神,大概知道,凌水想要干些什么。

“宫陵,去查查连飞宇的帐,然后我去找他”“是”

凌水的内心,没有了挣扎和犹豫,罪恶,不该从自己身上埋下祸根。

连飞宇那边可谓是火烧火燎,因为宫陵浩浩荡荡的带着人来查将军的帐了。

“这是做什么”“你又对她做了什么”“你什么意思?”“你给不了就离开她”“我们俩的事,还用不到你来说三道四”“这次我警告你,再让她为你流泪,她不会是你的”宫陵说罢就走了,连飞宇气的握紧了拳头。

这次,凌水是真的来真的了,因为,凌水没给任何连飞宇反应的机会,而且,凌水太了解连飞宇了,账本,并没有放在账房,也没有放在书房,而是放在之前小妾的手上,所以,最重要的一本账本,宫陵放在身上,直奔丞相府,连飞宇也清楚了,凌水对他,是狠下心了,但是他远远没想到,凌水,会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后悔一辈子,而这却是皇后交给凌水,后宫女子常用的一招。

连飞宇也没办法,也随后回到了丞相府,凌水坐在床上,并没有在书房。

“你回来了”“恩”“过来坐”凌水拍了拍床边,凌水的肚子并没有大碍,但是凌水故意坐在床上,装作虚弱却又故作坚强的样子。

“我知道,你再查我的账,那就查吧”“对不起,我,我本身不想的”凌水故作虚弱,咳了两声,又摸了摸肚子。

“你还好吧,肚子还疼吗?”“还有些疼,刚刚喝了点安胎药”凌水靠在床边,表面上虚弱不堪,内心却骂了连飞宇一遍又一遍。

“对不起,自从你怀孕以后,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关心你,我”“别解释,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和孩子就好,我们本身就身不由己”连飞宇叹了口气,拉着凌水的手。“宇,你诚实的告诉我,你有没有贪污”连飞宇看着凌水,凌水看着连飞宇,连飞宇 摇摇头,“我再问一个问题,你跟万家赌坊,有关系吗?”连飞宇也摇了摇头,但是,连飞宇的手,却出卖了他,因为他的手,变凉了,他没说实话。

凌水深吸一口气,笑着说“我相信你”。连飞宇也笑了,只是,笑的很不自然。

就在这时,有人敲了门,是宫陵,宫陵行了礼,然后说道“丞相,连飞宇将军的账本虽然没有查完,但是,已经有不少账目,存在问题,可能,需要配合解释”

“只是解释,没什么的,走个程序”凌水拉着连飞宇的手,安慰的说,但是宫陵却叫了两个人进来,“你这是干什么”凌水佯装困惑不满,“丞相,属下所说的配合,是进牢房”“怎么是进牢房?”“就在昨天,有百姓揭榜,举报连飞宇强抢民女,频繁进入烟花之地,而且”宫陵停顿了下“就在刚刚已经证实,连飞宇,确是如此,证据确凿,皇上的批复也已经下来了,即刻查封连将军府,而且,丞相府跟连飞宇有关的账目也要接受问责”

“不可能,不会的”凌水颤抖的说,然后看向连飞宇,憋了半天,憋出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凌水紧紧拉住连飞宇的手,不让那两个人带他走,但是连飞宇却松了手,看来他确实没想到,批复会来的这么快。

凌水就是拉着连飞宇不让他走,连飞宇轻声安慰“没事的,没事的。”然后看着宫陵摘下了他的帽子和官服,凌水调整好了情绪,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哭的宫陵都快以为凌水不行了,连飞宇转过头来,看凌水这个样子,心也一下子软了,表情一下子就松了。

“不行,宫陵,你不能带他走”凌水挣扎着下床,磕磕盼盼,几乎是滚下床的,宫陵立马上去扶,不过凌水的腿是麻了,所以很难受,连飞宇一看凌水这样,也急的想挣开两个人的束缚,但是这两个人功夫不比连飞宇差多少,而且两个人,所以连飞宇根本动弹不了,“宫陵,不能带他走,皇上怎么会批复,这件事根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凌水一边哭,一边说,“丞相,请你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要妨碍公务,违抗圣命”凌水浑身上下抖得很厉害,而且脸涨红涨红的“凌水,凌水你别这样”连飞宇叫着,这时,全家上下都来了,凌水见状,这场戏,必须结束了,于是一狠心,在拼命挣脱宫陵的想要往连飞宇那走的时候,故意一个踉跄,肚子着地,正好,被推门而入的外祖母等一干人看见,全都吓坏了,连飞宇直接呆了,因为他,看到,凌水流血了,就在他面前,凌水疼的脸变紫了,连飞宇整个人跟泄了气的皮球,跪了下来,旁边两个人直接又将他拉起来,连飞宇想去抱她,但是眼睁睁的被拉出了房间。他只看到所有人都把凌水围住了,他在缝隙中,看到凌水苍白的脸。

当然,这一切,不完全是真的,但是,肚子着地,却是真的,但是,凌水是绑了东子在肚子上的,至于血,也是假的。但是多少还是有了意外,的确也是这么一震,动了胎气。

凌水肚子里毕竟是两个,所以略大的肚子更让所有人惶恐不安,没人敢说一句话,而这件事,直接赖在了连飞宇的头上。外祖母气的一句话都不说,所有人都跪着,跪了一地,包括王爷和王妃,只有凌水和外祖母,一个躺着昏迷之中,一个坐着一言不发,但是所有人都怕了,因为,将近四十年,没看过外祖母发怒了,上一次这个表情,朝廷重臣纷纷在朝堂上下跪,没一个人敢有异议,就连当时的皇上,也就是外祖母的姐夫,都不敢吭气,当时所有人都欺负吴丞相,当时还是将军的外祖母至是露了这一个表情和三个字“你们敢!”,所有人全跪下了。

这一次,比上次更严重,不到一炷香,皇上和皇后都从宫里赶了过来,门口根本就没人敢传话,什么皇上驾到,在这个时候,他们即使被砍脑袋,也不愿叫。

皇上皇后单独进来的,没带任何侍从,也没穿任何华服,几乎是全身上下朴素的不得了,直接按戴罪之身来的。进来之后皇上和皇后直接跪在门口,门关上了,“参见小姨”皇上磕头说道。

外祖母压根就没瞟一眼皇上,也没回话,空气更加凝重。

所有人就这样跪着,外祖母的脸就这样摆着,没人敢晕,没人敢身体不适,跪了约莫半个时辰不到,凌水渐渐苏醒了,睁开眼睛,慢慢扭头,看见屋子里跪满一地,没人敢抬头,没人敢动,凌水看到外祖母的表情,便知道外祖母迁怒于长辈们了。

凌水这才开口“外祖母”,声音很轻,但是老太太身体倍儿棒,竖着耳朵听到了这声轻唤,直接跳起来,几乎是跑到床边,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在最外边的皇后和皇上都已经跪的动不了了。

所有人浑身上下全是汗。

“还难不难受啊,凌水”凌水摇摇头,“外祖母,孩子”“孩子还好,还好,但是太危险了,差点掉了,你都流了那么多血,我还以为连你都不行了,你可别吓外祖母,外祖母受不了”外祖母几乎是带着哭腔,所有人更慌了,全都一下子站起来,个个东倒西歪的拿纸拿水。

不过所有人都理解,家里只有凌水这么一个孩子,几乎是老太太唯一的希望,整个吴氏家族唯一的希望,要是没了,皇上恐怕是要掉脑袋的。

“你别哭,我现在好多了,肚子也不疼了。”凌水拉着外祖母的手,整个吴文朝,只有凌水有特权,管外祖父外祖母直称你,这在一定程度上,不仅是因为凌水的血缘和唯一,还有凌水甚至是他们二人的忘年交。

“孩子没了就没了,你可不能有事,你要在这样,我都不想活了,我活着干嘛呀”老太太闹气脾气来了,不过凌水也很是愧疚,让耄耋之年的老人担心自己,真是自己的不孝。

凌水的母亲连忙拿着皇后递来的纸巾给老太太擦拭眼泪,皇上在一旁递水,老太太可是国宝级人物啊!可不能有办点事。

“我告诉你们,你们再有自己的生活,也不能不管凌水,别提肚子里有小的,这大的首先就不能委屈啊,你还知道我是你小姨,我以为你忘了”皇上叫苦不迭,立马又跪了下来,满屋子的人又跟着跪了下来“小姨,您这么说是折煞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