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温柔不易做的女丞相

第六十一章 争论

温柔不易做的女丞相 kellyforever 1135 2016-09-02 20:14:17

  凌水和孔夫子两个人对最后的判刑有了很大的分歧。

孔夫子逐条按条文进行定罪,当然没错,但是在对待老弱和幼小的判罪上,还是一样。凌水火了,“怎么孩子还有罪?”“连带罪啊,钱他也花了”“那事情不是这样说的,连带罪我承认条文里确实有。但是你也看到了,后面标明酌情,酌情懂吗?”“那你是没看到皇上的批文吗?不准许宽大处理”“我当然看到了,但是,谁的问题谁来承担,家人当中尤其没长大的,你要是怕有后续的问题,可以流放,可以去当工人,没有问题,但是,不该有性命之忧,你这是株连九族啊!”“我只是按条文进行的,皇上也是这么要求的”“我告诉你孔德胜,这事还是我说的算”“我也有权利向皇上提出异议!”凌水一听,气的一拍桌子“你少拿皇上说事,我告诉你,我有我的判法,你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是你少带上你的情绪在这跟我吼,亏你还是太傅,基本的为人君臣都不记得了!”整个书房没了声音,凌水瞪着眼睛看着孔夫子,凌水知道孔德胜心情不好,肯定是有什么情况,但是,一码归一码,他不能在判决的问题上有任何主观情绪,那都是人命,就算有等级制度,但是这事,决不能草率。

小南和小凯看见他俩吵成这样,立马上前,,小凯坐着轮椅,拉着凌水的袖子,“我告诉你,孔德胜,你把你的情绪最好给我调整好了,我麻烦你调整好了再来,你这是变相的草菅人命!”小南愣是活生生的把孔夫子拉走了。

宫陵进来了,看见凌水气的不行,虽然凌水没有表现,但是,最怕的就是凌水没有表情,这意味着,凌水把气吞进肚子了!

“小凯,倒杯热水,快”宫陵拉住了凌水的手,扶着凌水坐下,凌水坐下之后一放松,就感觉肚子像针刺的一样疼,凌水握着宫陵的手,握得很紧,而且,开始出冷汗,“肚子疼了是吧,你动气了。”宫陵沉不住气了,立马把脉。

凌水一句话不敢说,因为疼,“就是动气了,你放松,放松,慢慢呼吸,疼劲儿会过去的。”看见小凯在旁边,拉过小凯,立马奔到厨房去煮药。

小凯被凌水握得生疼,但是咬着牙,一句话不说,凌水看着小凯,情绪失了控。凌水很怕疼,凌水的五官十分敏感,所以疼也很怕,家里人每次打凌水都悠着,没敢下重手,就这样,凌水也将近五天下不了床。

“小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凌水眼里含着泪,颤抖的说,凌水已经被疼痛占领了脑子,看着小凯,不知为什么,就觉得很愧疚,对自己肚子里的,也很愧疚。

“老大,别这么说,我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虽然现在这样,但是我做的事是有意义的。”“不是,不是的,如果,我,我再警惕一点,你不会的”说着,泪水就掉下来了,凌水的眼泪是一颗一颗掉的,看得让小凯心疼的不得了。

“凌水喝药,喝药,别哭,别哭”宫陵扶起凌水,把药灌了下去,凌水喝了一半,吐了一半,眼泪还再大颗大颗的掉。

“这是怎么了?”凌水隐约听到了连飞宇的声音。

然后凌水昏了过去,是真正疼昏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