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温柔不易做的女丞相

第九章 醉酒

温柔不易做的女丞相 kellyforever 2046 2016-04-05 19:17:30

  每天听着各种军报,时不时是南蛮胜了,时不时是父亲胜利了,自从那天以后,安在华没来看过凌水,凌水每天也就研究研究地图,看看兵书。这天,正当凌水出账散步,看见有人往主帐里送着什么东西,来回好几趟,于是便问身边的侍女“送的什么啊。”“回小姐,是蒙古的马奶酒,最近有蒙古的商人不远千里来到南边来找太子殿下。”“哦,我也挺想尝尝,能倒一碗吗?”“这。。。。。。”“不方便?算了”凌水撇撇嘴,在家被外祖母管得严,一滴酒都没尝过,好不容易出来,还尝不到。哎呀呀呀呀呀呀

就在凌水回到帐子里,一壶牛皮袋子的东西立在桌上。凌水好奇地打开,一股刺鼻的酒味儿扑面而来,“哎呀,是酒,大概是马奶酒,谁送的?”凌水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了下去,感觉哇,不言而喻,喝趟酒不容易,再来几杯吧,于是又给自己倒了几次,盖上了盖子,只是。。。。。。。。好像,脑子有点木木的,有点点晕,糟了,喝多了。此时,凌水内心是崩溃的,上床吧,赶紧休息一下。

就在凌水拼命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有人拉了她一把,“谁啊,谢谢哦”抬眼一看,“你怎么来了,我现在头晕,没有反应,你别问我问题,我脑子现在不好用。”“好”凌水倚着安在华,虽然凌水是知道不能离他太近,但是,太晕了,根本站不住。“对不起,我站不稳。”“你没酒量还喝。”凌水懒得回答,只是感觉有人抱起了自己。

第二天凌水慢慢醒来,睡足了倒也是舒服的,凌水侧过身,天啊,这是。。。安在华,凌水立马看了看自己,只剩里衣了,他也是,两个人盖一床被子,他的脸,她看得清清楚楚,完了完了,是发生什么了吗,怎么办?看着安在华睡得很熟,凌水手足无措,只能又平躺起来,正当凌水想冷静冷静的时候,身旁的人往她身上拱了拱,手搂着凌水的腰,脸埋在凌水的肩窝处“醒了”凌水吓得不清,全身僵硬,只得回答“恩”。“今天也没什么事,再睡一会儿,恩?”“安在华,你可以,放开我吗?你这样,我,我”凌水放弃继续说下去,不知该怎么办。这时,只听账外传来吵闹声“二皇子,太子殿下还在休息,您不能进去。”“滚开”糟了。宫陵来了,不能让他看到这个样子,可是安在华越搂越紧,“你放开我”凌水推着他,可是安在华什么都没说,腿直接压住了凌水的腿。完了!凌水放弃了挣扎。咚一声,帐门被撞开了,“参见皇兄”,安在华“恩”了一声,凌水不敢出声。“这么急,有事?”安在华还是闭着眼睛,懒洋洋的说,“没什么,只是,皇兄,凌水她在。。”“哦,凌水,醒醒,安在华放开了搂着凌水的胳膊。凌水一脸绝望,缓缓坐了起来,捂着脸“陵哥哥”,只听咚咚两声床帘被拉开了,宫陵和凌水两目相对,宫陵一脸不可置信,“你们这是”“恩,怎么了?”“凌水,快下来”宫陵急的满脸通红,可是安在华的腿压在凌水的腰腿处,“弟弟,这么早赶来,来我床上抢我的人?”“哎呀。”凌水急了,直接伸手捏向安在华的腰部,安在华怕痒的,立刻松了劲儿,凌水趁机站了起来,被宫陵拦腰抱起,离开了床。“呼”凌水长舒一口气。“你怎么会跟哥他。。。。”“打住”凌水捂住了宫陵的嘴,“我没办法解释这个问题,而且,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醒来之后就跟你看到的差不多。”凌水一脸无辜,相比之下,宫陵脸颊有了红晕,“哎,宫陵,脸怎么红了?”凌水顺着宫陵的视线看到自己的手。。。。。。,“我错了”凌水立马拿开自己的手,也颇感尴尬。“你要抱我去哪里?。”凌水扯开了话题,“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你还抱我!”凌水挣扎着想下来,可是宫陵那么大的劲,而且,自己还穿着。。。。里衣。“糟了,我穿着里衣,你个混蛋,这可怎么办。”凌水感到十分尴尬,又颇为害羞。“那就。”宫陵把凌水抱得更紧,让凌水更加接近自己,”哎,你,你不,不累啊。”“不累,把头低下来。”宫陵朝着怀里的凌水说。宫陵一低头,凌水再抬头,两人的脸倒是快挨上了,凌水慌乱之下,低下了头,由于距离太近,凌水直接靠在了宫陵的胸膛上,感受它的起伏,只是苦了宫陵,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热血沸腾不说,而且,感受得到凌水对着胸膛呼吸,若有若无的一丝风掠过,宫陵的生理需求。。。。。不言而喻。

“弟弟,赶紧把萌春抱回来,衣服还没穿呢。”不远处,安在华已经穿戴完毕。“你究竟什么时候能接走我。”凌水闷闷的说道。“快了,再等等,现在的局势还不是很明朗,谈判这事,一时半会儿还没办法达成一致,你会是谈判的内容之一,皇上皇后那边已经知道你的事了,宫里现在是急昏了,只是我哥这边迟迟不接受商谈,因为。。。可能,不想放你走。”

“皇兄,解释一下吧,昨天晚上。。。”“唉,昨天怪我,我来负责,你安排一下吧,告诉父皇,准备同吴文朝谈判,首先解决我和萌春的事。”凌水看着安在华,皱着眉,这个鬼家伙,又想干嘛。“不知皇兄,想如何处理凌水的问题。”安在华笑了笑,直视宫陵怀中的凌水,“和亲,下嫁于我,成为我的正妻。”“不行。”凌水直接回绝,“为什么不行?”“因为,因为,我还未及弈。”“不急,反正也没几个月了,等及弈那天,我们就成婚。”“皇兄,此事不能儿戏!”“我没有啊。”也不等宫陵说什么,强行抱走了凌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