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五十五章:阴玉门护法!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76 2016-12-26 16:30:46

  不过这人虽然明显来者不善,但这里,可是我齐高明,是我的大本营!

布置的阵法不说铜墙铁壁吧,但在这里动手,怎么样他也要掂量掂量!

我对着身后跟着的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跟我进去,而后我走到了位于正厅最里面的那张象征着主人的椅子前,老神在在的坐了下来。

抬头看了看趴在天方地圆上面红线上的金琳,我一边状似随意的弹了弹衣襟,说道:“阁下深夜造访,有事?”

虽然我内心是警惕的,但我明显的感觉到,天方地圆的阵法已经全面启动,分布于齐高明之内的辅阵也已全开,而且这戴面具的道士明显已经被金琳困在天方地圆之内了,所以我现在说的上是有持无恐!

尖锐而又中性的声音在戴面具的道士嘴中吐出。

“你姓陆?”

呦~

我心中一动,但嘴上却仍说着上个问题,说道:“阁下有事?”

奶奶个熊,这是齐高明,我还怕你了?

在说了,别特么以为我年轻我就好欺负,我好歹也经历过那么多的事了,想在一开始就占据谈话的主动权,哼,你想的到挺美!

对面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说道:“有事。”

我杨了杨眉头,有事?这倒是新奇了,你能有什么事?

我问道:“你能有什么事?”

问完话,立马一声惨叫就在我身后不远响起!

“啊!”

我听的出来,那是吴花花的声音。

我眉头一皱,若有所思的看了对面的人一眼。

那人也又一次开口了。

“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什么善类。”

妈的,被摆了一道!

我也看出来了,肯定是吴花花这蠢货又特么着道了!

这傻缺怎么就不知道长点心眼呢?

现在我这边有人受制于人,我还能占的了上风?

笑话!

下意识的,我握起了拳头,想起今天一整天,也就吴花花单独出去过~

我暗暗把拳头握的紧紧的,冷声说道:“你对吴花花做了什么?”

对面说道:“只小手段而已,要不了命!”

谈话的同时,我也知道,秦霂杨思芊一定会在后面想办法解决吴花花身上的问题,但解决问题,终归是需要时间的,而这个时间,肯定是我来争取!

但话又说回来了,他知道我齐高明之内并不止我一个有修为在身的人么?

接着,那人又说道:“现在这个样子,难道就是齐高明的待客之道?”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上面。

这人啊,贵在要有自知之明,我最烦的,就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而且脸皮还那么厚!

我向着金琳摆了摆手,没办法,谁让我受制于人呢!

但我嘴上还是说道:“阁下并不是我的客人。”

“哼哼~”

那人哼笑一声,察觉到阵法消失之后,他从容的凑出了天圆地方所覆盖的地方,又施施然的放下了背后的箱子,最后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座,还翘起了二郎腿!

我去,这不是摆明了给我上眼药么?

我暗暗咬牙,同时说道:“阁下可以说明来意了!”

说话的同时,我默默运功于眼,看向了他。

这一看不要紧,无形之中,我只感觉这人的头顶直冒黑气,而且身旁瑞有若无的有那么几丝宛若游鱼一样的黑气在他的身边游动着~

这种黑气,我并不陌生,因为我身上也有,这是~孽力!!!

不过相比起他,我身上的孽力简直不足挂齿!

还是个邪道,而且还是一个一流高手级别的邪道!

难道是杨阙派来的?

心中动了动,我说道:“阁下可以说出你的来意了。”

虽然我并不打算放这个人离开,但现在毕竟受制于人,而且我对他的来意也确实比较好奇。

不过我感觉这个人应该和杨阙没什么关系!

不过出乎我预料的是,这人竟然给了我一个驴唇不对马嘴甚至都让我有点纳闷的回答。

“想不到,昔日的齐高明,现在竟然也变成贫道的同道中人了!”

嗯?这货说啥呢?

我什么时候就是你的同道中人了?

再说了,你是邪道,我还能是邪道?

不过这倒是让我想起来了,他肯定也窥探我了。

这倒是不失为一个契机,正好可以让我探探你的口风。

我面色不变的摆了摆手,说道:“世态炎凉人心不古,有什么样的变化都正常,阁下何必说的一副很意外的样子。”

那人哼笑了一会,说道:“确实。”

打量了他片刻,我若有所思的说道:“阁下的面具,看着很面熟啊。”

我能明显的看出来,他的身躯微微一震。

紧接着,他就说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能有人认出来。”

我心中一动,刚才看到这面具我就感觉有点面熟,隐约记得我小的时候我爹就拿出来过这个面具,谁是一个什么邪道门派的人的特征。

但究竟是什么门派,我一时间倒是有点想不起来了,毕竟时间都那么长了嘛~再说当时我爹可是说过的,这个门派已经被玄门之中的异类,精修武道的武当给灭门了的,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了?

不过我想不出来,那人倒是热心肠的给我解释了起来。

“你可知我这面具的来历?”

我摇了摇头。

他继续说道:“这是我阴玉门的象征!”

我心中一震,暗暗皱眉,阴玉门~阴玉门~

想起来了,好像当日我爹跟我说的时候,确实说过这个邪门势力叫什么阴玉门来着~

我状似惊讶的开口说道:“阴玉门?不是说阴玉门已经被武当灭门了么?”

这点显然是他,或者说现如今整个阴玉门人的伤疤,我提起这点之后明显感觉到他看向我的眼神带上了杀气!

他冷哼道:“哼,只区区一群武夫而已,真正的胜者,是目光长远的人!”

话音落下,他又说道:“我看小兄弟也是此道中人,不知道小兄弟有没有兴趣拜入我阴玉门啊!”

呵呵,让我摆入你们邪道门派?大哥,别逗了。

不过我嘴上却问道:“那阁下能许给我什么样的地位呢?”

那人老气横秋的说道:“贫道不才,乃阴玉门右护法,掌门之下第一人,引荐小兄弟之后最起码也能给小兄弟一个长老职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