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五十四章:戴面具的道士!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95 2016-12-26 10:51:17

  这个时候,我才恍然醒悟~

杨老爷子刚刚一走,杨思芊就经历了阴格的事~可以说,她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

在之后紧锣密鼓的一些事情,更是让杨思芊应接不暇,更别说让她适应没有父亲的日子了~

这个时候,我又禁不住的有点内疚。

确实是我说话不经大脑了,再怎么说,杨思芊也是一个刚刚没了父亲没多久的人。

唉~心底暗叹口气,我只能拍了拍杨思芊的后背~而后说道:“没事没事,哭出来就好了,再说谁说你是孤家寡人了,你有秦霂,有凝儿,有吴花花,还有我,哪里是孤家寡人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我自己的内心也并不平静。

回想当时我孤身一人的时候,也正是因为有凝儿的陪伴,有那贱人的不离不弃,呸~是死皮赖脸的缠我身边,我才在我爹失踪的阴影之中走出来~

无形之中,我竟然感觉我跟杨思芊的身世以及人生,都那么的相同~

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在我的内心深处油然而生,也让我在不知不觉之间抱上了杨思芊的腰身。

而杨思芊则还在忘乎所以的哭着~

直到我察觉到我胸襟前的衬衣都湿了好大一块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

而杨思芊也不哭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并没有抬头,也没有从我怀里起来的打算。

我疑惑的看了看秦霂,看了看凝儿。

却见凝儿一脸出神的看着杨思芊,而秦霂则是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用口型说道:“害羞。”

害羞?我去,你害羞我咋整啊!

我无奈的拍了拍杨思芊的肩膀,说道:“师妹,你刚刚醒过来,你在休息休息,我们也不打扰你了,等晚上我们再来叫上你,一起吃个饭。”

虽然没有回话,但我却能感觉到杨思芊在我胸口点了点头。

一频一动间,若有若无的摩擦着我胸口的某个地方,让我心头一荡的同时,也情不自禁的有点尴尬。

但不得不说,在我这个从上往下看的视角上看,光看着杨思芊的头在动了,那感觉,还真特别。

等从杨思芊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看着胸前湿了好大一片的衣服,我尴尬的冲着审视我的两女说道:“呃,我去换件衣服~”

不等两人回话,我已经先跑了出去。

晚间,叫上了杨思芊,我们就在齐高明的院子里支了个锅子,直接吃了起来~

虽然杨思芊今天刚刚苏醒,但说到底,杨思芊好歹也一二流高手,灵魂出窍的后遗症已经彻底的过去,杨思芊自然也就彻底的没事了。

这顿饭,吃的还是很开心的,除了凝儿时不时的捭我几眼,秦霂有事没事的甩我几记眼刀意外,都还算完美!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终于,正事来了~

喝了口凝儿沏的醒酒茶,我看向了杨思芊。

“师妹,不瞒你说,这些天我们都在翻阅一些有关阴格的资料,但无奈~翻越了那么多的典籍之后,我们也不得不自己想办法!”

典籍之中记载的,都是有关命带阴格的女人或者男人的事迹,纵观他们的一生,过的那是相当的凄惨,基本上相当于生活在周遭都是鬼的世界里了。

而这样的情况,我并不想让他发生在杨思芊的身上。

提起这个事,杨思芊的表情明显一黯。

看了看坐在她身边的吴花花,我冲着杨思芊面前的茶杯使了个眼色。

吴花花急忙拿过了放在桌子上的茶壶,给杨思芊添了点茶水,说道:“思芊,这茶不但醒酒,而且对身体还很好呢,你刚刚大病初愈,多喝点。”

杨思芊回过神,对着吴花花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之前也查过很多的典籍,但,也没什么办法。”

这在意料之中,不过开了这个话头,在商量出问题解决的办法之前,我是不打算打住的。

我正色说道:“那师妹之前压制的时候,身体有什么不适呢?”

杨思芊回答道:“有,视觉上,身体上,都有。”

我皱了皱眉,感觉和身体上都有,显然,阴格跟杨思芊本身融合的很好。

“具体点呢?”

“视觉上,压制阴格之后,我所能看到的人,都只是一具,骸骨!”

我眉头皱的更深!

看人能把人看成骸骨,这对视觉究竟得有多大的影响?

而且要是一只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那,那得多吓人?

我问道:“那身体上呢?”

杨思芊说道:“身体上,会呼吸不畅,而且身体会停止造血,白细胞也会相应地积聚增多,最多的时候,已经快三万了!”

三万!那都特么快得白血病了。

且不说身体上的影响,单单视觉上的影响,就不能忽视,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里面,人的精神都要出问题了!

也就是说,杨思芊命带阴格的事情,是必须要根除的,而且杨思芊越少压制越好。

天知道下一次压制的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出呼预料的事情。

想了想之后,我看向了秦霂。

秦霂缓缓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办法。

当然了,我也一样,不然的话我就不会问了。

嗡!!!

一声嗡鸣,突然之间传入我的耳朵。

嗯?

我眉头一皱,紧接着,我面色一变!

我急忙说道:“赶紧,到正厅!”

刚刚的那声嗡鸣,是齐高明阵法的嗡动,也就是说,有意图不轨之人来找事了!

而齐高明的阵法,对普通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唯独对鬼怪之流以及对同行道士有用。

鬼怪道士要进来,必须要经过我的同意,也就是说我认识的人进来,那没事,要是个陌生的道士想进来,那就没门了。

即便进来了,也只能在前堂待着~

当我听到阵法示警的声音来到前堂正厅的时候,正好看到在前堂的天方地圆之内站着一个人。

那人身穿一身黑色的长袍,身后背着一个木箱子,脸上还戴着个仿佛是玉质的面具…

典型的道士装扮,再加上阵法示警,更足以说明,这人,确实是正儿八经的道士!

而且那面具~质地上一看就不是凡物,成墨绿色,而且整张面具只有眼睛部位有两个小孔~

隐约之间,我感觉这面具看着有些面熟~

不过此人藏头露尾,看来是来者不善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