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五十二章:苏醒!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110 2016-12-24 18:38:06

  心脉~

隐约之间,我想起九尾狸在一尾巴拍向我的时候我虽然在关键时刻用孑辰剑挡了一下,但是落地之后我还是感觉全身都疼,尤其胸口更是疼的窒息!

甚至都站不起来~

现在想来,当时的情况可能是因为心脏附近的内力护体之下,挤压到了心脉,以至于心脉之内的内力也跟着乱作一团,紧接着造成的,就是经脉损伤!

深吸口气,我感应起来~

确实,我胸口处的心脉群确实乱成了一团,甚至有些地方都缠在了一起,我都怀疑内力能不能流淌过去!

就算流淌过去了,那我又要耗费多大的精力?

不行,身体上的损伤延后没事,但心脉却必须要最优先解决~

就在我还想再问问别的情况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大群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看上去还颇具威严的中年人。

一进来,这位医生就直奔主题~

“小伙子,感觉怎么样?”

刚刚探查完心脉群的我有点低落, 听了医生的话之后我想也没想就说道:“不太乐观。”

这话,可是吓了紧随而至的凝儿还有吴花花一跳。

尤其那贱人,直接就拉着人家的手说道:“医生啊,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家启啊!花多少钱都要治好他!”

滚蛋,我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不过我也总算会过了神来。

我说道:“医生,我现在感觉很好,我想尽快出院。”

医生脸一沉,说道:“胡闹,你知不知道你伤的多重?你现在能不能站起来都是问题了,你还想出院?”

我微微一笑,说道:“医生,没事的,我感觉我很好。”说完,我给吴花花甩了个眼色。

这货心领神会的把医生拉到一边,一边走一边说道:“京主任,咱们借一步说话。”

虽然这贱人确实很不学无术,但不得不说他也有他擅长的地方,那就是好说,就他那张嘴,在以前烦得我是没法没招的,偏偏还觉得他说的倍儿有道理!

医生出去之后,护士们也鱼贯而出,我问秦霂说道:“我昏迷多久了?”

“七天。”

我点了点头,抬手拔掉了另一个胳膊上的针,说道:“走,回齐高明!”

秦霂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反对。

边坐起来,我边说道:“最近有没有什么鬼怪来招惹杨思芊?”

秦霂点了点头,说道:“阴格的气息在思芊昏迷之前并没有被她压制,所以现在阴格的气息还是在外散,一到深夜的时候就有鬼怪过来,不过有我跟金琳在,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妥,这里是西安,一时半会的,厉害的鬼怪因为当日九尾狸的关系忌惮之下或许不会出手,但时间一长的话,我估计牛鬼等鬼怪就有可能扛不住诱惑了~”

想了想,我说道:“还是把杨思芊转到齐高明去吧!”

在医院这种阴气这么盛的地方,鬼怪更多,在齐高明最起码还有阵法挡着,在我们都还没恢复的时候,安全尤其重要!

而且杨思芊此时昏迷,阴格的气息没法遮掩,相当于她就是一个醒目的招牌,时刻的提醒着西安的鬼怪,这有个命带阴格的女人!

所以无论如何,医院是不能再住了,必须回齐高明去!

晚间,我们一行人被齐齐送回了齐高明。

回到齐高明,阵法全开,尽量的遮挡着杨思芊阴格的气息!

齐高明的防范措施最起码还能让我安心点!

凝儿扶着我,我勉强的在走着,适当的锻炼以及刺激,更容易让身体恢复。

深夜之时,秦霂金琳守夜,我则躺在床上调理胸口的受损情况!

至于其他地方的骨伤肉伤,我只能暂时让身体自己去处理了。

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

我浑身上下的肌肉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是等着骨头彻底的痊愈了。

但是胸口心脉群的疗伤进度,却让我操碎了心,操碎了心也就算了,问题是他还不见好!

这几天闲暇之余我也会和秦霂研究研究杨思芊阴格的问题,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让这阴格彻底的消失!

虽然心头大患九尾狸解决了,但是就如同九尾狸说的,命带阴格的女人,对鬼怪有着特殊的吸引力,一直这样的话可不是什么好办法!

要是不找到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的话,我估计我们这后半生也不用干别的了,光保护杨思芊吧!

但阴格,那是彻底的跟灵魂,跟肉身融合的东西,想要彻底的压制疑惑着剥离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想办法吧想不出来,不想办法吧又不行!

这几天我可谓是心神憔悴!

这也算是困扰我的头等难题了!

心脉群恢复起来尽管麻烦,可也有戏,可这阴格的办法,那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啊!

左思右想想不到办法,我也失去了耐心~

又是七天过去之后,我沮丧的合上了一本典籍,头疼的揉了揉额头。

凝儿懂事的递给了我一杯水。

我喝了一口后,听凝儿问道:“哥,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看了凝儿一眼,我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天在医院的事,但这个念头仅仅只出现了一瞬间,我就把这个念头强行从我的脑海之中甩了出去。

咳咳~

干咳两声,我回道:“身体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小丫头应了一声,撅着嘴又问道:“那你的心脉怎么样了?”

问到这个问题,我不得不苦笑出声~

心脉还能怎么样,还那样呗~

不过也算稍微有点好转了,毕竟也花了这么长的时间调理了。

但缠绕打结在一块的经脉大致上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管我怎么用内力撑,怎么用内力绕,就是不见这心脉群恢复如初~

虽然因为这阵子的努力,心脉群已经可以流淌内力,但在别的地方内力都是飞速的涌动,唯独到了心脉群这边,就跟京城那交通似的,走走停停!

就在我头疼的时候,凝儿突然小声的说道:“哥~”

嗯?我眉头一皱,“怎么了?”

凝儿一脸神秘的说道:“哥,我有事想跟你说~”

这丫头怎么回事啊,怎么说话支支吾吾的?

摇了摇头,我说道:“没事,有你你说。”

正说着,门开了~

秦霂一脸惊喜的站在门口大呼道:“思芊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