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三十八章:访杨家!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32 2016-12-19 14:48:25

  所谓契约,就是我们双方拟定的条件,签过之后,谁也不能反悔!

也不能不按照契约所拟定的约定行动。

这就类似于合同,有法律的约束,虽然跟鬼怪之流谈不了法律,但这契约,却也有它特殊的约束力!

不然的话,我犯得着跟鬼怪谈条件么?

一些大家族大门派的,哪家没个大鬼小怪的?

契约的文字,是用鬼文所写,我相信,金丝猫妖看得懂。

果然,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金丝猫妖就抬起了头,说道:“可以。”

我点了点头,之后,点了点契约上的某一条,说道:“可先说好了,你是不能对一般人出手的。”

金丝猫妖再次点了点头之后,伸出了它的猫爪,按在了契约后面的空白地方,当它的猫爪抬起来的时候,空白的地方顿时多了一个猫爪的印记。

我点了点头,咬破拇指,同样按在了契约的空白位置。

顿时,我感觉无形之中,我的头顶多了什么,我知道,因为契约的完成,所以无形之中有一股特别的力量在约束我。

我相信,金丝猫妖也肯定有这感觉。

看着金丝猫妖,我伸出了手,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陆天启。”

金丝猫妖撇了撇嘴,没有伸爪跟我握手的意思,只不咸不淡的说了两个字,“金琳。”

下一刻,我收起了卷轴,扯了结界,跳下了’天方’然后说道:“是你自己熟悉齐高明,还是我带你熟悉?”

虽然现在的第一步,肯定是要先解决阵法的事情,但时间不早了,眼看着天边都泛起鱼肚白了,而白天我还有事,所以我就想先带着金琳熟悉熟悉齐高明。

金琳一下子在房梁上跳了下来,落地的时候就如同四两棉花一样,一点声音也没有。

不过它还没说话,一双透嫩的柔荑已经抱在了它肚子上。

紧接着,金琳的整个身子就都被塞进了一个柔软的娇躯之中。

呃~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有点羡慕它。

没办法,谁让抱它的是秦霂呢,再有,没看见它那猫脸都扎进那深深的胸脯里面了么!

擦~

秦霂一边抱着,一边不停的抚(敏感)摸划拉着金琳的毛发。

“哎呀,好可爱啊!”

卧槽,刚才那凶狠样你是没看见!

想起那如同一般人面对老虎似的压力,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嗖!

心神刚一开小差,金琳的身影就在我眼前消失了,等到它再出现的时候,不是我看见的它,而是因为我感觉肩膀上一沉,再扭头一看的时候,这金丝猫妖已经坐在我肩膀上了。

乖乖,这速度。

“她谁啊。”

我回过神来,说道:“她是我朋友,对你没恶意。”

金丝猫妖撇撇嘴,说道:“你先带我转转。”

我点了点头,迈步走了出去。

结果秦霂一步跟了上来,说道:“我抱着啊!”

呃~卧槽,怎么没见你抱我抱的这么积极呢。

看了看金琳,又看了看秦霂,我说道:“你别问我,问它。”

转而,秦霂一脸真诚的看向了金琳。

刷,肩膀上一轻,金琳已经坐在了秦霂的肩膀上。

“别抱我!”

看得出来,金琳并不喜欢别人抱它。

啧啧,这货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那可是大美女的胸脯啊…

齐高明并不大,该注意的地方对金琳来说,也没有,前前后后才一刻钟的时间,金琳也就把齐高明转了个遍。

回到前堂正厅,我指了指地上的八卦图以及房梁的天方,给它解释起了它的职责~

当天色大亮,太阳彻底的升起来的时候,我身穿一身笔挺的黑色道袍,出了齐高明的门,坐上了吴花花的车。

今天要去祭拜杨老爷子,作为同道中人,我当然应该穿道袍去。

杨家,也在一条古街上,不过知道归知道,但杨家的大门朝哪,道观如何,我是压根没见过。

这次去,也正好学习下。

二十来分钟的路程,我跟吴花花到了杨家的‘司天钦’!

除了那些名门正派有专门的山门,有林立的道观之外,像我们这些小家族,祖宅所在,就是道观。

向我陆家的祖宅,就被改成了道观,名唤齐高明,而杨家的祖宅,也被改成了道观,名唤司天钦!

司天钦,正门有一丈余高,两扇桃木著成门上雕琢着红,黄,绿,三色而成的神像,在往上看,门上挂着一牌匾,上书三个烫金大字’司天钦’!

两边看,如果用尺子量的话,这司天钦必是这块古街所在的正中间!

在看左右远方建筑。

右边,银行,左边,邮政,对面还有珠宝!

向远处看,三个大厦,成品字型,建在司天钦左右对面银行邮政珠宝的正后。

不得不说,这可是得天独厚的好地角!

吴花花敲了敲门,不一会,一个身穿轻盈灰袍的女子,开门而出。

那亭亭玉立略显消瘦的身形,看上去自然而然的让人有种要保护她的欲望。

在向脸上看,啧,漂亮!

但我注意的,却是她的眼睛,那是一双摄人魂魄的眸子,瞳孔深处,甚至在隐约之间倒映着什么!

这双眼…

我来不及细想,女子脚下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了司天钦。

宛若碧鸳的轻灵声音响起,将我的注意力,终于从她的眼睛上挪开。

“小女思芊,见过陆师兄。”

以前秦霂第一次跟秦夷对话的时候,我还吐槽她们,整得跟古装剧似的,但是呢,真要面对同道的时候,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改变平常跟吴花花等人说话的方式。

这也就是所谓的职业习惯了。

“师妹有礼了。”我是闻弦歌而知雅意,杨思芊既然叫我师兄,那我自然就要叫她师妹。

顿了顿,我又说道:“杨老爷子之事,我听说了,师妹,节哀顺变。”

杨思芊顿了顿,似乎伤感浮上心头,看着我的眼圈都红了。

好一会,她才身形一让,说道:“两位请进。”

我点了点头,当先走进了司天钦。

一入门,走上玄关,顿时,入目所见,红石浦路!

感觉上,这红石,也必定不是凡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