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三十六章:杨家思芊!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84 2016-12-18 21:39:16

  既然吴花花都用到’出山’这个字眼了,那么想来他要拜托我的事情肯定不会是寻常之事了。

事关鬼怪,我也不好在开玩笑了,所以也就正儿八经的问了。

而吴花花则是一脸为难的说道:“你还记得,那个,那个杨思芊不?”

杨思芊?一个小丫头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头,我眉头微皱,说道:“你是说杨家的杨思芊?”

西安这么大地,不可能只有我陆家一家玄门势力,在西安城北,则还有一个玄门家族。

我陆家以前在西安,那是一家独大,自然不用去关注别的家族,但毕竟到了我爷爷我爹那辈的时候就已经家道中落了,所以对于同城的玄门家族,自然不能不打打交道。

而本就是小家族的杨家跟家道中落的陆家,两家就是五十步笑百步,谁笑话谁也不好意思。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我爹跟杨思芊的爹都在的时候,我们两家没少怄气。

而我老子三载半之前就不知所踪,而自那之后,我们两家也就彻底的断了来往!

但是,因为我跟杨思芊都从小就没了妈,所以我们两个小时后倒是不错的玩伴,甚至幼儿园小学都是在一个学校上的。

因为吴花花跟我关系不错的原因,久而久之,吴花花也就认识杨思芊了。

不过自从中学之后,我们就分开了,一直到现在,我也在没见过杨思芊。

此时听吴花花提起杨家,还有杨思芊,我下意识的认为,难道杨家要找我帮忙?

心头疑惑间,我问道:“杨家要找我帮忙?”

吴花花抽了口烟,摆摆手说道:“不是杨家找你帮忙,是我找你帮思芊的忙。”

思芊~嗯,这称呼够亲昵,不过这货什么时候跟杨思芊这么熟了?

我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跟杨思芊这么熟了?”

一说起杨思芊,吴花花莫名的就有点兴奋。

不过他眨眼间就表情黯然的说道:“你是不知道啊,你不在的这一个月,杨家可是发生了不少的事呢。”

我一愣,说道:“都有什么事,说说。”

吴花花说道:“杨家老爷子,死了。”

死了?

不得不说,这消息确实挺意外。

要知道,修道之人,体内因为有内力的存在,五脏六腑的生机流逝的并不是很快,身体也不会过于快速的老化。

所以玄门修士一般情况下都会活个一百多岁。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已经九十多岁的匿尘老住持,老头子都那么老了,还能和杨阙打得那么厉害呢。

要不是因为有这一战,估计老头子在活个二三十年都不成问题!

只不过杨家的老爷子五十开外的时候才有了杨思芊,现在可能有七十多岁了。

说起来杨家老爷子虽然算得上年事已高,但再怎么算,老爷子也就七十来岁的年岁,按照玄门来说,这个时候的老爷子,身子骨应该硬朗着呢,就算是比起二三十岁的少壮派恐怕也不妨多让,这样一个老爷子,又怎么会死呢?

不过,我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这事跟吴花花可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事,他怎么知道的?

他说道:“你走没几天的时候,我左找你右找你的愣是找不找你,所以我就派人到了你那天天守着。”

“没成想,有天竟然碰到了杨思芊……”

两分钟之后,我算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原来有天杨思芊去齐高明找我,本是打算告诉我杨老爷子死讯的,但齐高明却并没有人,倒是正好惊动了吴花花派去的人,这不,所以吴花花也就知道了杨老爷子死讯的事。

而且这货还去吊丧呢,还随了好大的礼。

转眼一想,我顿时就觉得不对劲了,我问道:“我走之后第几天杨思芊去的?”

吴花花想了想,说道:“估计有小半个月了吧。”

小半个月?

我又问道:“她去找我的时候敲门了么?”

吴花花翻了翻白眼,说道:“门都锁着的人家敲个屁门啊!”

门是锁着的?

我不信邪的问道:“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去找我的?”

吴花花说道:“那天在医院检查完身体我就去找你了啊,但那个时候你齐高明就已经锁门了!”

邪门,真特么邪门!

我走的时候明明章平是在那的,而照吴花花的意思来看,合着我前脚刚走,章平就特么走了?

再一想我上飞机上的也快,估计吴花花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手机已经关机了。

而到了西安之后接撞而来的事忒多,我也就没时间看手机了,所以也并不知道吴花花找我的事。

看了看吴花花,我问道:“你没骗我?”

吴花花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我骗你干嘛。”

也是,想了想,也可能是章平有事离开了,毕竟章平的本意是历练历练我。

我并没有在章平的事上多想,于其琢磨没有答案的问题,我不如等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再好好问问他。

我转而说道:“我现在回来了,既然知道杨老爷子的事是应该去祭拜祭拜,但你又有什么事要替杨思芊拜托我呢?”

一听这话,吴花花顿时安静了下了,他说道:“说来也挺奇怪,杨思芊竟然死活都要见你,听说你不在的时候,人家那是赖在你齐高明门口不走啊。”

“不过毕竟人家刚没了父亲,看上去挺憔悴的,所以我答应她,只要你回来了,我肯定会让你去趟杨家。”

吴花花这么一说,我顿时明白过来。

“就这事?”

吴花花一愣,说道:“就这事啊。”

我去,就这么屁点大的事,用得着这么小题大做么?

“就这么点事至于你小心翼翼的解释这么半天么?”

吴花花一脸不岔的说道:“哈,小心翼翼的解释,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因为从小你们两家的关系就不好啊!”

这货的话倒是让我一愣,想了想,我说道:“唉,人死如灯灭,杨家跟我陆家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理应去祭拜祭拜,不过话说回来,杨思芊要见我干什么?”

这一点吴花花显然也并不清楚。

他说道:“你问我,我哪知道,我还纳闷呢。”

不过画风一转,这货竟然一脸忧愁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啊,我总感觉杨思芊,有点古怪,而且杨老爷子葬礼的那天,杨思芊的表现,更是让我觉得不正常。”

我翻了翻白眼,废话,老子都死了,她一姑娘家能好么?

唉,不过想想,我跟杨思芊的命运,何其相似啊,都是从小没了母亲,又都半路没了爹~

呸~爹,我可没咒你啊。

我掐掉了烟,说道:“相依为命的爹走了,她一个女人家,能正常就怪了。”

吴花花摆摆手,皱眉说道:“这一点我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一点怪,只是,只是她杨家的宅子,还有那天的葬礼,都透着股怪异劲儿!”

我翻了翻白眼,我问道:“我齐高明怪不怪?”

吴花花一愣,下意识的说道:“怪。”

“那不就得了,道士家,哪有不怪的?”

吴花花尴尬一笑,说道:“这话也是,不过我就是感觉怪怪得,心里说不出有什么滋味……”

不等他在唠叨下去,我说道:“行了,明天我去祭拜一下老爷子,顺便在杨家看看,你满意了?”

吴花花顿时嬉皮笑脸的说道:“满意了,满意了。”

我翻了翻白眼,看了看秦霂凝儿,说道:“凝儿,你先回家,秦霂,你也回齐高明吧。”

说完,我又对我花花说道:“你,带我在市里转转。”

我一说完,别人都没什么反应,唯独凝儿秀眉皱起,说道:“干嘛我跟霂姐要回家而你俩要去玩啊。”

啧,谁说我要跟吴花花去玩了。

我低声安抚道:“我跟花花不是去玩,是去办正事。”

凝儿秀眉皱的更厉害,看了看吴花花,在那樱桃小嘴里面顿时吐出了一句我深感认同的话。

“你跟他能去办什么正事?花花哥办过正事么?”

我听这话,毛意见也没有,但吴花花可不干了。

“哎,凝儿,话不能这么说……”

这货话还没说完呢,凝儿就说道:“别叫的那么亲,怪瘆人的。”

隐约之间,我好像听到了刀子插到心脏的声音。

我赶紧在旁边安抚道:“凝儿,真的,我真有正事办。”

跟凝儿说完,我又赶紧跟秦霂说道:“今天那阵图我研究过了,我在市里转转,几个重要的地方我要去检查检查,回来之后说不定还要找你帮忙,你可别休息的太早。”

秦霂就要明事理的多了。

她拉起了还打算跟我抗争到底的凝儿,说道:“走吧,你天启哥哥不是那能玩得起的人。”

我去,这话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说?

送走了秦霂跟凝儿,吴花花让家里人送来了他的敞篷小跑。

咋说呢,看这贱货的熊样儿,但却开着这么好的车,我心里着实的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这货。

一阵嗡鸣之中,车子启动,我跟吴花花飞快的飞驰上了街道。

一边再脑海之中想着各种该注意的地方,我边对吴花花说道:“着重去墓地,公园,还有古街。”

吴花花飞快的答应一声,脚下油门一踩,顿时,车速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