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三十一章:玄门峰会!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86 2016-12-13 23:46:35

  这一回,就连那个吹嘘自己会算卦的青年也禁不住连皱眉头。

这下凝儿可算得意起来了。

“你说啊,你算出什么来了?”

那青年明显不想在凝儿的面前丢了面子,他眉头渐渐松开,说道:“算自然是算出来了,不过我也没带什么器具,准与不准就不好说了。”

对于器具的要求,凝儿这么多年看我摆弄,多少还是懂一点的,所以她也并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只是崔道:“你倒是说啊。”

在我跟凝儿目光的逼视下,青年皱着眉头说道:“呃,哥们,我说话不好听了你也别在意啊。”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只管说就好。

青年边捏着我的手边说道:“兄弟这手相错综复杂,看得出来,兄弟是一生之中多变故的人,寿纹清晰之中却分开了两叉,说明兄弟这辈子最少要造两次大劫。”

他一边说我也在一边思考着。

寿命的叉,确实如他所说,但分开的两条叉是不是代表我一生之中有两次大劫那就说不准了。

在说,我出道不到半年以来发生的一切,都不止两次大劫了。

我静静地聆听着他的下文。

他又说道:“看亲情线~哎呀,兄弟这是,这是父在母先亡啊!”

这话一出口,我就一愣,转而一想,卧槽,感情这是个神棍啊!

这话我以前可没少说过!

给人算卦,难免有人要算算父母,父在母先亡,意思就是说,你的双亲要是都活着,那母亲会先亡,而父亲会后亡,反过来说,那就比较有深意了,父亲先死,那就正应了父在母先亡之说。

若是算卦的人还有一位至亲,那么这话也能用,不是父亲就是母亲,反正一语双关,怎么解释都不会出了岔子。

得了,在算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我直接呵呵一笑,说道:“行了,不用算了。”

青年一愣,说道:“哎哎,兄弟,你肯定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给你解释一下。”

我摆摆手,说道:“都是同道中人,不用解释。”

那青年一愣,紧接着就怒了。

“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假道士,所以我们这些真道士才会那么不受人待见!”

这话,打击的人不太对啊~

要是几个月之前,这话我没法反驳,但现在~

不过他的话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

真道士…联想到蜀川,我情不自禁的直起了腰杆,下意识的问道:“你姓江?”

那人明显一愣,而后惊讶的看着我,好一会他才回答道:“我,确实姓江。”

呃,同道中人?这么巧?来的时候碰上了个变脸,回去又碰上了个江家人,这不是有什么不好的征兆吧。

真的,这次的蜀川之行,都让我对同道中人有心理阴影了。

出门在外碰上个同道,是不是好事呢?

心中想着,我再次问道:“你是蜀川江家人?”

那青年明显申请一震,紧接着双目炯炯有神的看向了我。

我也急忙运力于眼,看向了他。

嗯,体内有内力,看上去是个三流好手。

虽然我并不知道在他的眼中我是怎么样的,但我们确实都是玄门中人他应该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他明显比较兴奋,他说道:“缘分,真是缘分,在下江帆,排行老三,熟人都叫我江小三,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江小三……

虽然很想吐槽他的名字,但第一次见面,我还是比较严肃的打了声招呼,而后自我介绍道:“西安,陆天启。”

他急忙伸出手,跟我握了握,那热情劲看的我都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个玻璃!

握手之后,他明显很兴奋的说道:“怪不得我看不出兄弟的手相呢,原来兄弟竟是前辈高人!”

我呵呵一笑,按照修为的境界来看,我的确是他的前辈。

顿了顿,我说道:“素闻江家人易算推演逢凶化吉之术造诣不凡,难道兄弟真看不出我的手相?”

江帆颇为尴尬的说道:“呃,也不是看不出,只是启哥你这个级别的,那要族中长老才能给你算卦了。”

我一愣,这人到是个自来熟,这就叫上哥了。

我又问道:“此话怎讲?”

江帆老神在在的解释道:“你这手相一看就是二流高手甚至一流高手的手相,我一个刚入流的小道哪能看得出来你的手相啊。”

我更加疑惑了。

江帆又解释道:“这个命理啊,是根据一个人的出身,能力,本事,来推算的,呃,启哥你出身不凡,修为高深,命理自然也就错综复杂起来,你的命理,很大一部分人都算不出来。”

哦。原来如此,这么一解释我立马明白了,原来这命理还是根据修为改变的。

不过想想也是,早先我凡夫俗子一个,命理什么的自然能凭一些皮毛就看出来了,现在,我可是个跻身一流玄门高手行列的人了,所以,命理自然也就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含笑点点头,说道:“谢了。”

江帆随意的摆了摆手,而后靠了过来,一脸神秘的说道:“启哥,你也是参加这一次在京城的玄门年轻一代峰会的?”

玄门年轻一代峰会?这是个啥玩意儿我都不知道,怎么参加?

我摇了摇头,说道:“受朋友嘱托,去京城办点事。”

江帆随即一笑,说道:“我就说嘛,玄门年轻一代的峰会都是我们这些刚入流的小子参加的,像启哥这样的人怎么会跟我们这些小年轻玩儿呢。”

呵呵,对此,我只能干笑不已。

其实说受朋友所托有点事也是借口罢了,最主要的还是我身上毕竟有重孽缠身,我跟江帆之间修为差距太大,压制隐藏之下江帆不会发现什么弊端,但是别人可就不一定了。

我敢相信,在那个什么峰会上,总会有几个什么人才天才的,没准就能发现我是身怀重孽的人,万一到时候再把我当成邪道,那不麻烦了?

再说了,以前不是玄门修士的时候,我确实挺羡慕那些玄门修士,但想想我成为玄门修士的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

回想一下,还是以前做假道士的时候舒服~

等了却了杨阙的事,我就好好的在齐高明当我的假道士,在特么也不接触玄门了~

这地角儿忒危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