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三十二章:京城,埋骨之地!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11 2016-12-14 12:14:02

  蜀川到京城,坐飞机不过几个小时的路程而已。

很快,飞机在首都机场降落。

我,秦霂,凝儿三人很快走出了机场,在机场外,我们跟江小三道别过后,直接打了出租车离开了机场。

我现在并不想过多的接触玄门之人,所以当江小三问起了我的电话的时候,我果断的就把吴花花的电话给他了。

反正我手机也丢了,手机号也没了,就算打给吴花花问起来,吴花花也不知道。

再说那贱人每次从女人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哪次不是留的我的电话?

也该是报复报复的时候了!

再说吴花花也不见准会告诉江小三我的电话,毕竟再怎么说吴花花也是我死党,对我的性格什么的也都挺了解,知道我要是真想交江小三这个朋友的话自然会留下电话,而留他的电话,那用意就已经很明显了。

坐上出租车,我果断的说道:“师傅,去八宝山。”

京城这块地角我也并不熟,但是八宝山这么个风水宝地,我想全国人民也没有几个不知道的。

以前,只是素闻首都有首堵之称,以前也没见过自然也就不知道怎么个首堵法,现在坐上车了,我算是醉了!

都特么半小时了,机场附近还没出呢!

当终于出了机场的时候,更特么堵了,尤其是工体三里屯那边,车子十分钟能动一下就不错!

当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八宝山!

怪不得以前看电视说京城有三大怪。

菜价比肉贵,自行车比车快,大姑娘比小子坏!

现在体会了什么叫自行车比车快,估计另外两个也不是胡乱杜撰出来的。

心中恍惚着的时候,我们三人已经来到了八宝山的入口处。

八宝山,分人民公墓和革命公墓,两个公墓都能随意的进出,只有一些特殊的地方需要证件。

我们三人一直上到了山顶,我才打开了背着的单肩包,拿出了里面的一团烂衣服~

然后对着天空一杨一撒!

当日变脸的死,是我不愿看到的,但变脸的哀求,也是我不得不答应的。

最后变脸经受业报的时候,他似乎彻底的变了个人,不断的哀求着我什么。

那个时候的变脸,给我一种…那感觉形容不出来,反正挺复杂。

他求我,死后要葬在山川大河,要埋在能看到家的地方。

我也承诺,只要我不死,我就会完成他的遗愿。

现在,我在兑现承诺。

变脸的骨灰,我洒在了八宝山上,杨在了空中。

接着,我伸手入怀,掏出了一枚藏银色的戒指。

回想起变脸死前的话,我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这枚藏银色的戒指。

“陆天启,死,我并不怕,我怕的是不能回家……”

“陆天启,至少让我可以待在看到家的位置上……”

往事历历在目,我的心情不免复杂了很多。

尽管变脸多次针对于我,但是变脸是我真正意义上杀死的第一个人,不管怎么样,我的内心终究有点愧疚。

看了看左右,不得不说,八宝山这个地方,称之为风水宝地一点也不为过。

且不说它的占地建筑,单单是八宝山周围无形之中冲天而起的八道金光,就能让人知道,八宝山风水宝地的称呼,绝不是浪儿虚名的。

而那冲天而起的八道金光,显然就是八宝山下埋着的八大金宝了。

金牛、金马、金鸡、金碾子、金磨、金豆子、金簸箕和金笸箩!

相传这是明朝皇帝专找玄门道士用这八件金宝布置的八卦阵,其作用,就是守护陵园之中的’人’~

左右看过之后,我伸手把手中的藏银色戒指随便挖了个坑,埋了起来。

安息吧,葬在八宝山,应该能看到你的家。

默默的哀悼完,我转过身,对两女说道:“走吧。”

出了八宝山,我说道:“什么时候有回西安的机票?”

凝儿回道:“今天是没有了,明天的话时间不太好,再有的话,那就是后天了。”

想了想,我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在京城玩两天?”

话音落下,我明显看到不管是秦霂还是凝儿,全都双目一亮。

啧啧,女人啊!

不过刚刚经历了那么多的事,玩玩也无妨。

当天晚上,什么工体,三里屯,恭王府,能转的,我们都转了个遍。

第二天,著名的天安门,颐和园,八达岭长城,我们也都玩了一遍。

坐飞机进八宝山陵园,我身边跟着两个各有千秋各有姿色韵味的美女还没什么,但一去玩,乖乖,那可就不得了了。

往往凝儿总是挽着我的胳膊,虽然秦霂并没有表现的跟我很亲切,但时而双目对视,秋波不断,也够羡煞旁人的了。

往往很多男人看我的眼神都是“凌厉”的厉害!

这些目光着实让我好一阵痛快。

期间难免拍拍照发发朋友圈。

一下子,凝儿的电话就被打爆了!

而且这电话还都是一个人打来的,吴花花!

这贱人在电话那边大放厥词。

“陆天启就是个重色轻友的东西,左拥右抱不说,去京城这么好玩的地方来玩了竟然还不叫我!”

“最主要的是,一下子就消失了一个来月!”

“再看见的时候,左手小妹右手艳女的,断得是快活不已,白白了浪费了担心你的心情!”

对此,我只能呵呵了,这叫什么事?我哭的时候你是没看见!

这次吴花花是放出狠话来了,下次出门不带他,他直接赖我齐高明不走了!

期间凝儿的父母也有打过电话来,尤其是对一个来月没消息一事耿耿于怀。

在凝儿瞎扯了个谎之后,也就不再追问了,反正人现在也好模好样的了。

但凝儿的父亲还是在跟我通话的时候把我大骂特骂的骂了一顿,最后更是莫名其妙的来了句。

“你说你让我以后怎么放心把凝儿交给你?”

……当时我就尴尬了……

如此疯玩了两天,在第三天的中午,我们坐上了回西安的飞机。

知道我们回来,吴花花豪言:“帝豪大酒店,给你们接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