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二十八章:油尽灯枯!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10 2016-12-13 17:17:29

  这句话一说,我心中一动。

老住持不用死?

而且看杨阙现在的样子,他还能再战么?

心中这般想着,我踏前几步,来到了杨阙及老住持的中间!

看着杨阙,我说道:“杨阙,你不要忘了,还有我呢!”

杨阙一愣,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因为你有如律令决,你以为现在还能站着和我说话?”

确实,他的话我没办法否认!

虽然现在的我确实已经是一流高手了,但是通过刚才杨阙和老住持的战斗,我明白,在他们这些真正的高手面前,所谓的一流二流三流,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就好比已经开通了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的我,在他们面前,恐怕全力之下也不一定能够走过十招去!

但我却反驳道:“你全盛时期,我确实不能拿你怎么样,但现在的你,是全盛时期的你么?”

这一点,就是我之所以站在这里的原因!

杨阙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幅油尽灯枯的样子,浑身鲜血淋淋不说,就连体内,恐怕都已经是一塌糊涂了!

我刚说完话,杨阙便冷笑起来,他说道:“有些人,总是自命清高,自视不凡,其实这种人,就是最傻的那一类人!”

“正好,本座刚刚获得七绝诡灯,就先拿你开刀好了!”

话音落下,七绝诡灯灯芒一闪,就出现在了杨阙的手中!

这一刻,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咚咚咚的跳动起来!

人的名树的影!

单单杨阙,便已是不容易对付的存在了,若是再加上七绝诡灯……

即便杨阙现在不是全盛时期又如何?我就是全盛时期了么?

答案是否定的。

莫名的,我有点为我的冲动感到后悔了!

刚刚,我根本就没想清楚,我就站在了这里!

但就在我心中默默的打起退堂鼓的时候,已经飞临老住持旁边的阿弥陀佛像突然散发出了万丈金光!

老住持明显沧桑无力的话语传入我的耳中。

“贫僧劝你,还是尽早离去的好,不要以为七绝诡灯那么好控制!”

杨阙目光一闪,呵呵一笑,说道:“本座也没想动手!”

下一瞬,杨阙手握七绝诡灯,转身而去!

那一瞬间,我顿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老住持!

我急忙回头跑到了老住持的身边。

刚要说话,老住持一把抓住了我,说道:“什么也不要说!”

我一愣间,老住持站起了身形,颤颤巍巍的单手掐起了一个印决。

紧接着,周围的残骸纷纷稀释,变成了尘埃,落到了地上~

老住持这是在…打扫战场?

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搞这些。

心头无奈着,但我却并没有说什么。

不一会,等到地上的血水,地上的碎石乱絮纷纷化成了尘土,掩盖在了地上的时候,老住持才长出口气,一下子跌坐在了下去。

我急忙一伸手,扶住了老住持的胳膊~

这个时候,老住持身旁的阿弥陀佛像也散去了金光,渐渐缩小,最后变成了拇指大小的一个古佛飘到了老住持的脖子上,金光散出凝聚成了一根细绳,看上去,仿佛阿弥陀佛像就仿佛一个古佛项链一样~

犹豫了一下,我说道:“前辈何必如此呢,这些让小子打扫就好了。”

老住持摇了摇头,说道:“刚刚那邪道,并没有走,一直在远处看着我们呢。”

“我看似是在打扫战场,实际上是做给他看的,让他知道,我确实还有一战之力。”

我一愣~随即醒悟过来,不得不说,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任何一个,不管是邪道的人还是名门正派的人,心机都是那么的深沉!

恍然间,我突然想起杨阙的状态,我问道:“前辈,那杨阙的状态,到底如何呢?”

老住持牵强的站稳了身形,说道:“他,他也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了,恐怕他所受的伤,没个三年五载的,好不了,毕竟他本就有旧疾在身!”

我神情一震,三年五载,有这个时间,我完全能让自己变强起来,然后保护老住持!

但老住持后面的话,却让我瞬间傻眼。

“但他终归是邪道,恐怕就算是在恢复伤势上仍然会事半功倍,想来,用不了几个月,他就会卷土重来!”

几,几个月……这跟三年五载,可差的不止一星半点啊!

我一愣的同时,我急忙问道:“前辈,那你…”

老住持摇了摇头,说道:“老夫,已经油尽灯枯,恐怕,活不过日出!”

听闻这话,我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傻傻的站在了原地,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这话究竟是几个意思!

老住持幽幽一叹,说道:“老夫本就已是老态龙钟之躯,此战,老夫更是耗尽了最后一点生机,现在的老夫,是真的油尽灯枯了……”

这番话,老住持说的没有一丁点埋怨的意思,相反,似乎对这个结果,老住持很满意似的~

我的眼角,不知何时变的湿润了,眼泪情不自禁的划过我的脸庞。

流到唇边,流到了我的嘴內,咸咸的,涩涩的~心中,说不出个滋味~

我上前两步,想要开口说什么,但却总是卡在喉咙这里,最终也说不出个所以来。

我的状态,老住持似乎察觉到了,他拍了拍我的手,什么也没说,只是顺着青城山后面上山的路,拉着我走上了山。

当我扶着老住持上到了青城山山顶的时候,老住持已经气喘吁吁的说不出话来了。

远处,秦霂凝儿二女飞快的跑了过来,见我没事,纷纷大松口气,又看到我扶着的老住持,两人纷纷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摇了摇头,继续扶着老住持往川山寺內走去~

一边走,我一边说道:“前辈,到了。”

老住持点了点头,拍了拍我搀扶着他的胳膊,说道:“老夫所剩时间不多,你,且随老夫来。”

我一愣,虽然并不知道老住持要干什么,但还是说道:“前辈有什么不放心的,但请吩咐,小子任凭前辈差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