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二十一章:助阵!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23 2016-12-11 19:19:37

  若不是因为杨阙,我也不会去医院太平间抓灵婴,若不是因为杨阙,我也不会中计身陷地府,而不身陷地府那我就会第一时间寻到川山寺的老主持~

到时候引渡灵婴魂归地府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在之后也就没有这么多的烦人事,我也就不会被重孽缠身……

但真要说怪,我的内心深处又不知道为什么怪不起来~

杨阙确实设计把我引上了修炼的路途,尽管他是有不良目的在其中的,但这一点我又不得不~不得不有点感激杨阙…毕竟,我终究还是一个玄门世家的子弟,不能修炼,是我自小以来内心深处的一道伤疤~

而要不是因为杨阙对我的算计,我也不会身陷地府,就不会获得陆家真正的如律令决~孑辰剑也不会真的觉醒过来!

所以站在我内心深处真正渴望的立场上,我又不得不说~我还真有点感激杨阙~

但也因此害了九十九个灵婴和说不清个数的正常人…这点又是我不能释怀的~

唉,尘归尘土归土,杨阙对我百般算计又让我罪孽缠身,但也因此让我走上了修炼之路,也让我真正的得传了如律令决…从此之后,我与他,便两清了了吧!

心中闪过这样的种种念头,我顿时感觉我屠杀正常人之后就一直笼罩着我内心的黑雾突然消散一空~

我的内心在不负任何的邪恶念头。

念通,则心通~

一念至此,我顿时盘膝坐好,顷刻之间陷入了深沉的入定之中!

飞快的,空气之中微量的’气’呼啸之间飞快的向我云集过来~

很快,我的经脉之中重新拥有了内力,然后内力按照如律令决的运功路线运行一个周天之后又纷纷冲进了丹田~而外界的’气’则还在前仆后继的涌入我的身体之内。

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我在睁开眼的时候,我顿时觉得我浑身上下都舒爽无比~

本就好了个七七八八的内伤,在这短短的五分之中之内竟然奇迹般的痊愈如初了!

而内力更是在这五分钟的时间之内恢复到了五成!!!

可能这就是道家所说的悟境吧~

因为心有所悟,身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了,这变化只有短暂的一会,悟境之后便会恢复如初~但是它给心灵带来的提升,才是最宝贵的!

现在的我就是如此,有什么想法,一念之间就全都理了个顺畅,念头通达,没有丝毫的杂念~这感觉,简直舒爽无比!

而这么一会的功夫,空中的交战,也已经成焦灼状态!

远远的看过去,在老主持手中的七绝灯灯芯火苗飘荡不定,往往一点火星散出,就足以让杨阙一阵手忙脚乱!

更让人值得行注目礼的,还是在老主持真身的七个如同星星一般的白色火苗~

想来,这便是七星罡灯的真意了!

看得出来,现在的老主持,当真是用出了全力!

而另一边的杨阙,则一直在掐诀召唤着什么~

远远的,就听见杨阙说道:“匿尘老儿,你肯定不知道吧,我可是会用七绝诡灯的!”

说到底,不管是七绝诡灯还是七星罡灯,都是一种加持在七绝灯上的玄术!

有人用出七星罡灯,那七绝灯就是七星罡灯,而反之亦然!

此刻听闻杨阙竟然会用七绝诡灯,不管是山上的我,还是正在交战之中的老主持,都纷纷心头一沉!

若是叫杨阙用出七绝诡灯……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聚目望去~现在的杨阙,看上去虽然对老主持的攻击完全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毫无防守之力,但原因在于,他的双手,一直在掐着一个古怪的印决~

经历过悟境的我立马就判断出,杨阙此时的破绽,就是他双手掐着的印决!

只要能打断杨阙结印,那么杨阙就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飞了!

只是……

只是就连老主持手持七星罡灯都不能把杨阙怎么样,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相信,老主持也肯定看得出来,只要打断了杨阙的结印,杨阙就肯定玩完了,但老主持做到了么?

答案就在眼前~

我该怎么办呢?

或许我真界上场的话,或许能帮上老主持一点忙,但用不上几个回合,我就极有可能被杨阙重伤!

那么……

那么我就要换个思路想想了~

看着空中的战斗,我突然向后退了几步,将我的视角放大!

一放大,我顿时发现了一点!

在两人不远处的哪个由血窟阵变成的血色大茧!

在这大茧之中,封印着川山寺的镇寺佛宝,阿弥陀佛像!

要是能把阿弥陀佛像放出来……

到时候老主持手持二宝,难道还拿不下一个杨阙不成?

想清楚之后,我片刻也没犹豫,直接运使踏风遁法,飞到了高空之上!

并直接来到了血色大茧的周围!

这个时候,杨阙也发现了我的存在,他厉喝道:“小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我顺着蛛丝马迹,找到了三根猩红的经脉,而后笑道:“我这怎么能是对管闲事呢?我这完全就是在管我自己的事啊!”

这可是事实,毕竟严格说起来,多管闲事的可是川山寺的老主持!

杨阙被我说的哑口无言,心头大急啊,说道:“小子坏我好事,我定要叫你好看!”

能尼玛,还尼玛有空威胁我!

我嘿嘿一笑,阴险的说道:“嘿嘿,你先逃过这一劫再说吧!”

话音落下,我掌中纯质阳炎呼呼的烧起,而后成掌刀状,对着我身前的三根经脉蓦然一斩!

啪啪啪!!!

听声音,就像是肋的很紧很紧的松紧带被锋利的小刀给砍断了一样!

经脉断去的刹那,我一把抓住了经脉的两个头,内力运转之间,纯质阳炎顿时在我的手上蔓延到了断为两截的经脉上!

一边,顺着经脉烧向了血窟阵的血色大茧,一边则烧向了正在跟老主持战斗的杨阙!

关键时刻,杨阙也是够狠!

只见在他的小腹上,顷刻之间亮起了地心莲火的火光,直接将连在他丹田上的三根外在经脉烧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