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一十六章:蜕皮~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38 2016-12-09 13:34:53

  只眨眼间的功夫,秦霂就已经用大蛇把秦夷困了个结结实实!

看那样子,纵然秦夷再有什么本事,现在也是瓮中之鳖了!

秦霂对我点了点头,而后双手结印, 最终双手成特殊的印记状,并对着秦夷的额头一按!

做完了这些,秦霂说道:“好了,我已经给她下了降头,她逃不掉了!”

呼,我终于大松口气~

虽然对最后能这么轻易的抓住秦夷我仍然感觉有点古怪,但是不论怎么看,结果都是好的。

看了看半空,杨阙仍然在和川山寺老住持在过招~

我眼中坚定之色一闪而过,对秦霂说道:“我恢复一下,我要去上面帮忙!”

秦霂点了点头,而后在怀中掏出了一枚药丸递给了我。

看了看她手中的药丸,我疑惑道:“这是?”

秦霂说道:“你忘了,我随身带着三粒保命丹药的。”

哦,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昔日她身中火毒的时候,也正是拖了这丹药的福,她才能恢复的。

不过,难道她手上了?

心中想着,我问道:“你受伤了?”

秦霂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哪受伤了,这是给你的啦!”

顿时,我心头一暖。

不等我说话,秦霂说道:“你现在肯定受伤很重吧,别拒绝了,我现在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丹药有没有也无所谓了。”

莫名的,我心中升起一阵失落感,但事实上也确实如秦霂所说~我受伤也确实颇重,而且秦霂再留着丹药也确实没什么用~

心中想着,我急忙收起了心头的失落感,转而接过了秦霂递过来的丹药。

“谢谢。”

两个字说完,我立马盘膝坐地,直接把丹药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变成了有点甜,还有点苦的液体,直接流淌进了我的体内~

顿时间,我就感觉到液体流淌过的地方升起了一阵阵的暖流,连带着稍有破损的经脉都变得完好如初了!

当液体顺着我的经脉流淌进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液体挥发,变成了某种’气’依附到了我的骨骼上~内脏上~

顿时,我感觉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不过转眼间,酥痒的感觉便在我的全身上下传来~

我知道,那是骨头在愈合,内脏在痊愈的最直接反应!

不得不说,这药效,杠杠的,牛!!!

随着伤势的慢慢痊愈,我顿时运转起如律令决,恢复起内力!

在我的感知之中,秦霂就在我的身旁坐了下来,一边看着秦夷的同时,也在为我护法~

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我恢复了三成的内力,而丹药的药效也消失不见,虽然我的伤势说不上已经完全痊愈了,但好在也算是好的七七八八了!

我蓦然睁开了双目,眼中闪现精光,看向了半空!

嗑~咯~

嗯?什么声音?

好像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一样~

我皱眉看了看秦霂~

秦霂说道:“怎么了?”

我说道:“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秦霂秀眉一皱,说道:“什么声音?”

我说道:“嗯,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裂开一样的声音~就好像鸡蛋壳碎开的声音!”

我双眼一亮,比喻着。

秦霂先是眉头皱起,紧接着,秦霂娇喝一声,说道:“不好!”

我一愣,还没来得及问什么,秦霂已经一个闪身来到了秦夷的身前,一指按在了秦夷的眉心~

下一瞬,秦夷整个人的就仿佛充气娃娃被放了气一样,整个人都扁了下去!

我去,这一幕~怎么那么瘆人呢?

我说道:“怎么回事?”

秦霂面色阴沉的说道:“秦夷,蜕皮了!”

我一愣,卧槽,人还能蜕皮?能蜕皮的不都是蛇啊蝉什么的么?

我说道:“秦夷还能蜕皮?”

秦霂点了点头,说道:“玄蛇殿有一门保命秘术,可以让人在以降头蛇代替己身,控制人皮,而她本身,则会借机逃走!”

这,这也行?

这完全就是金蝉脱壳之计啊,合着,合着我跟秦霂都被秦夷给摆了一道啊!

我赶紧走到了秦夷的人皮面前,说道:“那,这皮~”

这皮是人皮?那脱了人皮,秦夷得是什么样啊。

似乎知道我的疑惑,秦霂解释道:“这不是人皮,是蛇皮!”

嗯?

秦霂继续解释道:“让特殊的蛇在身体外做成一张皮,然后降头蛇入住皮内,然后人在伺机逃走,远距离的进行控制,当超出一定距离的时候,这份控制就会被切断~”

呃,严格来说,这算蜕皮么?

不过应该算蜕皮,毕竟这秘术的效果,就是金蝉脱壳的效果啊!

不过我也听出了秦霂话里的意思~也就是说,现在的秦夷,恐怕早就已经跑的没影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却反而有点高兴,虽然没抓到秦夷有点不甘心,但也正因为此,秦霂也就不用回泰国了…可能这是我高兴的原因吧~

心中想着,我拍了拍秦霂的肩膀,说道:“没事没事,你也看到了,以我现在的本事,不说一个秦夷了,来上三个五个的我也不放在心上,这边事了,我跟你一块抓秦夷去。”

秦霂摇摇头,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又拍了拍秦霂的肩膀,我说道:“我去帮前辈!”

秦霂点了点头,又说道:“我去看着凝儿。”

我点了点头之后,双手掐印,踏风遁法用出,我顿时向着半空之中的战场而去!

当我来到正邪两道决定高手的交手余波之内的时候,我朗声说道:“杨阙,变脸已死,秦夷以逃,你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杨阙明显动作一顿,手中瞬间出现了三杆小棋子,他一边向我抛来,一边说道:“小子聒噪!”

我面色一变,乖乖,这可是血窟阵的阵旗,以我现在的能耐,一旦受困,我不用想着出来了!

上次仅仅只是一套残缺的阵旗就让我跟章平差点出不来了,这回一看就是完整的阵旗,我要是被困在血窟里面……

心头惊惧之间,我顿时脚下连踩,身躯不断的左冲右撞,想要突破出血窟阵旗的包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