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零七章:个中缘由!(四千字大章)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4016 2016-12-06 05:16:09

  杨阙面色不变,笑道:“我跟你爹怎么说也是师兄弟不是,再怎么样,我还是你师叔!”

“……”呵呵,真是见过不要脸的,但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看着杨阙,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做交易?呵呵,和杨阙做交易,那就是与虎某皮,交易的最后,肯定是我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且不去说交易什么,单单是杨阙的这个提议,我就根本不会答应!

我嘴角扯动,说道:“我不会跟你做交易的!”

杨阙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说道:“那可不一定~”

说着,他在我的注视下,将目光看向了秦霂,跟凝儿~

卑鄙,原来打得是这个主意!

心底暗叹口气,看来,我还不能死~最起码在秦霂跟凝儿没有获得安全之前,我是绝不能死的!

凝神感应,体内的内力完全被刚刚我那混乱的状态打散,散到了我体内的各个地方~

我一边默默运功聚拢着内力,一边问道:“有件事我一直都很好奇!”

看着杨阙,我问出了深藏在我心底,让我一直想不通的一个问题。

杨阙说道:“只要师侄跟我合作,作为师叔,给师侄解惑后有何难?”

我面不改色,问道:“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为什么对我如此的执着!”

用执着来形容,那都是抬举他了,杨阙对我,那哪是执着啊,完全就是誓不罢休!

可是对他来说,想要我的命,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却不想杨阙在听了我的话之后,突然笑了~

“哈哈哈哈,师侄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打他!

笑过之后,杨阙莫须有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身有隐疾吧。”

嗯,这一点我确实知道,只不过我知道的比较晚,要是早点知道的话,在我和章平的联手之下,他安有命在?

我点了点头~

杨阙又说道:“邪魔外道,虽然说起来并不好听,但事实上,邪魔外道的实力,却强过名门正道!”

我不置可否的一笑,我能说什么?

杨阙继续说道:“只是邪魔外道的修炼方式,成长方法,跟正道相左,而且很麻烦~因为此,走火入魔的可能,那是相当的大!”

不可否认,杨阙说的是事实~但特么这跟我的问题有个毛球关系啊!

我不得不提醒道:“回答我的问题!”

杨阙微微一笑,摆摆手说道:“我身患隐疾多年,再一次偶然间,我和师兄联手对敌,在过程之中,我不幸身受重伤,那个时候,师兄就用如律令决所修炼而来的内力,为我疗伤。”

我眉头皱起~如律令决?

“那个时候我发现,在蚕食掉如律令决的内力的时候,我的隐疾,竟然略有好转,更重要的是,如律令决的存在,竟然跟我修炼的功法有相辅相成之功效!”

“如果我若是修炼如律令决的话,那么我不但能治愈体内的隐疾,我还能更上一层楼,甚至把邪门之中最至高无上的那位拉下宝座也不是什么难事!”

邪门!原来邪门真的还存在~而听这话中的意思,邪门似乎还有领导者?

我意有所指的说道:“如果你的目的是如律令决的话,那么你应该知道,我并没有得传陆家的祖传功法~”

微微一愣,杨阙皱眉说道:“你着什么急,听我慢慢跟你说嘛~”

呵呵,我不急,你慢慢说!

此时,我体内的内力已经慢慢的汇聚到了丹田之中,在之后,就是把自身的状态,恢复到最佳的状态了!

杨阙却是继续说道:“记得初次见到师兄的时候,师兄也并没有修炼陆家的如律令决,不然的话,他也不用再去拜师了~”

“可是后来,师兄却又转修了如律令决!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在我的调查之下,我发现,如律令决不愧为百年之前响玄门的绝世功法,它的传承,竟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我一愣,想起了孑辰剑碎裂,变化成如律令决的事情!

杨阙又说道:“真的想不到,陆家的传承,竟然还跟地府有着千丝百缕的关系!”

啥?我陆家跟地府有什么关系了?

我陆家要是跟地府有关系的话,我在地府还用得着那么的辛苦么,还用得着假扮阎王的亲戚么?

我当然不会傻到把我心里的事情说出来。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杨阙,说道:“所以,你就设计,把我引到了地府!”

杨阙目露赞赏之色,说道:“不错,原本我还是比较担心的,而事实证明,我的猜测,并没有错!”

“虽然我并不知道师侄在地府究竟有什么样的经历,但师侄却能自那个必死无疑可以说是决不允许活人进入的地方安然退了出来,而且还功力大涨了!”

“难道这其中没什么猫腻么?恐怕不见得吧!”

呵呵,对杨阙这般自圆其说乐见其成的说法,我只能说;真特么是个自以为是的傻逼!

杨阙又自顾自的说道:“我早先,曾调查过师兄的一切,我发现,在师兄出师之前,师兄竟然在人间消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你要知道,这个消失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并不是躲藏在什么地方了~”

“我查阅了各门各派的典籍,我找上了师兄的各个仇家,最后~我得知,原来师兄是被奸人所害,身陷地府了!”

我心头一惊!爹也去过地府?难道杨六郎之所以会放了我,是因为我爹的关系?

也不会啊,要是因为我的爹的关系的话,那杨六郎也不用那么鬼鬼祟祟的了,而且听他当时的话,那可是别有深意的很啊!

爹也去过地府,我也去过地府,而且都安然归来了,难道真如杨阙所说,我陆家竟真的跟地府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联?

想到这一点,我也有点理解杨阙的想法了,事实证明,不论是谁,只要知道我跟我爹我们父子竟然先后进入地府而且还先后安然无恙的都回来了~恐怕都会怀疑我陆家跟地府有关系!

在我想着的时候,杨阙又说道:“原本师兄的仇家以为,把师兄引入地府,纵使师兄在厉害,难道还能在地府脱困不成?”

“事实证明,师兄做到了!”

“不但做到了,而且师兄在地府回归之后,功力大涨,也正是那个时候,师兄转修了陆家的祖传功法!”

想来在地府的时候,爹遇到的遭遇跟我很像啊,若孑辰剑不破碎的话,便不能真正的得传如律令决……

杨阙边向我走来,边继续说道:“不过当我在想找师兄的时候,师兄却又一次隐藏了起来,这一次,他好像猜到了我会对他抱有什么目的,也知道了我已经转修邪功!”

“所以师兄也干脆,直接就来了个人间蒸发,让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不过所幸,师兄还有个儿子!”

说话的同时,杨阙看我的目光,已经毫不掩饰他目中的贪婪了!

我说道:“所以,你把主意,打到了我身上!”

杨阙’啪’的打了个响指,说道:“没错!”

我颇感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可是在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你不是已经发现了么,我是没有道基的,根本不可能完成你要完成的事情!”

杨阙仰面而笑,说道:“没有道基,我给你道基,没有成长的历练,我给你历练!”

“而且,你当初可是很渴望拥有力量的啊!”

我面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我为什么渴望力量,还不是因为秦夷害的?

而秦夷又为什么会把注意打到我身上,那还不是因为受了你的指使?

好算计,真是好算计啊!

先是让秦夷跟吴花花扯上关系,然后自然而然的跟我牵连起来,更是用恐惧,激起了我想变强的心!

然后这个时候杨阙水到渠成的在一推我,我自然欢快的跳进了他挖的坑里面!

不得不说,就心机算计方面,杨阙真是祖师级别的人!

他算计到了方方面面,算计到了我各种时候的心理变化,更是利用我的心理变化加以控制!

若不是因为半路杀出来了个章平,恐怕我从始至终都会蒙在鼓里!

不过就算多出来了个章平,师叔后面的算计,还是让我在不知不觉之中身入困局,最后,更是形成了达成他目的的结局!

不过……

我一笑,说道:“你算计的这么好,虽然最终的结果也确实跟你所想的差不多,可是中间,却发生么什么变故,不是么?”

我眼底毫不掩饰我对他的嘲弄,我相信,杨阙知道我是就什么而言!

杨阙面色一沉,转而说道:“过程之中的各种意外,我都有考虑过,甚至都考虑过你那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的爹会回来救你!”

“不过事实证明,我高看你爹了,最后你爹只是派了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过来!”

心头微怒,针锋相对的说道:“就算是小人物,也差点让你饮恨’齐高明’!”

杨阙突然沉默了,好一会,杨阙才说道:“呵呵,不要试图激怒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我死死的盯着杨阙,针锋相对的看着他,说道:“你对我有所求,你,不会杀我!”

杨阙藐视的看着我,说道:“你爹不是孑然一身,所以他怂了,怂的躲了起来!”

“而你,也不是孑然一身,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

我面色一变,心头一突!

我爹之所以躲起来,可能也是笃定杨阙不会杀我,但我却不能笃定,杨阙不杀凝儿,不杀秦霂!

我冷冷一笑,看着杨阙,说道:“你敢动他们,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

杨阙呵呵一笑,说道:“人,都有价值,利用得当,更会物超所值!”

眼珠转了转,我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跟杨阙议论下去~

我站起了身形,说道:“既然你都已经达成了目的,那你为什么还用那么宝贵的一个人情,对我设下这种局呢?”

杨阙好笑的看着我,说道:“一个人情,换一个一流高手,也不错!”

想想我刚才的心智不宁,险些入魔,我不禁心头了然,原来打的是这么个主意~

“不过在我的预想之中,你因为杀人而罪孽加身,最后心魔噬心,让你坠入魔道,然后我在从里到外的彻底的控制你,这样一来,我想要完成的目的也比较容易完成……”

说着,杨阙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凝儿,说道:“不过成与不成,也无妨,你的价值就仅仅只有如律令决而已,我的阵营之中多不多一个你,并没有什么区别!”

呵呵,原来是想在我入魔之后彻底的控制我~

一石二鸟,呵呵,厉害!

对杨阙的心机算计,我是真真的佩服,从心底感觉服服帖帖的!

我要是有杨阙一半的本事,从此行走江湖,我还怕个毛啊!

不过想让我就这么臣服在杨阙的淫威之下,我却不想!

更不愿!!!

看着杨阙,我说道:“你算计到了很多,但你想没想过,我若是宁死不屈呢?”

杨阙一笑,对着我身旁的秦霂凝儿二女努努嘴,笃定的说道:“你不会!”

唉~

心底暗叹一声,这个时候,我突然能体会我爹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爹会突然人间蒸发,更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对我这个儿子不管不顾了!

父爱如山,可能,就是这个感觉吧~

为了不牵连自己的儿子,自己隐姓埋名躲藏于世,终生过着不足为外人道的日子…

我爹为了我选择了大义,我又岂能将这大义置于不顾?

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杨阙说道:“你现在还有选择么?”

我眉头一皱,说道:“为何没有?”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身后恶风不善,在看杨阙的身后,哪还有变脸和秦夷的影子?

我心头大震,单脚一跺地面,内力喷涌而出!

呼呼呼!!!

炙热的纯质阳炎刹那间在我,秦霂,凝儿,四周的地面之下燃烧而起!

刷刷!!!

秦霂跟变脸的身影顷刻之间又出现在了杨阙的身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