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零六章:幕后主使!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25 2016-12-05 05:02:19

  这句小时候想说的话,被现在的我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原本,我只是想在心里想想而已,却不想,我竟然真的说出口了~

一时间,我愣了,凝儿愣了,就连秦霂的动作,也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停顿!

凝儿看着我,愣愣的说道:“你,你说什么?”

这一刻,我感觉我心中的那一点光芒,慢慢的扩散了,慢慢的,照亮了我心中的某一片角落~

说说道:“我,我没说什么!”

莫名的,我感觉到一阵失落~

但是接撞而至的罪恶感,顷刻之间就把我心中的失落冲散!

杀人,对我来说,以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词汇~

更何况,还是如同屠夫一般的,杀了这么多人!

甚至,他们连全尸,都没能留下,连家人的最后一面,也没能看到!

我,还可以活着么?还活着干嘛?

突然间,秦霂轻咦一声,脚尖点地,退到了我的身旁!

看了看秦霂,我无言的扯了扯嘴角~

秦霂说道:“冷静点,镇定点,情况有变!”

我一愣,呵呵,情况有变,跟我还有什么关系么~

“哈哈哈哈哈~”

“桀桀桀~”

啪啪啪!

熟悉的笑声~让人不舒服的笑声!

还有鼓掌声。

我无神的抬了抬头,看到了四个人的身影!

但下一瞬,我却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我喝道:“杨阙!”

而身边的秦霂,也低声呼道:“秦夷!”

杨阙,秦夷!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尽管我现在已经心灰意冷,甚至都没有了活下去的欲望,但在心底,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这股疑虑~

恰在这时,杨阙开口了。

“我的好师侄啊,咱们又见面了!”

呵呵,如果可能的话,我真不想见到你!

我嘴角扯动,向杨阙的左右看了过去!

变脸也在!!!

瞬间,我明白了为什么!

原来,变脸跟杨阙,是一伙的,怪不得,怪不得月余前一下飞机变脸就找上了我们!

目光在移,一张刚毅的中年人面孔映入眼帘。

察觉到我的目光,中年人微微躬身,说道:“我秦家跟杨道友有一庄因果未了,此番作为,也是无奈为之,还请道友勿怪~”

隐约之间,我想起来了,秦腔八绝之中,有一招叫做’活人祭’!

想来,这些活人游尸,就是他的手笔了吧。

直到这一刻,一切才真正的真相大白!

原来,从始至终,打我主意的,都是杨阙,跟变脸,跟秦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变脸一看就是杨阙的人,而秦家,是为了了却跟杨阙的因果~

我并没有搭理那个秦家人,目光一顺不顺的盯着杨阙!

秦家人也并不恼,只是抱拳对杨阙说道:“杨道友,此番因果即了,贫道也就告辞了!”

杨阙微微点头,说道:“多谢秦长老出手相助~”

秦家人摆手说道:“因果即了,我秦家以不想在与杨道友扯上关系,以后,杨道友请自重了!”

杨阙微笑点头~

秦家人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而后说道:“虽与杨道友了却了因果,但却也得罪了道友…如果道友此番之后还能活着的话,那我秦家,欠道友一份人情!”

呵呵,这话,说的真是够场面!

可能他也料到,我此劫过不了了吧~

此时的我,并不想说话,就算是说,也不愿意当着秦家人的面说。

只听秦霂冷嘲热讽的说道:“秦家人真是好算计啊,你想两不得罪,却不知,你两边都得罪了!杨阙是什么人,恐怕阁下的心中也有数吧。”

虽然秦家人的说话很有技巧,但是我一但活了下来,那秦家就牵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而杨阙,也会因为秦家欠了我的人情而记恨上秦家~就算此次我死了,恐怕以杨阙的为人,也不会让秦家好过!

秦家人微微皱眉,抱拳之后,在不多说,转身而去~

而随着他的离去,山庄之内的游尸也纷纷退走,甚至还有几个游尸进了楼内,把那十几个山庄工作人员也抬走了。

人都走了,杨阙好整以暇的看着我,啧啧称奇的说道:“我该说是如律令决神奇呢,还是师侄本就天赋异禀呢?”

“第一次杀人,罪孽加身,魔障穿心,你竟然硬生生的恢复了平静!”

第一次杀人的刺激,庞大的罪孽加身,以至于我的心底瞬间入魔!

如若不是凝儿在关键时刻把我惊醒,我现在可能就彻底的坠入魔道了,不过恐怕坠入魔道的我,也会一心求死吧!

虽然恢复平静的我仍然一心求死!

看着杨阙,我说道:“原来在幕后主使这一切的,是你!”

杨阙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说道:“对我来说,不管是毫无道基的你也好,还是跻身一流高手的你也好,都只不过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而已!!”

呵呵,好大的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秦霂突然说道:“秦夷,你好大的胆子!”

“咯咯~”秦夷搔首弄姿的一笑,又说道:“妹妹此话怎讲啊?”

她也很奇怪,虽然以前秦霂也是在追杀她,可是那一次都是好模好样好说歹说的,怎么这一次突然就弄了这么一句开场白~

秦夷怒气冲冲的说道:“身为玄蛇殿蛇首的侍奉蛇姬,你竟然敢把祖蛇之蜕交予邪魔外道!”

秦夷一愣,然后顿时笑了起来~

“咯咯咯咯,哈哈哈~”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让妹妹动了这么大的火气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猛然间,秦夷面色一寒,说道:“即便如此又如何,祖蛇之蜕,就要用的物有所值!”

秦霂顿时一阵气血上涌,浑身上下因为生气都直打哆嗦!

而这个样子落在秦夷眼中,确实越发让秦夷感觉好笑!

看了看秦夷,又看了看秦霂,我摇摇头,她们这是在处理家事,外人无权插嘴~

不过我不想说话,杨阙倒是找上我了。

“师侄,跟师叔做比交易如何?”

我嘴角扯动,冷冷一笑,讽刺道:“老匹夫,你这不要脸的功夫也太厉害了,你竟然还有脸叫我师侄,还有脸自称师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