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一百零一章:三派六家九大宗!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39 2016-12-04 18:31:43

  蜀川之地,自古以来就是玄门的圣地!

  因为这里多川多山多林,更难能可贵的是自过以来这块地方就人杰地灵仁杰辈出,而且对玄门道士来说,这地方的人烟也相对稀少,很符合玄门道士做事。

  不管是古时还是现代,蜀川之中最出名的无外乎有两个,蜀门,川山!其中蜀门家大业大几乎有问鼎玄门第一大派的能力,而川山寺呢,古时的盛名且不去提,即便是现在人家也没断了传承,而且历代的川山寺住持在玄门都是德高望重的高僧!

  而除去这两大门派之外,蜀川之地值得一提的,也就是三派六家九大宗门了!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蜀川的各大势力之中,推断出究竟是谁在对我们下手!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秦霂蹲下了身行,探了探躺着的十几具半死不活之人的鼻息。

  我眼前一亮,说道:“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秦霂摇了摇头,说道:“这毕竟是用在人身上的玄术~想要看出来并不简单,再说~我又不是中国人,对中国的玄术我又能了解多少?”

  秦霂的话外之音说的我老脸一红,我赶紧蹲了下来,说道:“我这不是起步晚嘛~而且我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秦霂翻了翻白眼,而后将目光定格在了他们身体的额头上。

  虽然他们男女不一,所在的地方也不同,但是唯有一个地方是他们的共同点~

  那就是在她们的额头上,都镶着一块跟石头似的东西,也正因为这东西的存在,所以他们才会血流不止!

  要是血在这么流下去,他们早晚会失血过多而亡!

  秦霂伸出手,点了点其中一人额头上的’石头’,然后又翻了翻他们的眼睛,最后还把了下脉搏,这一系列的行为,看得我一愣一愣的,问道:“看出什么来了么?”

  秦霂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我心底一阵腹诽,看你认真专业的样子,还真以为你有两把刷子呢。

  秦霂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说道:“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个方案~”

  我一愣,说道:“什么意思?”

  秦霂伸出了一根青葱玉指,说道:“第一,我们什么也不管,直接去机场,等着登机,然后回西安。”

  我眉头皱起,这,不好吧~

  看着我的表情,秦霂凑凑肩,说道:“算了,当我没说吧。”

  我眉头展开,问道:“第二方案个是什么?”

  秦霂翻白眼说道:“第二当然是留下来救他们啦!”

  我一愣,笑道:“这个好,就这个了!”

  秦霂说道:“可能敌人也正是抓住了我们这一点,所以才让这些人半死不活的,以此来托住我们!”

  嗯!这么一想的话,确实啊!

  玄门之人因果命运的算法很明确,你是道士,就不能杀人,就是不能做出对不起人的事情,因为这不但沾染上了因果,更干涉了常人的命运!

  不像是普通人,他们之间还有嫁接的说法,就比如说杀神白起吧。

  在战国时代,人家可是真真的杀人如宰猪,简直不把人当人看,往往一句话就决定了几万乃至数十万人的生死存亡,但是人家死了之后怎么样,不但不用去十八层地狱受罚,而且还直接成了地府六大城主之一!

  人家杀的人虽多,但因此而救的人更多,这也就是间接算法,或者说蝴蝶效应!

  但玄门道士就不一样了!

  只要玄门道士针对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那就一定会因果缠身,在今后的道路之中也会多出不必要的荆棘!

  再说了,哥们家教良好,心地善良,要我直接放下这些半死不活的人不管,我可做不到,所以就是阳谋,哥们我也接下了!

  不过,我留下没事,秦霂留下也可以,但凝儿……

  看了看秦霂,我又看了看凝儿,说道:“这样,凝儿,你先去机场等我们~”

  我一句话说完,本来就因为受刺激而一直抽搐着的凝儿直接就是眼泪决堤而下!

  看得我那个心啊,倍儿疼倍儿疼的~

  秦霂白了我一眼,拉过了凝儿,眼光不善的说道:“刚刚经历了这些,你放心让凝儿自己一个人走?”

  “你这人怎么这么狠心啊!”

  我…合着还是我的不对了?看这两女,我干脆的说道:“实在不行,你两都走!”

  秦霂一瞪眼,说道:“我不走!”

  凝儿也抽搐的说道:“我,我也,不走!”

  得,你们都不走,我走行了吧!

  这话我也就想想,看着秦霂那快杀人的目光我吓得一缩脖,嘀咕道:“不走就不走呗,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我这话当然逃不过秦霂的耳力,她再次白了我一眼之后,说道:“闲话少说,眼前的情况你能想到什么?”

  确实,摆在眼前的事,才是正事!

  看着眼前的十几具男男女女的身体,我沉思起来!

  他们额头上的石块肯定还会有别的作用,可能就是直接让这些人的灵魂受到禁锢不得轮回,活活的从活人变成吊死鬼!

  我蹲下了身形,伸手按在其中一人的额头上,然后内力小心翼翼的探了出去,想要在外面封锁住伤口,最起码这样以来也不用再流血了~

  不过很快,我就皱起了眉头,收回了内力~

  蹊跷!

  秦霂问道:“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说道:“内力并不能封住他们的伤口,看来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他们额头上的这石头上!”

  秦霂翻了翻白眼,说道:“废话,他们浑身上下就这有问题!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说废话!”

  呃…又想了想,我说道:“其实,我们还是应该想想,这样的状况,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

  也只有知道了这到底是什么招数,才能以此寻找到蛛丝马迹,最后在进行破解!

  如果直接盲目的破解的话,说不好会直接要了他们的命!

  毕竟,这可是头,不是胳膊腿的。

  秦霂想了想,说道:“那就用排除法!”

  我点了点头,说道:“川山寺不可能,那些和尚们没有这么血腥的招数,至于蜀门…那些家伙个个都是剑不离手的“贱客”,也不太可能。”

  秦霂接话说道:“那剩下的,就只有三派六家九大宗门了!”

  我点了点头~

  “三派,峨眉,龙门,西岭!”

  “峨眉都是一些老尼姑,距离这里也不近,虽然不说足以排除,但现已也并不大,龙门西派各个高傲的很,而且这一派的人向来对地盘的概念很深,一般情况下不会无故走出龙门西派的地盘~那么,西岭……”

  秦霂接话说道:“西岭也可以排除。”

  哦?我问道:“为什么?”

  秦霂说道:“西岭派掌教和玄蛇殿西蛇王素来交情莫逆,而西蛇王又是四大蛇王之中最德高望重之人,以这两人的关系来判断,西岭派并不会出现什么邪魔外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遍数三派也没有的话,再下来就是东江季南东南夏,西楚秋北西北秦这六大家族了!”

  走了两步,再次看了看地上的十几具身体,我若有所思的说道:“这种手段,究竟是六家九宗之中的哪一家呢?或者说,哪一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