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九十七章:感情深~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32 2016-12-03 19:43:55

  等凝儿不哭了好一会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小丫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在我怀里睡着了~

轻轻的把凝儿抱到了床上,脱了鞋子盖上被子之后,看着凝儿小脸蛋上那未干的泪痕,我也着实有点心疼!

这个时候,秦霂也已经洗漱完,穿戴好,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看着头发还湿漉漉的秦霂,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这么快~哈~”

秦霂微微一笑,在我身边走过的同时,她坐到了凝儿的身边!

而我则凑了凑鼻子,一股股的幽香不要钱似的往我鼻子里面钻着~

“凝儿这段时间,受了很多苦。”

听着秦霂似有所感的话,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同时,却是不敢靠的秦霂太近~

开玩笑,哥们可是个纯爷们,天知道我现在正在承受着多大的压力与欲望呢!

“你以后可要好好对她!”

我一愣,说道:“那是当然了,这声哥能是白叫的么!”

秦霂摇了摇头,看我的眼神顿时多了层深意!

我去,别这么看着我,怎么感觉这眼神,这么别扭呢!

秦霂但笑不语的站了起来,说道:“你要布置什么,怎么布置?要不要我帮忙?”

想了想,我说道:“首先,我们身上的气息肯定是被变脸给记住了的,我们首先要把身上的气息除掉。”

秦霂点了点头,单薄的睡衣之内嘶嘶嘶的爬出了两条五颜六色的~蛇!

看那五颜六色,看上去璀璨之极,漂亮异常的蛇,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这蛇啊,色彩越鲜艳,那毒性绝对越强!

想起刚才的非分之想,再看看从秦霂单薄的睡衣之内爬出来的蛇,我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想想就算了,可不能付之于行动!

两条五彩斑斓的蛇在秦霂的身上不断的游走吐着信子,不多时,两条蛇又从秦霂的袖口处钻了进去。

而这个时候,秦霂的身上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整体的气机沉淀了下来,浑身上下有的不再是那圣洁的感觉,看上去,就是一个平平淡淡的美女,当然,即便是在平淡,也是在我的眼中,要是别人看的话,肯定会为秦霂的外貌及现在的那种优雅的气质所吸引。

我点了点头,走到了凝儿身前,内力浮动之间,手中掐诀,口中默默有词~

等到口诀念完,我手掌顿时抵在了凝儿的额头之前~

顿时,凝儿的身上也散发出了一种睡不轻道不明的蕴意。

我马不停蹄又把手掌印在了我的自己的额头上。

顿时,我身上的气息蓦然一变~

这改变气机的法门,正是我在如律令决之中所获的的一种。

而身上的气机改变了,变脸便不能再远处凭借特殊的方法找到我们了。

我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蜀川的好,但是坐高铁火车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变数太多,对我们也并不安全,还是坐飞机的好,在天空之上,任何人都会投鼠忌器的。”

秦霂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对,就这么办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

当下,我有在房间之中布置了一个隐幻阵,将我们入住这家山庄的行为,彻底的隐没了。

完事之后,秦霂问道:“你,还要不要去寻找七绝诡灯?”

听闻秦霂刺眼,我内心一阵黯然。

正是因为要来蜀川寻找七绝诡灯,才弄的一行人险些身死异乡,而现在更是超出了七天之约二十多天,恐怕,灵婴早已魂飞魄散了。

现在在寻找七星诡灯,又有什么用呢?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了~”

顿了顿,我苦涩一笑,说道:“怪不得古人云,七绝诡灯乃是不祥之物呢,单单是要找它,我们就经历了这么多,要是真的七星诡灯在手的话…”

秦霂安慰道:“你也不用多想,你要找七绝诡灯也是为了做善事,如今既然天不遂人愿,那便算了吧。”

呵呵,还能怎么办呢?算了就算了吧。

我又黯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时候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我守夜。”

秦霂点了点头。

洗洗涮涮一番,看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打了电话让人送了烟过来之后,我拿了杯水,坐在了窗户旁~

说起来,也好长时间不抽烟了…现在夜深人静,回想一下地府的历程,我就是忍不住想抽口烟。

似乎只有脑袋被那尼古丁冲一下,我才能相信,我还真的活着~

窗外,一般是恢宏壮观的青城山,一边是灯光绚丽的都江城~

我的嘴中吞云吐雾间,我突然发现,这个时候的都江,好想跟一个月之前我刚刚来的时候,有了一丝莫名的变化,变得不一样了~

这是…

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煞气?

对了,一下飞机的时候,我就感觉都江不太一样,可能那个时候,地府的阳间衙门就已经在都江市内了!

也可能正是因为都江之内有地府衙门的原因,所以都江才会变的那么的瘆人吧~

我心中猜想着,虽然这是胡乱猜的,但也肯定八九不离十~

突然,我又想起了变脸布置在洋房之内的阵法~

恐怕洋房之内的阵法绝不仅仅只有禁锢地府衙门的阵法,恐怕还有幻阵,还有隐藏气息的灵阵。

因为当初我第一次看到那的时候,那明明是一套四合院的,怎么会变成洋房呢?

再有,如果地府衙门被禁锢在了那里的话,我也肯定能在察觉到那股特殊的阴煞之气之时,作出相应的判断。

虽然判断来判断去,我也绝不会料到我能深入地府就是了~

但最起码会多加些小心~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才能真正的静下心来,思考整个战斗也好,遇伏也罢的过程!

然后吸取其中的教训,变成自己本就不怎么充实的经验。

人的成长,也莫过于此了!

回去之后,怎么跟章平说呢~

想着,我又想到了’齐高明’,又想起了杨阙,又想起了秦夷。

更响起了第一次看到哭鬼和驱鬼之时的时候。

现在想想,自己那个时候也真是忒胆小见识也太小!

那里,又哪是什么地府~

分明就是那地方本就是古怪聚集的地方,只不过因为秦夷的暗算,我才误打误撞的冲进了那里。

在一想,要是以前的话,就算是我没什么道基也是能感觉到那里的不对来的,而当时,我却是突然之间跌了个跟头,然后眼前的各种东西就都变了~

恍然间,我想起杨阙说过,’齐高明’的存在,就是一个庞大阵势的阵基,而悬梁而挂的三口灵棺,就是这阵基之中的阵眼。

难道说这是真的?

要是真的的话,现在这阵眼都被秦夷给破了~那西安…

不过有章平在’齐高明’坐镇,我也并不需要担心什么,回去的时候还是把’齐高明‘在布置一番为好。

心中想着呢,烟已经燃到了尽头。

啪~

我又点燃了一根,深深的吸上一口之后,我欣赏起都江的夜景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三人吃过早饭之后,老老实实的回了房间~

凝儿看电视,我眯着眼睛休生养息,而秦霂则运功打坐,恢复内力。

不得不说,虽然因为我的原因,秦霂的道基狂退,都已经跌落到了三流高手的行内,但是毕竟她的底子在那摆着呢。

在地府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她也并没有懈怠,尤其是在地府的时候,由于并不知道我会不会去地府,也知道下一刻的危险何时降临,她更是勤加修炼,现在,她已经重新站在了二流高手的行列之内了。

虽然跟以前比起来还差一两个台阶,但再怎么说也算是二流了~

这个时候,凝儿突然向我爬了过来。

我睁开一只眼,说道:“怎么了?”

凝儿看了看秦霂,然后对我神神秘秘的笑声说道:“哥,我告诉你,在地府的时候秦霂姐可想你了。”

哎呦?

我翻身坐了起来,说道:“怎么个想法?”

凝儿天真无邪的眨了眨眼睛,说道:“我们聊天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就把话题引到你身上了,这,绝对是想你的表现。”

我皱了皱眉头,脑海之中莫名的浮现出那时候如同惊鸿一现般的秦霂身体…

但转瞬之间又想起历历在目的五彩之蛇~

呃…

我说道:“凝儿啊,当时的情况,秦霂姐姐想我也是当然的啦,难道你不想我?”

凝儿可爱的笑脸顿时红了一下,说道:“我当然也有想了。”

顿了顿,小丫头又振振有词的说道:“但我没有秦霂姐想你。”

这小丫头~

我嘿嘿一笑,说道:“你怎么知道你没有秦霂想我呢?难道,你跟我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没有秦霂对我的感情深?”

我话里有话的逗着她,哪知道平常天真无邪的小丫头,现在竟然变聪明了!

“呸,谁跟你感情深了~”

“……”

凝儿学坏了~

看来她跟秦霂在一块待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是有点长进的。

这个时候,凝儿又贴了上来,说道:“哥,回去之后你教我玄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