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九十三章:孑辰碎,令决出,陆家真魂终转生!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67 2016-12-01 16:57:45

  在我的感觉之中,碎的不是孑辰剑,而是我的心!

  没错,碎的,就是我的心!!!

  我的心,碎了!

  “杨六郎,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震碎了我的孑辰,为什么!为什么!!!”

  我站在战马的脖子上,对着杨六郎撕心裂肺的呼喊!

  杨六郎看着我,眼底深藏笑意~

  突然间,杨六郎说道:“不好,你,快点准备准备,那个杀星来了!”

  杨六郎说的话,我有听进耳朵里,但我却听不进心里!

  “杨六郎,我和你不共戴天,今日,我必杀你!”

  我双手还握着孑辰的剑柄~我珍重的将孑辰剑的剑柄放在了怀中,双目死死的盯着杨六郎!

  我的心撕裂一般的疼痛,在我的感觉之中,我的心碎的稀烂,连带着我的心脉,我的整个胸腔,都在隐隐作痛!

  啊!!!

  我要杀了你!!!

  我手中掐诀,暗暗结印!

  体内原本干枯的经脉,顿时生出了股股气流~

  只是还不等我凝聚完毕,杨六郎一枪扫了过来!

  砰!!!

  这一枪直接轰在了我的胸口上,以至于让我的身体直接被杨六郎轰飞了出去!

  咳咳咳~

  我咳嗽一声,再一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但我却又站了起来!

  双目死死的盯着杨六郎!

  看着我的样子,杨六郎急切的说道:“你静心凝神,仔细体会你自身的血脉,然后联系散在这四周的孑辰剑碎片~”

  我仍然在死死的盯着他!

  杨六郎似乎气急了,他第一次在战马上翻身而下,然后飞快的跑到了我的近前。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呢,他双手出手如电,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在我的身上胡乱的拍着!

  嗖~嗖、嗖嗖!!!

  咳咳咳!!

  我感觉在我的心**出了无数的丝线,这些丝线我看不见,可能也摸不着,但我就是能感觉得到,就好像我体内的经脉一样,我明明看不见,但却能感觉的到!

  杨六郎的声音再次传入了我的耳中!

  “闭气凝神,体会你的心脉所带回来的东西,然后按照你心中最为深处的想法,运转内力!”

  这个时候,我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好像在我胸**出去的无数的丝线,都在我不知不觉之间,连接到了某个东西,那是,孑辰剑的碎片!

  这是~

  莫名的,我的心中就是生出一种打坐运功的欲望!

  我遵从着内心的欲望,转而将意念,沉静了下来!

  我的内心告诉我,我要尊崇着这个欲望!

  杨六郎又说话了!

  “孑辰剑,没有碎!”

  啥?什么?

  我反应不过来了!

  再说了,杨六郎怎么知道孑辰剑没有碎的?

  还有,他怎么知道孑辰叫孑辰?

  我有跟他说过么?

  “不要太小看这把剑,还有,现在真的什么也不要想了,你要抓紧时间,那杀星已经快到冥城了!”

  杀星?什么情况?

  我来不及细想,我的欲望,已经让我沉定在了一种很深很深的定境之中!

  慢慢的,我感觉到我的体内又充满了活力,经脉之中渐渐的充斥了内力~

  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没运功呢!

  我这么想着,我顿时感觉到我胸**出去的丝线纷纷归来,连带着,我的心中也多出了什么东西~

  急如恤令,令恤如行,气走太傅,力沉丹田,后入沉井,再走阴阳!

  我的心头莫名的浮现出了这么一段话,紧接着,我体内的筋脉之中就生出了大量的雾气~

  而后它们就仿佛与有生命一般,在我的经脉之中飞快的游走起来!

  先是在五脏六腑各处转了一圈,然后从丹田沉淀了片刻,最后又冲入了任督二脉~

  浮气游龙,形同太斗,转阴走阳,逆阳转阴,决浮于气,云吞于内!

  雾气在我的体内仿佛活物一般,这走走那逛逛,就好像这是自己的家一样,最后,这些雾气分散在了我的体内经脉各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的形状!

  顿时,我感觉我的身体仿佛变成了引力的中心点,就仿佛黑洞一般,吞噬着外来空气之中的某种物质!

  阴照脉,阳照经,气合神,气合精,精合气,精合神,神合精,神合气!

  在之后,任脉督脉二脉之内的雾气融合外在的物质,当先运行了起来,连带了,奇经八脉,十二正经,及体内的所有经脉,全部融合为一,一股脑的冲向了丹田!

  当这些全部做完之后,我的脑海之中莫名的响起了一段诗句,仿佛见证着某种东西从无到有,在从无形到有形一样!

  三宝融一体,心脉走阴阳,运气如浮龙,聚力如有形!

  恍惚之间,我脑海之中电光一闪,猛然间,我想起了什么!

  急如恤令,令恤如行……浮气游龙,形同…太斗……

  我想起来了,这是在那破破烂烂的如律令决上的句子~

  这是~这难道是完整的~

  如!律!令!决!

  怎么可能?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孑辰碎裂成了剑柄,而孑辰的残片之中,却附有如律令决的修炼法门?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一百个想不通!

  就在这个时候,杨六郎语气急促的喝到:“陆天启,记住运功路线!”

  “还有,孑辰剑的剑柄,现在应该已经融入你的体内了,只要你勤加修炼,孑辰的锋芒,终有一天会再现人间的,好了,你快走!”

  话音落下之时,我突然感觉我的屁股被人狠狠踹了一脚,而后,我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卧槽,弄啥嘞!!!

  身体在空中飞着,我伸手入怀~

  卧槽,孑辰剑的剑柄呐?哪去啦?

  等等,杨六郎说什么,孑辰剑已经融入到了我的体内?

  这怎么回事?

  这尼玛还是不是我陆家的传家宝啊,我特么怎么一点都弄不懂是个什么情况啊!

  远远的,黄泉历历在目,我眼前一亮,只要我扎进黄泉,我就能回阳间了!

  孑辰碎了,如律令决莫名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这些肯定都是有关联的,再者,杨六郎似乎知道什么,但却又不好明说的样子~

  看来回去之后,要好好的查一查典籍了!

  在我头部没入黄泉的刹那,我突然看见有一抹猩红的光芒,远远的射向了杨六郎所在的地方!

  对了,他好像说过,什么杀星要来了……

  难道~杀星是……

  心中震惊,紧接着,我穷尽我的目力极限看向了那束红光,不过还不等我看清那红光的本质,我的视线就已经

  彻底的模糊了……

  不过我并没有听到,也并没有看到,在我身影完全沉入黄泉的时候,杨六郎说了一段话。

  “孑辰碎,令决出,道人真魂终转生!”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红芒人影也落了下来,冰冷的两个字眼也随之传入了杨六郎的耳中~

  “人呢!”

  看着红光渐渐散去,杨六郎的神情慢慢的变得肃穆起来!

  当红光彻底散去的瞬间,一股罡风,以红光之内的人为中心,’哗’的向着四周吹去!

  这股风刺骨的冷,挂的人骨头都疼!

  再看红光之内的人~

  此人身高至少一米八开外,生的人高马大的,但偏偏他的身形,却很瘦很瘦!

  此人身穿血红铠甲,铠甲之上有漆黑的丝线,勾勒出了一幅幅的战场图画!

  看上去,仿佛此人一生,都在戎马生涯,从最初的小兵,到最后的绝世大将,从微末,到巅峰!

  似乎此人的铠甲,记录了此人的一生!

  此人的头上,戴着九极冲天冠,两根长长的翎羽高高竖起,似乎要刺破天际!

  再看此人的脸上,那真的就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庞,棱角分明宛如刀削斧刻,眉分八彩,仿佛被人按照最完美的尺寸画上去的一样!一双星目,犹如璀璨明星,散发出让人心绪不宁的凶光,高挺的鼻梁之下,嘴唇轻启~

  突出了似乎能结成冰渣般的冰冷话语!

  “他,人呢!”

  言语之中,他的身上自然而然的迸发出了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身上更是散发出一股冻绝万物的杀气!

  纵观此人,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霸道!!!

  要是了解他的人,会在加上五个字,霸道的杀神白起!!!

  杀神白起,战国时代第一名将,后因为始皇忌惮,赐死而亡!

  纵观白起一生,战绩辉煌,功绩卓著,开拓秦国国土,一统七国,其一生,大仗小仗不计其数,屠杀尽千万人!!!

  但也正是因为他,让战国时代的华夏,完成了大一统,因此而少死的人,又岂止尽千万?

  看着对面的白起,杨六郎苦笑出声,说道:“都说猫闻到鱼腥味会抓狂,这句话用在你身上,真没错!”

  白起秀丽的眉头一皱,伸手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对他,杨六郎是头疼不已!

  他说道:“你就饶了我吧,那人被我放走了!”

  白起的眉头皱的更深,原本放在剑柄上的手变成了抓住剑柄!

  杨六郎急了,说道:“哎哎哎,我告诉你,再怎么样那人也对地府有恩,他的后人被人陷害身入地府,我还能不放他?”

  咯咯~

  白起缓缓抽动着腰间的长剑。

  “我日你仙人姥姥,孑辰剑碎了,如律令决也继承了,可以肯定,他的魂魄就是当年的陆姓道人的真魂转生!”

  白起还在抽动着腰间长剑!

  杨六郎更急了,摆手说道:“大不了等个百十来年他就能真正的觉醒真魂,从而可以自由的出入地府,你在等段时间不就行了么,对我们来说,百多年的时间不过弹指一瞬而已,你至于么!!!”

  眼看着白气还在慢悠悠的抽着他腰间的杀神剑,杨六郎急不可耐的说道:“哎哎哎,不带你这样的啊,当年那个谁可是封了石猴,让六道重归地府的人,他真魂转生的……”

  不等他说完,白起已然冷声打断了杨六郎的话。

  “剑已出鞘,今日,就拿你来祭剑吧!”

  “白起,你大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