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九十二章:孑辰碎,不,是心碎!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35 2016-12-01 10:24:12

  叮!!!

何为针尖?何为麦芒?

就是当物质凝聚为点,当锋芒无物不穿的时候,就是针尖,就是麦芒!

就好比现在,我跟杨六郎的这一击对轰,就绝对的是针尖对麦芒的一击!

我对杨六郎,孑辰剑对丈二长枪!

这一瞬间,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是静止的!

一点晶亮至极的光芒,在剑尖和枪尖接触的位置亮起!

这晶光宛若最璀璨的明星,光芒所过之处,风声呼啸,大地开裂,就连周围的虚空,都闪现出了丝丝电光!

叮!!!

又一声脆响,我跟杨六郎不约而同的受撞击里后退,化解这股重装!!

我的脚在地上哧哧的磨出了两道十几米长的鸿沟,而杨六郎及战马,则踉踉跄跄的后腿了三四步有余!

下一瞬,我迈开了步子,又冲了上去!

杨六郎不甘示弱,长枪一甩, 战马咴咴嘶鸣间,策马奔腾!

眼看着,杨六郎的身影在我的瞳孔之中不断的放大,放大,我爆喝一声,双手握剑,跳了起来斜着砍了过去!

杨六郎长枪横起,对着我抽来!

铛啷啷!!!

轰!!!

孑辰剑砍在了丈二长枪抽来的枪身上,仅仅只是瞬间的接触,我的身体就被轰了出去!

在地上,我又推出了足足七八步,才勉强卸去了这股冲击力!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呢,杨六郎再次提枪而来!

滋滋滋~

低头一看,我握剑的双手虎口指甲,早就裂开了,献血哗哗的流到了孑辰剑上!

而孑辰剑也仿佛正在吸食着我的血液,以至于发出了滋滋的声音,而且现在的孑辰剑,并不一样了,在他的剑身上,竟然在冒白气!

虽然这一刻我很好奇孑辰究竟是怎么了,但转瞬即至的杨六郎却并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

刷!!!

眼看着泛发着黝亮银光的枪剑就要刺到我身上了,我就感觉我心跳都停止了,浑身直冒寒气!

锵锵锵!!!

关键时刻,孑辰剑瞬间而来!

铛啷啷!!!

轰~

我的身体再一次飞出!

我人还在空中,我就看到杨六郎仗枪冲了过来!

我能尼玛!

哐!我把孑辰剑插在了地上,化解了冲击力的同时,我不管不够的内力喷涌而出,尽数汇聚到了四肢的十二正经之内!

转瞬之间,我身上的纯质阳炎消失不见,我将内力,尽数转化成了力量!

你不是不给我喘息的时间吗?那我就用力量,彻底的征服你!

轰!

我单脚在地上狠狠一踏,身躯飞出,对着冲来的杨六郎一剑刺去!

铛!

噗!

内力尽皆凝聚在十二正经,我的力量确实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已经足以与杨六郎较一下板了!

但是,我的五脏六腑,因为没有内力的保护,经这一震之力,同时震荡起来!

也就有了我一口鲜血喷口而出!

但我也没让血白流,我尽数喷在了孑辰剑上!

刷刷刷!!!

我跟杨六郎的身体同时一闪而过,下一瞬,又对冲而来!!

铛!噗!

第二次对轰!第二口鲜血!

铛!!!

尽管我死死的咬着牙,但鲜血还是在我嘴中的缝隙之中流淌而下!

铛铛铛!!!

六次对垒下来!我好想流眼泪了…或者流的不是眼泪,而是血!

铛!!!

第七次对垒下来,我的耳朵听不见声音了,感觉中,我的耳朵之内有鲜血如蛇一般,流淌而下~

铛!!!

刷刷刷~

我跟杨六郎身体再次一错而过~

咳咳咳……呵呵,这一次,都不是吐血了,而是咳血了,好多好多的血块,内脏的碎块,被我一股脑的在最里面咳了出来!

左右看看,目光所及,看不见黄泉,低头再看,大地之上方圆三百米,没有一块完整的地面!

这是打到哪了?

…能造成这样的战果,我也可以骄傲了吧…

咴咴!!

回头看看,杨六郎一脸倨傲的看着我,战马的眼神之中,也充满了不屑!

挑衅!!!

我转过了身,颤抖的,血肉模糊的手,死死的握住了孑辰剑!

“来啊,来啊!!!”

我怒吼着,身体前倾,耗尽最后的内力,全部融入了这一击之中!

刷!!!

锵锵锵!!!

孑辰剑也发出了铿锵有力的剑吟!

杨六郎目光闪烁,我突然看到,从始至终都一手握枪的杨六郎,另一只手,握上了长枪!

两只手~到现在才用全力?

小看谁呢!!!

“啊!!”

就连经脉之中所生无几的内力,都被我炸干,对着杨六郎,恶狠狠的砍了过去!

铛啷啷!!!

哐~

一声细微至极的生意,不是响在我的耳中,而是响在了我的心头!

好疼,好疼!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感觉心好疼好疼!

哗……

到底是什么声音?为什么我听到之后会觉得疼?

砰!!!

啊,我知道了~那是,孑辰碎裂的声音!

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我的眼前看见了孑辰剑的剑身全部岁开而蹦散出来的…碎屑!

孑辰剑,断了!!!

不!

这么说不恰当,应该说,孑辰剑,碎了!!!

碎的很恰当,很彻底,碎的光剩下了我手中握着的剑柄!!!

这是幻觉,是了,这肯定是幻觉!

哈哈哈,这绝对是幻觉!!!

我内心之中狂笑着!

失去了孑辰剑,我的身体直愣愣的前扑了出去!

撞进了杨六郎的怀中!

孑辰剑…碎了?

我不信!!!

莫名的,我感觉心头插了把剑,疼的撕心裂肺!

我感觉我的脸上很湿润~

无意识之中,我胳膊抬起一擦,有血,有水~

汗?还是下雨了~

天空蔚蓝,入目所见,一块云彩都没有!

这是…泪!

杨六郎的脸,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双手死死的抓着孑辰剑的剑柄,小声问道:“孑辰,碎了?”

杨六郎面孔之上爬起了微笑,说道:“你的剑,碎了!”

我的剑,碎了?呵呵,孑辰又怎么会碎呢?

孑辰怎么会碎呢?

“孑辰……”

我怒吼出声!怒目圆瞪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杨六郎!

“你,还我孑辰,还我孑辰!”

碎的是孑辰么?孑辰碎了,为什么就跟我心碎了一样?

我为什么这么疼,我为什么会这么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