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九十一章:此役,冥城泉边战六郎!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21 2016-11-30 15:03:05

  随着我一掌拍在了孑辰剑的剑柄上,我身上的纯质阳炎也一股脑的顺着孑辰剑的剑身烧上了杨六郎的丈二长枪的枪身上!

随着燃烧,纯质阳炎的蔓延速度更是大增,颇有一股不烧到杨六郎身上誓不罢休的趋势!

眼看着,杨六郎的面色一变!

我暗笑一声,休想退!

念头转动之间,我里另一只手掌掐出印决,顿时,我身上的纯质阳炎纷纷得到了某种号令!

在我的掌心之上凝聚成了一个火球!

纯质阳炎,是靠着阳气,内火,内力,燃烧起来了的,而我能控制内力,那没道理不能控制纯质阳炎!

呼呼!!!

火球脱离了我的手掌,我对着杨六郎一指!

由纯质阳炎凝聚而成的火球刷的朝着杨六郎飞去!

杨六郎面色一变,空出来的手掌黑气呼呼的喷出,呼的迎向了火球!

哗!!!

火球就仿佛碰到了跟它相克的动议一样,嘶嘶的燃烧着杨六郎手掌上喷出来的黑气!

这是~煞气?不对,没这么简单!

锵锵锵!!!

孑辰剑的剑鸣响起,我面色一变,我感觉到了孑辰剑的虚弱!

我急忙由拍变成了抓,狠狠的往前一顶之后,抽身便退!

就在这时,战马嘶鸣一声,眼中的蓝色鬼火刹那间射出了两道蓝光!

远远的看着,我就能感觉到这蓝光之中富含着惊人的腐蚀里!

呼,纯质阳炎烧上了孑辰剑的剑身,叮, 叮!!

甩出两剑之后,蓝光飞向了远处,射在地面上之后地面上顿时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蓝火~

斜眼看了看,我脚下点地,又退出了三四米远!

杨六郎看着我的眼神战意更盛,只听他高呼道:“哈哈哈,痛快,痛快,在来!!”

不要命的玩意儿!!!

你特么不死之身,可以不要命,我不行啊!

眼看着杨六郎一枪刺来,我来不及多想,向旁边一扑, 算是勉强躲开了这一击!

但紧接着,我便又陷入了窘境!

却见战马前蹄转向,后蹄抬起,对着我恶狠狠的踩了过来!

我ri你奶奶啊!

我急忙一个驴打滚,跪了出去!

咚!!!

这一蹄子,踩的那叫一个结实,地面直接被它踩出了一个大坑!

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不给战马掉头的机会,双腿在地上一蹬,四面上顿时塌陷了下去,但我的身体也飞射了出去!

看着战马的屁股,我扬起孑辰剑,直愣愣的刺了过去!

铛啷啷!!!

关键时刻,杨六郎虽然背对着我,但却仿佛能看见我的一举一动一样,在我刺中战马屁股之前,他一枪甩来,让孑辰剑擦着战马的屁股而过!

不过~

我眼底深藏笑意,卯足了劲,肩膀狠狠的撞在了马屁股上!

叱!!!

战马挨了我这一撞,显然很出乎它的预料,被我这么一撞,直接撞的踉踉跄跄的冲了出去!

坐在马背上的杨六郎也是一阵摇晃,差点没掉下来!

不过虽然战果不菲,但我自己也吃力不小。

毕竟战马的体积摆在那,加上杨六郎,加上那身马盔甲,再加上砍上去绝对不轻的丈二长枪,战马的总重量,绝对有有尽两吨多重,(一匹马的重量为1。2吨)我这一肩膀撞下去,都把两吨多重的战马撞的踉踉跄跄起来,我自己又岂会好受?

不过再怎么不好受,能让战马跟杨六郎同时吃亏,也值得了!

心中的得意,全部浮现在我的脸上,既是对杨六郎的嘲笑,也是对战马的挑衅!

战马什么时候受过这等羞辱,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它看我的眼神完全变了!

孑辰剑:“你把它惹恼了!”

我表面上不动声色,嘴上说道:“麻烦大了!”

嗒~嗒~

战马转了个身,一只前蹄有节奏的摩擦着地面~

我机灵灵的打了个冷颤,我去,看得出来,它确实恼了!

呼呼呼!!!

我身上的纯质阳炎火光大方,左手印决掐下,三个火球顿时出现在我的掌心之上!

嗒嗒嗒嗒嗒!!!

它冲过来了……好快!

铛啷啷!!!

在我的感觉之中,我是仓促之间把孑辰剑挡在了身前,紧接着,一股让我窒息,不可反抗的强大撞击力传到了我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上!

什么叫骨头都要散架了,我现在就是这个感觉!

全身的骨头,没一根不疼的!

我的身体刷的就斜飞了出去,飞出去的同时我暗暗咬牙,左手一甩,三个火球噗噗噗的飞的出去!

一颗打在了战马的头上,一个打在了杨六郎的头上,还有一个打偏了~

这一回,杨六郎干脆也不管纯质阳炎了,把他的长枪当成了茅用,直接向我在空中的身子投了过来!

我顿时浑身寒毛扎起,情不自禁的把孑辰剑挡在了腹部,而后腰眼用力,微微一转~

滋滋滋!!!

我肚子上冒起了一连串的火星,丈二长枪的枪尖直接就在孑辰剑的剑刃上磨了过去~

这也幸亏是我微微转了一点,要是不转这一点的话,我的肚子就得被杨六郎投出来的丈二长枪射穿肚子!

不过躲过了这一击,我也没力气转身翻身什么的了,直接胸朝下,跟地面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疼,疼!!

真的好疼!

被两吨多重的战马在奔跑的过程之中撞一下,就特呢跟让飞奔着的车撞一下似的!

我都感觉我全身的骨头都不是我自己的,最起码好几根骨头都裂开了!

嗒嗒嗒~

卧槽,还来!

斜眼一看,我顿时感觉眼前发黑!

战马狂奔着,冲着我跑过来的同时,双眼之内的鬼火兴奋的跳动着,单单是看到那鬼火,我都能感觉到,它绝对不怀好意!

顾不得浑身的疼痛,我在地上直接滚了好几圈,身上的纯质阳炎呼呼呼的烧到了地上,在地上形成了好大一片的火海,把我自己护在了中间!

这个时候,我的短板就出现了~

我毕竟不是从小修炼的,我可以说是半吊子的道士。

我修炼的时日本来就短,虽然走了超级狗屎运,让我拥有了一流高手的实力,但我却不会什么法术!

就会花几张符箓,会个纯质阳炎!

虽然纯质阳炎很厉害,但它消耗的也大呀,打到现在,我光用纯质阳炎了,虽然从共也没打多少会合吧,但我已经受伤颇重,内力的损耗也不小!

现在为了自保,我也只能把纯质阳炎当成不要内力的法术来施展了!

不过也幸亏我体内十二正经及奇经八脉尽开,恢复的速度也快,不然我没准现在就已经坚持不住了!

眼看着,战马离我越来越近,我急忙加大了纯质阳炎的涉及范围,同时,准备着战马一跑进来,我就烧它!

眼看着,战马就要冲进纯质阳炎的攻击范围了,我急忙控制着浑身欲裂的身体盘膝坐好,双手按在了地上,内力吞吐,做好了十二万分的准备!

咴咴咴!!!

卧槽,搞啥嘞!!!

它,它,它特么竟然跳起来了!!!

而且,跳得那么高,那么远!!!

不好!!

战马身在空中,双目鬼火跳动,盯着我biubiu就是两道蓝光射出!

这玩意儿的威力我可是历历在目,绝不能让这玩意射中!

我狼狈的偏了偏身子,同时控制着纯质阳炎向着战马落地的地方包围了过去!

嗒嗒嗒~

尽管纯质阳炎已经包裹了过去,但作用却并不大,毕竟纯质阳炎铺在地上,也就薄薄的一层,让战马的马蹄子一踏,所剩无几,自然也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另一边,战马落地之后,在我惊讶的目光之中,它竟然还往前冲着。

它要干嘛?

突然间,我看到了插在地上没入地面最少一半有余的丈二长枪!

他去拿枪了!

我伸手入怀,刷刷,四张冰符被我夹在了手中,右手抓起孑辰剑,地面上的纯质阳炎重新烧上了我的身体。

嗒嗒嗒~

眼看着,杨六郎连马都没下,只在长枪旁边一走一过之间就把长枪重新抓在了手中,我双目微眯,主动权不能总是掌握在你们的手中!

我身体前倾,双腿完全蹲了下来,看着杨六郎跟战马走过来的同时,我的身体轰的飞了出去!

锵!!!

孑辰剑似乎也感受到了我此刻内心的不服,响起了清脆的剑鸣!

咴~

刷~

战马吐气,杨六郎斜甩丈二长枪!

左手一甩,手中印决一掐,“箭!”

刷刷刷刷!!!

四张冰符全部变成了胳膊长短的泛着蓝色幽光的冰箭!

杨六郎面色不变,手中长枪一挽,四朵枪花被他打出!

啪啪啪啪~

四根冰箭受到枪花的攻击啪啪的全部裂成了碎冰!

但我,也到了!

手中孑辰剑衡在胸前,左手食指中指的指肚擦在剑刃上,蓦然间,一抹!

刷,孑辰剑顷刻之间白光大亮,剑刃上传出锋锐的白色剑气!

杨六郎双目圆瞪,战马前蹄抬起,我则踢腿在地上一点,我的身体顿时飞起了五六米高!

看着杨六郎提枪上扬, 我口中瀑喝道:“看招!”

刷,我的身体轰的下沉,孑辰朝下,直直的向着杨六郎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