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八十九章:黄泉之秘!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49 2016-11-29 11:19:46

  杨六郎一路在前方走着,而我及凝儿秦霂三人则在后面跟着。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不一会,就走到了当日的城门洞入口处。

一来到这里,我顿时心中一动,难道说,杨六郎要在这里处死我们?然后再让我们直接在黄泉之中轮回?

一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乖乖……

出了城门洞,看着外面人山人海的人,杨六郎喝道:“十六幽差听令!”

“属下在!”

十六幽差齐齐跨出了一步,纷纷抱拳喝道。

啧啧,还别说,真有点样子,也让我一下子宛若置身古代一般!

杨六郎又说道:“封城!任何人不准去黄泉对岸!”

“是!”

下一刻,十六幽差纷纷保持着抱拳领命的姿势,沉入了地面!

看了看杨六郎,说实在的,我都被杨六郎给搞蒙了。

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

随着外面排队盘查的人一股脑一股脑的入城,还在城外的,就只剩下我们了,就连传下命令的十六幽差也没再回来。

又等了一会,杨六郎回头看了看我,而后说道:“你们跟我来吧。”

说着,杨六郎驱马走上了黄泉的泉面。

说来也怪,这战马的马蹄踏在黄泉的泉水上面竟然不会下沉,反而还像一片树叶落在水面上一样,泛起了一圈一圈的波纹~

惊奇的看着这一幕,我暗暗运气轻身,踩上了黄泉的泉面。

另一方面,秦霂和凝儿也跟着我的脚步走了上来。

边走,我惊奇的发现,跟在杨六郎的身后,我们的身体竟然不会下沉!

不,或许用杨六郎来形容的话并不是很贴切,准确的说,应该是走在战马的身后,我们不会下沉!

黄泉究竟究竟有多宽,我并不知道,反正一眼望不到头,视线所及,全是碧波荡漾的泉水~

不时,泉水上还浮现出条条的渡魂舟,载着魂归地府的人去往远方的冥城。

跟在杨六郎的战马在黄泉上走着,我突然感觉到,其实我们在走的同时,脚下的黄泉泉水也在推动着我们!

使我们的速度更快~

很快,我们走到了黄泉的中游,杨六郎停了下来,拍了拍战马的大头之后,我顿时听见了两声’噗通’如同巨大的石头砸入了睡眠的声音!

噗通,噗通!!!

我急忙回头一看,身后哪还有凝儿跟秦霂的影子!

再往下看,顿时,碧波如洗的泉水之下,年凝儿和秦霂张牙舞抓的样子顿时映入了我的眼帘!

看了看杨六郎,我很想把他那张臭脸捏碎,但是挣扎着的两女我却不能不管!

我来不及多想,纵身就想跳下去!

duang!!!

晕,我这一跳,黄泉就宛若最坚硬的墙壁似的,我一头撞在了上面,不晕才怪了~

回头看着杨六郎,我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着究竟又事为什么呢?

我并没有怪杨六郎的意思,因为杨六郎此举让我异常的纳闷~

黄泉的泉水跟世间任何的泉水都不一样,人掉下去不但不会下沉,反而还会浮上来!

这一点,杨六郎不可能不知道!

但让我奇怪的也正是这一点,既然知道,杨六郎为什么还要让凝儿秦霂掉下去呢?

刚才突遭变故,我一时间也没细想,这一撞到脑袋,当让我想起来了,黄泉淹不死人!

杨六郎老神在在的说道:“她们死不了,你想解惑,就跟我走吧~”

我沉默不语,继续跟着杨六郎向着对面走去。

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走着过了一眼望不到对岸的黄泉~

到了这一边,杨六郎勒停了战马,转过了身。

再一次直面杨六郎,我顿时感觉压力突升!

杨六郎想我们身后的黄泉努了努嘴,说道:“看见了吧?”

我一愣,下意识的问道:“看见什么?”

边说着,我边回头看,又说道:“除了黄泉,我也买看见什么啊~”

杨六郎微微一笑,说道:“我让你看的,就是黄泉!”

我一愣~问道:“怎么讲?”

杨六郎驱马走到了黄泉的边上,沉思片刻,而后说道:“有些人知道,人死之后,灵魂会自主的飞往距离最近的一处冥府官衙,而在官衙之内,有地府判官会根据其生前所为作出是让其转世投胎又或者直接去往十八层地狱的决定!”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清楚这一点,不过~他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杨六郎继续说道:“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与其说人间的地府官衙是官衙,倒不如说是黄泉之上的船舟!”

我一愣~

黄泉之上的船舟?看了看还在江面上漂泊着的渡魂舟,我迷茫了,到底什么意思?

似乎知道我在疑惑着,杨六郎解释道:“其实,人间的地府官衙,并不是一直在一个地方的,人间的地府官衙不知道有多少个,和谐个地府官衙就好像大海上的船只,随波逐流,不会再任何地方停留,更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原来如此,这么比喻的话,的确如船舟一样。

杨六郎又说道:“其实整个人间,都是黄泉!”

如果我手中有一面镜子的话,我肯定会照一照~

看看我的脸上是不是充满了问号,杨六郎的话,说的太奇怪了,也太匪夷所思了,甚至听的我都不知道杨六郎到底在说什么!

叹口气,我说道:“你,能不能说的再明白点~”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自己是个智商一百八的人,虽然确实是胡扯,但通过我对自己的自知之明来看,我也不是笨人啊!

但现在跟杨六郎这么一待,我顿时就觉得我的智商有点不够用了!

杨六郎倒是很有耐心,他继续给我解释道:“这么跟你说吧。”

我顿时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杨六郎说道:“其实世间的人们,都是生活在黄泉的泉水上的。”

我急忙道:“打住打住,原谅我智商不够,我实在不能理解你的话啊!”

杨六郎叹了口气,说道:“你先闭嘴,让我说完你再说话。”

呃~

杨六郎继续道:“黄泉,只是一个所谓的称谓而已,没有人说过黄泉一定就非要是水。”

嗯,这倒是~

心中想着,我认真的看着杨六郎,等着杨六郎继续说下去。

他似乎正在组织语言,过了好一会,杨六郎才说道:“凡间人们的阳身,就好比是船只,这身体保证着人么不会沉入黄泉之中~”

“当人死了的时候,人们的灵魂就会受到黄泉的牵引,魂归地府,虽然中间会有人间地府衙役的干扰,但这种干扰又是必须的。”

“而入了黄泉,魂魄就会不断的下沉,下沉,直到仔地府的黄泉之中露出头来!”

我皱眉沉思着,不断的回想着种种事情。

突然,我想到了鬼怪的存在,我说道:“既然这样,那鬼怪,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杨六郎凑了凑肩,说道:“凡事总有例外,不是么?”

谁说不是了,我之所以出现在地府,不也是意外么。

我点了点头,既然是意外,那原因就太多了,我并不准备在鬼怪的问题上问下去。

我又问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我的身体在掉下黄泉的时候不是往上飘,而是往下沉呢?”

这太奇怪了,别人的魂魄都是往上飘,而我是往下沉!

杨六郎笑笑,说道:“区别就在于,你的肉身!”

我一愣,指了指我自己,说道:“肉身?”

杨六郎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说白了,对活着的人来说,地府的黄泉泉面,就是黄泉泉底!”

嘭!!!

听完这最后一句话,我突然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我振奋的说道:“这么说来了的话,只要我跳下黄泉,我就会沉入到人间了?”

杨六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原来如此,想不到一直以来寻找的回归人间的办法,一直就近在眼前,原来如此啊!

想了想在黄泉中央掉下去的凝儿和秦霂,我顿时惊骇的看向了杨六郎!

“你把她们放了?”

杨六郎无所谓的凑了凑肩~

啧啧~

我若有所思的问道:“你在地府的权利这么大?”

杨六郎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按理来说,凡人来到地府的话,只有兵解入轮回着一条路可走!”

我又皱起了眉头。

杨六郎又笑了,笑的别有深意,笑的高深莫测,让我一点也猜不出这笑容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杨六郎说道:“这么说吧,正因为误入地府的人是你,正因为误入地府的两个女人是你的女人,所以才能免去一切罪责!”

啥?

我?

我一愣,我说道:“我的面子这么大?”

杨六郎呵呵一笑,说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为什么的。”

这话说的,让我懵懵的。

皱着眉头,看着嬉笑不已的杨六郎,我说道:“我最烦的就是我打不过的人跟我打哑谜了!”

杨六郎笑的更畅快了,说道:“你该庆幸~”

我更懵了,问道:“庆幸什么?”

合着我误入地府,差点被十六幽差打死,还差点没有生还的希望了我还应该高兴?

这什么狗屁道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