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八十八章:冥城遇将杨六郎!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6135 2016-11-28 16:36:20

  来地府,已经一个月有余了,自那日跟十六幽差决战之后,又是五天过去了!

人间的亲朋好友们对我们肯定是异常的担心的,尤其是凝儿的父母亲……

这五天来,我一直静坐当日决战的建筑上。

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让我见到那让我魂牵梦绕的两女!

然而,期待过后,总是失望!

这个时候,我就在想,究竟有什么地方是不对的吗?

我作出的暗示还不够明显吗?

秦霂跟凝儿不至于这么笨吧!

往往这么想完之后,我都很无奈,没准两女还真儿就是这么笨呢?

一连五日下来,两女的消息丝毫没有!

我又在想,她们是不是根本就没来冥城呢?

难道去了别的城池?

这样的想法往往刚刚出现,即被我斩灭在心中了。

我不敢这么想,也不想这么想!

而且通过刘光世的话,我知道,凝儿跟秦霂,就在冥城之中!

我们进入地府的入口是一样的,没道理她们去了别的地方,而我就偏偏落在了冥城的附近!

再说了,在最初跟刘光世见面的时候,刘光世就已经说过了,在我之前,还有两个女以活人之身的来到了地府!

我继续在建筑上面坐着,心底的思念越来越浓!

人在关键时候的时刻,往往脑子里的思路会越来越乱,而且还会瞎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虽然我尽量的控制着自己不去多想,但往往一愣神的功夫,我就已经想歪了!

秦霂,凝儿,你们到底哪去了?

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对了,我身上打着隐身符箓,她们会不会也用隐身符箓了?

这样的话她们就算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走过去,那也是我看不见她们,她们也看不见我啊!

心中这么想着,我果断的扯掉了身上的隐身符!

然后继续在房顶上枯坐着。

我也不知道她们在哪?我已经用我的办法给她们暗示了,她们也应该能找过来的~

难道说,我还要跟冥城的十六幽差打一架?

这恐怕并不妥~再一再二,不好再三再四!

我跟十六幽差已经教授过两次了,第三次在交手的话,恐怕他们的老大就该看不下去了!

不过……

不过他们过来之后不打架,我就问几个问题的话,应该没什么事吧~

心中想着,我扯掉了身上的死气衣!

刹那间,我身上的生机顷刻间充斥了这片天空。

察觉到生气的存在,我周围的酒楼,茶馆,纷纷房门大开,好多人一股脑的涌了出来!

“看看看,又是那家伙!”

“卧槽,他这么又来了,还这么光明正大的声张!”

“这一次,不会又有热闹看了吧!”

对周边议论我的人,我不予理会,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地面上,我相信,十六幽差一会就到。

心中想着,果然,不过片刻的功夫,我所在脚下的地面好大一片范围,顿时跌宕起伏起来!

十六幽差的身影一股脑的全丛地上钻了出来。

这次看他们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万分啊。

一人对我怒目而视,有人对我和颜悦色,还有人双手抱膀,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着我!

王翦还是那么的大嗓门!

“姓陆的,我告诉你啊,你别欺人太甚,在欺负我们我们一块把将军请出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看了看王翦,我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撇了撇嘴!

王翦顿时大怒,瞪眼说道:“哎,你撇嘴是什么意思啊!”

我横了王翦一眼,而后看向了刘光世和神箭手。

在十六幽差之中,这两人应该就是头头了。

我抱拳说道:“刘将军。”

刘光世一愣,抱拳道:“陆先生~”

打过招呼,我说道:“这次叫各位将军过来,我也不是非要打架,实在是有些问题,挺想问问将军们的!”

刘光世左右看了看,说道:“哦?问什么?”

我嘻嘻一笑,说道:“我能不能不兵解入轮回啊!”

我刚一说完话,面前的十六幽差顿时纷纷脸色一沉。

神箭手说道:“且不说这事情我们做不做得了主,单单是阁下的这个问题,就问的多余!”

啧啧,确实有点多余~

来地府了,不轮回干嘛!

我解释道:“我一来的时候就跟王将军,刘将军还有常将军说过,我是被人陷害,才身陷地府的,不然我没事来这干嘛?旅游吗?”

十六幽差面面相觑,常遇春撇嘴说道:“虽然这话你确实是说了,可我们当初也告诉过你,入了地府,除了兵解轮回之外,别无选择!”

我无语的看着常遇春,说道:“常将军,我都说了,这是个意外,意外,意外你懂不?”

常遇春一愣,骂道:“我干嘛不懂!”

我点点头,而后说道:“诸位将军,我是因为意外,才身陷地府的,不知道各位将军能不能给我酌情处理,再有就是,这意外的事情吗,也要有意外的对策嘛~”

十六人齐齐皱了皱眉头!

神箭手说道:“意外不意外的显不论,你这次找我们过来,不应该就是跟我们辩论这个问题吧!”

我双眼一亮,打了个响指,赞叹道:“聪明!”

神箭手脸色立马就阴沉了下来。

我笑笑,然后切入了正题。

我说道:“其实我是想问问诸位,在我之前来地府的两个女子,现在身在何处?”

话音落下,我敏锐的察觉到有两人的脸色明显变得不好看起来!

看着两人,我问道:“两位知道?”

两人相互看看,其中一人说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当日奉命捉拿他们的,就是我二人!”

我眼睛一亮,心中一喜,问道:“抓到了吗?”

两人一副看白痴的眼光看着我,让我意识到,我这个问题确实没怎么过脑子!

我讪讪笑了笑,又问道:“结果呢?”

两人之中的另一人说道:“结果因为一时大意,被一个女人下了毒,让我们好几天不能动弹,然后我们就睁着眼看到她们逃跑了~”

下了毒,那应该就是秦霂没错了!

我又问道:“那后来呢!”

两人又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我心里顿时感觉一阵窝火,卧槽,几个意思啊!

刘光世这个时候蹦出来了,说道:“结果,结果就是她们混进了冥城,我们想找也找不到!”

呃~

想了想,我又说道:“那她们就没跟我一样,没事漏漏脸?”

神箭手翻了翻白眼,说道:“你以为是个人就跟你似的这么变态啊!”

“他们进城之后躲着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来露脸呢?”

嗯?

坏了,这是一个我始料未及的问题!

她们要是真的一直在一个地方躲着没出来……那我这一番作为不白瞎了吗!

这个时候,刘光世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陆先生一直在打探那二女的消息,这么看来的话,这两名女子,定然对陆先生很重要喽。”

哼哼,老狐狸!

我嘿嘿一笑,说道:“你猜!”

其实根本就不用猜,从我一直在打探两女的消息来看,是个人就知道我肯定很在乎她们。

刘光世一笑,若有所思的说道:“陆先生上次明明没必要跟我们一战,但最终陆先生却自投罗网了!”

“原本我以为陆先生是来检验检验自己的实力,顺便以报昔日仇恨……但现在看来,陆先生此举,别有深意啊!”

我不得不感慨,老狐狸啊,真真的老狐狸啊!

单单从我几句话里面就能推算出我一系列行为的目的。

我点点头,说道:“刘将军分析的不错,我的目的,就是把她们引出来!”

刘光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可现在看来,陆先生的这个办法,并不可行!”

我冷笑一声,说道:“行的话我早找机会开溜了,又在把你们找来干嘛!”

刘光世笑笑,说道:“也是。”

看着他的笑,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扁他的冲动。

“刘将军笑的很开心吗。”

神箭手撇撇嘴,说道:“连日来我等在你手上吃进了亏,你还不准我们笑笑你了?”

我摆摆手,说道:“可以可以。”

紧接着,我深吸口气,大声喊道:“秦霂~”

“凝儿~”

“我在这里!”

声音远远传开,在天空之中响彻云霄,使回音阵阵!

十六幽差纷纷斜眼瞪着我。

我嘻嘻一笑,说道:“为了招人眼目,我就只能让诸位将军在这多陪陪我了!”

话音落下,十六幽差面色纷纷变化,有人觉得无所谓,有人觉得这是威胁,有人觉得这样很没面子。

但不管怎么觉得,他们都没有动!

打又打不过,还能怎么样~

闲来无事,我顿时一个一个的问起了名字~

十分钟之后~

我啧啧称奇的打量着这一个个的将军!

啧啧,生前可都是各个朝代的名将啊!

想不到我竟然有一天能跟这么多的名将交手,而且还把他们打败了!

一时间,我心中豪情万丈!

这个时候,神箭手,也就是战国时期的飞卫,对我说道:“陆先生,说起来,我感觉你变了!”

我一愣,问道:“我怎么变了?”

飞卫若有所思的说道:“虽然我们就见过两面,算上这一次,也才三面而已,但是我却感觉陆先生前后两次的变化很大~”

我一愣,说道:“何以见得?”

飞卫说道:“虽然可能陆先生不会再回到人间了,但是,身为人,还是不要自大的好!”

想了想,我说道:“飞卫先生是怎么看出来的?”

飞卫说道:“第一次伏击陆先生的时候,陆先生虽不说是个谦谦公子吧,但为人谦虚谨慎,不自大,不狂妄!”

“而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陆先生就太狂妄太自大了!”

“虽然自信一点是好事,可是自负,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我若有所思,其实我并没有感觉到,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我做戏的样子要多过本心。

不过飞卫说的也不错,自信是好事,自负,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我郑重点了点头,说道:“老先生教育的是~”

飞卫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天启哥哥!!!”

哇,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动听的声音,多么让我魂牵梦绕的声音啊!

嗯?难道是我出现幻听了?

左右张望片刻,我顿时双眼猛地一亮!

在我右边的街道上,两个身穿大长袍的女子飞快的向我飞奔了过来。

远远的,我死死的盯着两女的面容!

没错,是秦霂跟凝儿,是她们,是她们!!!

我急忙向着两女跑去。

两女看到我,不约而同的纷纷双目泛起泪花~

尤其凝儿,早就满面梨花的对着我扑了过来!

噗!!!

这一扑,顿时就是一个满怀的拥抱!

“哇哇哇!”

“天启,天启哥,天启哥哥!!!”

抱着语无伦次的小丫头,我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

而且她这叫的是什么啊!

又是天启,又是天启哥的~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

凝儿的双手死死的抱着我的腰,而我也抱着凝儿,双手在凝儿的后背上轻轻的拍着~

上次抱凝儿的时候,她还没这么高吧~

看着已经到我鼻梁的凝儿,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上次抱她的情景!

还记得当时凝儿父亲的眼神~呃,想想就感觉吓人!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凝儿乖哈~~”

“呜呜呜,天启哥哥,我,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哇……”

啧,这丫头,也不知道让我抱抱秦霂~

不过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凝儿,我赶紧就是一顿安慰!

“好好好,不哭了不哭了啊,哥不是来了么。”

“可是,可是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啊~”

呃……这死丫头,知不知道我的辛苦啊!

拍了拍凝儿的肩膀,我说道:“行了行了,大街上这么多人看着呢。”

直到这个时候,凝儿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害羞的看了看周围,凝儿擦了擦眼泪,然后说动:“还有秦霂姐姐呢。”

我点点头,揉了揉小丫头的头,然后走到了秦霂面前,张开双臂,等着秦霂扑进来。

秦霂看看我,又看看凝儿,最后咬着下唇一步一步向我走了过来。

我哪有时间看着她慢慢的走啊,上前两步狠狠的把她抱进怀中了!

“嘤~”

可能是我力气太大了,秦霂’嘤’一声shenyin但却反过手来紧紧的抱住了我。

感觉到秦霂的反应,我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天看到的她的身体……

不过秦霂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倒是并没有像凝儿似的那么哭,不过久别重逢,患难与共,重逢之后的喜悦还是让秦霂掉了两滴泪水。

就在这个时候,凝儿的小手轻轻戳了我们两下。

“你们别抱太久了,那么多人看着呢~”

凝儿的样子让我心头大呼可爱,禁不住youhuo的,我直接伸手捏了捏凝儿的脸蛋~

我一手牵着一个,走到了十六幽差的身前!

王翦讽刺道:“左拥右抱的,陆先生倒是好福气!”

我没搭理他,而是将目光看像了刘光世和飞卫。

我说道:“如今我们也团聚了,各位要是真知道什么回人间的办法的话,不妨告知在下。”

说完,我躬身恭恭敬敬的一拜~

十六幽差纷纷相互看了一眼,纷纷摇头,说道:“我们是真的不知道!”

看了看十六幽差,我知道,他们并没有说谎,也没必要说谎!

唉,难道说,这辈子就要在地府过了?

心中想着,看了看秦霂跟凝儿,我心中又是一叹~

是我害了她们啊!

要不是因为我要找七星诡灯,两女也不会来蜀川了,而不来蜀川,自然就不会发生这档子事了!

正感慨着,我突然面色一变!

我听到了马蹄声!

嗒嗒嗒~

咯咯咯~

向前方拐角处看去,一匹高头大马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

定眼一看,我面色一变,伸手将秦霂跟凝儿护在了身后!

此次不同上次,因为……

在战马的背上,端坐着一人!

那人剑眉星目,鼻直口方,面如冠玉,生的一幅女人都要嫉妒的面庞!

他的头上顶着白色的纶巾,纶巾将他的头发扎成了一个发髻,高高的竖在头顶。

在看身上,他身穿一身一尘不染的洁白武士袍,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挽步靴。

看上去,他除了长得好看点之外,其他的也就那样了,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但是让我惊惧的是,在他的身上,我竟然感觉到了一种我不敢出手拂逆的心态!

看到他,我顿时发现,我,竟然是那么的弱小!

单单是这股气势,就让我折服!

而这个人,想来就是冥城大将军,六郎星宿下凡尘的杨六郎了!

见到他,十六幽差纷纷分列两旁,齐齐插手施礼,并单膝跪地道:“见过将军!”

这个时候,秦霂在我的身后问道:“他,是谁啊?”

我面色越来越沉,说道:“他是两宋年间的大将,昔年被万箭穿心而死的杨六郎,如今的他,更是地府冥城的统治者,杨将军!”

秦霂面露惊色,说道:“就是那个据传是六郎星宿下凡尘的杨六郎?”

我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这个时候,杨六郎催马走到了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秦霂跟凝儿~

他说话了,“都到齐了,省的我一个一个的去找了!”

我的心不断的往下沉,我说道:“杨将军,误会,这绝对是误会!”

杨六郎眉毛一挑,说道:“什么误会?”

我急忙解释道:“杨将军有所不知,我等都是受歹人陷害,才会误入地府冥城的,我们绝对没有擅闯地府的意思。”

杨六郎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是有意闯入地府的。”

我心中一喜,说道:“杨将军~”

杨六郎一抬手,说道:“但是知道归知道,误会归误会,你们误入地府,还闯进了我的冥城,这却也是铁铮铮的事实!”

我心头苦涩!

呵呵,是事实又如何呢?都已经说过了,是意外,是意外,怎么就不能酌情处理呢!

看着杨六郎,我语气不容人拒绝的说道:“那好,既然如此,那放她们走,我留下!”

说着,我指了指身后的秦霂凝儿二女。

杨六郎愣了一下,顿时意外的看向了我。

而秦霂跟凝儿都不干了。

凝儿说道:“天启哥哥,不行,要走咱们一块走!”

秦霂也说道:“是啊,你之所以误入地府,也肯定是因为救我们吧!”

“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是我们留下,你走!”

我骇然的看着秦霂,我去,这话你都说得出口,你还是不是女人啊!

我嚷道:“我孤家寡人无牵无挂的,当然是我留下了!”

“凝儿,你听哥说,你还有父母要照顾,你不能死在这里!”

“秦霂,你是泰国玄蛇殿的人,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你在中guo出事,不然的话很容易引起两国玄门的争斗!”

“你们不要再跟我争了,就这么定了,我留下,你俩走!”

“到时候记得多给我烧点纸钱就行了!”

我一大秃噜话说完,两女都不吭声了,我一问她们同意了,却不想两女一个比一个犟!

凝儿说道:“我不,天启哥哥不走,我就不走!”

秦霂说道:“中guo有句俗话,‘我死之后,哪管什么洪水滔天’!”

我去,好的不学!

看着对面的杨六郎,我正色说道:“杨将军,你听我说。”

“我们都是华夏子孙,而且我生平最是钦佩将军的为人~我对将军的崇拜之情,就宛若滔滔江水一样!”

“还有,将军这战马好生俊朗啊,一看就是日行千里乃至万里的绝世好马!”

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又捡起了我的老本行。

边滔滔不绝的说着,我边期待着杨六郎可以改变主意。

哪知听着听着,杨六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好长时间没听过这么顺畅的溜须拍马了!”

笑过之后,杨六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秦霂凝儿,说道:“为了红颜知己,你可以放下尊严甚至一心求死~不错,很不错!”

说话之间,杨六郎掉转马头,说道:“你们跟我来!”

去,去哪啊?

想了想,我还是没问出这句话来~

不是不敢问,而是我觉得现在我还是不要多说话的好。

现在杨六郎的心情明显不错,万一我要是说错了什么话了,让杨六郎改变主意了,那不就得不偿失了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