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七十五章:再次异动!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38 2016-11-24 19:32:17

  爆喝一声!我已经冲了出去!

现在的我,体**力只剩下一缕,所能依靠的,仅仅只有肉身力量而已!

周围的冥府幽差似乎被我的一嗓子给惊呆了~

我一直跑到那人的面前,那人才反应过来。

我一剑劈出,砍在了那人的铠甲上!

呲!!!

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一连串的火星!!

悲哀~

无力~

没有内力附着的孑辰剑,连铠甲也没能砍穿……

那人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无情的讥讽了起来。

他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抬了起来!

看着那闪烁着幽光的眼睛,我心头顿时一突~

我,害怕了~

我对我自己的无力害怕了,我对我的不安害怕了,我对见不到秦霂凝儿,还有回不到人界害怕了……

同时,一股恨意也顷刻之间充斥我的心中!

那是,对变脸的恨意!!!

他看着我的眼睛,由于另一只手臂还没有恢复,他直接让我的脸跟他提起的膝盖又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碰!!!

啊,爽!!

顷刻之间,我口鼻窜血!

他又把我的脸抬了起来。

“你,让我们冥府幽差蒙羞!”

看着他愤怒的眼神,我嘴角抽了抽,笑了。

我真的笑了,尽管我的脸很疼,但我就是想笑~

我说道:“一,一直被,被敬仰,让,让你不适应,不适应被打败了?”

“而,而且,还是这么,这么羞辱的失败!”

尽管每说一句话,我都感觉我的鼻子,嘴里,都有血流出来,但我就是要在言语上继续羞辱他!

他很明显,被我激怒了!

他又一次把我的脸印在了他的膝盖上!

duang、duang、duang!

我感觉我的牙好像都掉了好几颗了~

对于疼,我现在好像已经麻木了!

眼看着他停下了,他张嘴说话了~

但我已经听不见了,我听不见他在说什么,我只能看着他不断的动着嘴唇。

满嘴的吐沫星子喷在了我的脸上~

烦!

我抬起手里的孑辰,顺着他说话的嘴,直接插了进去!

让我都不敢相信的是,我特么竟然成功了!

孑辰剑插在了他的嘴里,从他的后脑探了出去……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即便是我也不例外。

他的眼神之中渐渐的失去了光彩,浓郁的黑雾,在他的嘴里面还有后脑冒出。

这个时候,刘光世冲了过来,一脚把我踹了出去!

一瞬间,挨了这重重的一脚的我顿时觉得我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我都感觉我的肠子似乎都拧巴在了一起~

嘭!!!

后飞的我直到撞到了城门洞的墙壁才算停下了身形!

我坐着,呼吸不畅,肚子疼的厉害,嗓子眼发甜,还没反应过来呢,一口鲜血已经躲口而出!

噗!!!

就算是吐血,我都没有力气了!

这血,就像是在我的肚子里直接流出来的一样,不是喷出去的,而是流出来的~

我明显的看到,在血液之中还有碎块~

呵呵,这时内脏的碎块?

刘光世,你够狠!

……嗯,我的血,怎么都在往一个地方留啊……

斜眼打量,我的血竟然都留到了孑辰剑上!

孑辰剑在喝我的血?

摇摇头,可能是幻觉吧~

隐约之中,我仿佛听见了脚步声,我勉强抬了抬头,看到有四个恢复成了最佳状态的冥府幽差向我走了过来。

我挣扎着,用孑辰剑当拐杖用,另一只手还扶着墙,我,站起来了!

看着对面冥府幽差看到我站起来之后露出的差异眼神,我心中自得!

哼哼,没想到我还能站起来吧!

我最角扯了扯,想笑!

猛然间,我看到城门洞的两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聚集起了人~

这些人一个个呆呆的看着我,眼中全是怜悯……

这么看着我干吗?让我想起了烦人的事!

貌似当年爹失踪的时候,学校里除了吴花花,所有人都用那种充满怜悯的目光看着我~

我不需要!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我不需要!

也许很多人会奇怪,为什么我会和吴花花这种三坏都不能形容的人做朋友呢?

因为吴花花从骨子里并不坏,因为吴花花对我,没有上位者的怜悯,只有朋友之间的关心,及有事我跟你一块抗的情谊!

可能我回不去了,花花,你有良心的话多给我烧点纸,再给我烧个老婆,我特么恋爱都没谈过呢,光看着你谈了……

呼呼呼!!!

我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我的嘴角,鼻子里,不断的有血流出来,就来握剑的虎口都有丝丝血丝流了出来~

我的双臂现在仿佛过电似的,酥suma麻的感觉不断地穿进了我的大脑!

我的双腿,左腿的刺痛感更具,单单是沾到地上,都受不了!

此刻的右腿,更是剧烈的抖动着,仿佛下一秒我就能瘫坐在地上一样!

我心底苦笑一声~苦也,命也!

看着离我还剩下两三步的几个冥府幽差,我咧嘴笑了!

看到我笑了,四人齐齐顿住了脚步!

刘光世面色复杂的看着我,说道:“还有什么要说了?”

我摇了摇头~

没什么要说的,身边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我说什么?

刘光世点了点头,说道:“你很不错了,在这种状态下还能把我们十六幽差打成这样……”

呵呵~

我没有说话,不管十六幽差怎么样,我没成功逃走,就是我输了!

嗒嗒嗒……

咯咯咯……

我,刘光世,还有所有恢复过来的冥府幽差,齐齐奖目光看向了城门洞的入口~

白色的战马~

杨六郎的战马,吃草回来了~

它仿佛闲庭信步一样的走着,四蹄迈动间,一步一步的踏出。

他的每一步,仿佛都走在所有人的心跳上。

嗒,咚,嗒,咚~

似乎是它迈出一步,看到他的所有人,心跳都会跟着跳一下~

刘光世等冥府幽差动也不敢动,从他们的表情之中我知道,这匹属于杨六郎的战马,似乎~很不简单!

嗡嗡嗡……

熟悉的震动感,在哪遇到过来着~

对了,是孑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