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七十二章:地府冥城会幽差!(上)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24 2016-11-23 14:10:42

  神箭手搭弓上弦的同时,语气不善的对我说道:“你要知道,我们,可是不死的,可以无数次的重头再来!”

确实,这一点是最让我无言以对无法破之的!

但是想让我束手就擒,却是万万不可的!

一边抽出了孑辰剑,我一边摇指神箭手,说道:“想让我束手就擒,你们十六幽差齐上,恐怕也差点吧!”

说话的同时,我伸手入怀!

我的怀中,紧紧还放着三张火符,其余的,不是没带着,就是已经用完了!

不过没有书写过什么符文的黄符纸,我却还有一打!

这一刻,我左手夹着三张火符,右手持孑辰剑!

一股悲凉的心态,在我心底升起!

十六个不死不灭的地府幽差,我实在想不出怎么甩开他们!

要命的是,我现在浑身上下,还特别的不舒服!

尤其双腿,疼的我咬牙的同时,也毫无办法缓解。

唉~

但是,让我束手就擒,是万万不可的,一旦我束手就擒,那么一切就都完了,我也不会再有机会找到秦霂跟凝儿,也没希望在回到人间!

等待我的,只有兵解入轮回,然后再加上我孽力缠身,恐怕我没什么机会再冥城过日子!

看了看一个个对我虎视眈眈的冥府幽差,我冷喝道:“也罢,就让我会会,冥府的十六幽差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神箭手松手就是三箭射出!

刷!

我控制着力道,一道剑气甩出的同时,左手三张火符顿时化作滔滔大火,对着我身后呼的烧去!

下一刻,我心随意动,双小腿上的纯质阳炎扑到了地面上,在我的脚下从成了一块方圆三米的纯质阳炎地面!

这个时候,我可经不起再有人在我的脚下抓到我了!

同时,右手上,纯质阳炎爬上了孑辰剑,左手上的纯质阳炎,则被我消散掉了~

我不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还是一场遭遇战,但节省内力,总是没错的!

这个时候,我甩出的剑气跟神箭手射过来的箭矢已经起了冲突!

碰!!!

剑气消散于无形,漆黑的箭矢被剑气斩成半截,纷纷在空中坠落!

这个时候,刘光世已经冲到了我脚下纯质阳炎的近前!

我欺身前压,同时控制着纯质阳炎爬上刘光世的身体!

“虚无剑,开山!”

来不及细想,我抬剑就像挡!

哪知我手刚刚抬起来,我的侧面直径经的词来了一杆长枪!

无奈,我只能将内力布防在我的胸口,硬抗虚无剑剑剑气的同时,抬剑对着长枪就砍了过去!

铛!!!

铁器交鸣的声音响彻耳旁!

噗!!!

剑气穿透了我的衣服,刺进了我的皮肉!

两寸长的伤口在我的胸口浮现!

献血顿时稀溜溜的顺着我的胸口往下流淌!

光靠内力,果然防不住剑气么~

下一瞬,我忍着胸口的疼痛,一边控制着纯质阳炎飞快的爬满刘光世的全身,我一边控制着孑辰剑上的纯质阳炎爬到另一名幽差的身上!

那人也果断,见我的纯质阳炎顺着长枪就像他烧来,他当机立断的松开长枪,立马后退!

就在我想上前的时候~嗖嗖嗖!!

破空声传来,我想也不想,左手抓起了漆黑的长枪,顺着战斗的直觉,挥手一甩!

叮叮叮!!!

三声脆响,三根箭矢被我打开!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身后恶风不善,我身子不动,左手还在拿着的长枪一抖,半转手臂抽了过去!

我的双腿双手,因为十二经脉齐开的原因,力量早已成倍的比以前增长,现在即便是只是随意的击出,都能挡开神箭手射来的箭矢,又何况是这蓄力而发的一抽呢?

铛!

铁器交鸣的声音骤然响起,一刀黑影顿时被我狠狠的抽了出去!

同时,一炳黑色的短剑打着旋的飞到了空中!

十六幽差根本就不该我喘息的时间,仅仅只是瞬间,就有四人几乎同时出招!

幸亏我在一开始就用三张火符组成的大火断绝了他们想在后面偷袭念头,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是四面环敌了!

左右看看,又有三人冲来,在看前方,刘光世的全身燃烧着纯质阳炎,不断的后退,边后退,他的身体还不断的往下沉!

眼看着神箭手又是搭箭上弦,我想也不想,把手中的长枪当成投矛来用,呼的向神箭手投奔了过去!

神箭手无奈,只能偏头躲开,但在躲开之前,他还是射出了弓中的箭矢!

不得不说,神箭手的箭术,绝对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即便是仓促之间射出的箭矢,也是兵分三路的向我射来!

不行,一定要找个机会先解决了他在说!

就在这时,三个人已经先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看着他们,我眼中冷芒大盛,爆喝一声,抽剑就是三道剑气甩了出去!

同时,另一边,再火符之后的四五人同时身体下沉,又在我的身前四五米远的地方冒了出来!

三道剑气甩出的同时,我双手按地,顿时,地面上的纯质阳炎一下子就跟海水涨潮一般掀了起来!

呼!!!

纯质阳炎带着火热的热量,对着三人当头卷去!

三人顷刻之间面色大变,纷纷半身在地上半身在地下的飞快后退!

就在同时,我听到了我的十年后王翦的声音传来!

“小子,背后有空档了吧!”

因为纯质阳炎往上掀起,我的身后确实没有纯质阳炎了,但是,这却是我故意的!

本就打算用纯质阳炎防御地下的我又怎么可能把我脚边的地面暴漏出来呢!

不用看,我也知道现在的王翦肯定是在地上出来的途中!

虽然并不知道他准备攻击我那里,但我早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又岂会让他如愿?

斜眼看了看孑辰剑!

顿时,孑辰剑上的纯质阳炎顷刻之间变成了一条鞭子!

对着我身后的王翦就缠绕了过去!

同时,原本掀起的纯质阳炎顿时向着我自己卷了过来,把我跟王翦一同包围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王翦光剩下小腿还在地下了,看了看他,我说道:“王建军的腿,就留下地下吧!”

说着,我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张黄符纸,飞快的书写了起来!

前后不到三秒的功夫,两张画地为牢符录已经出现在我的手中!

看着画地为牢符,王翦的面色一变,说道:“小子,你还想把我封印起来?”

我嘿嘿一笑,挥剑急斩,王翦的手臂,小腿,身子,顿时被我分成了三四半!

“画地为牢,开!”

嗡!!!

一透明的囚牢顿时将王翦围困在了其中!

王翦这边了事,我控制着纯质阳炎形成的屏障一点一点的下滑到地面!

刚刚露出头来,前方一枪刺来,后边一刀砍了过来,斜侧里三根箭矢射来,左边一剑杀来,就连上面,都有常遇春挥舞着偃月大道,对着我就砍了下来!

我去!!!

仅仅是三秒不到的时间,我的周围就至少围拢起了五个冥府幽差!

看来~我下手还是太轻!他们恢复的,还是太快!

一边蹲身躲过长枪,剑器,大刀,箭矢的同时,我蹲下的身形顿时在地上弹了起来,一剑对上了常遇春的偃月大刀!

铛!!!

我被常遇春的一刀砍回了地面,但常遇春的偃月大刀也被我劈成了两半!

这还是在我忍着疼痛,并不敢用力的情况下!

不然的话,常遇春整个人都要被我砍成两半!

到了地上,我一眼扫向了神箭手!

尽管我现在看上去离城门洞的出口很近,但我知道,冥府幽差们肯定不会让我出去,既然是如此,我就先解决了你!

刷!!!

我再次用出全力,用已经受伤的左脚蹬地,身形一闪,我的身体就出现在了神箭手的身后!

“这位将军,你怎么称呼?”

我能清楚的看到,神箭手的瞳孔在放大!

不给他转身的机会,我又说道:“将军,我的左脚,给你了!”

噗!

随着话音,我一剑削下了神箭手的脑袋,同时,刷刷刷的,我一连扫出了四五剑,把神箭手的身体斩成了五六半之多!

最后,我一把抓住了还没有飞出去的头颅,手中画地为牢符箓一甩!

顷刻之间,神箭手的身体跟头颅已经被我封了起来!

现在毕竟不同两日之前!

现在做出来的符录毕竟是仓促之间做出来的,尽管能用,但效果却远不如前!

但即便是这样,困他们半小时一小时的,还是能做到的!

不过此时,我的状态,却并不好!

双手颤抖着,尽管痛,但并没有受什么伤,顶多是用力过猛的后遗症,胸口处,献血不断的流淌,虽然已经用内力封住了穴道,但第一次流这么多血的我还是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晕!

从开战至今,我总共也就甩出了五六道剑气,也就跟常遇春有过一次硬碰硬的对轰,其余的,我都是靠着纯质阳炎的灵活性来对敌!

以上种种伤势,都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但为了铲除神箭手!

我付出了我认为值得,但在却异常惨重的代价!

我的左脚……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