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六十四章:我是阎王的亲戚!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49 2016-11-18 13:23:34

    眼看着渡魂舟就要浮上黄泉水面了,我急忙扯掉了脚下的内力!

  

  噗通!!

  

  我重新沉下了黄泉的泉水之内。

  

  在看渡魂舟,我一重新沉入黄泉,渡魂舟便以消失不见……

  

  不行不行,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在黄泉泉水内,看着宽阔无边的黄泉,在这其上无数的渡魂舟,又看了看不计其数的在无意识的往上飘着的灵魂。

  

  唉……作孽啊!

  

  这么长的黄泉,我总不能游过去吧……

  

  而且算算时间的话,现在离两天之期也不远了……

  

  看了看左右,我游到了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人的魂魄面前。

  

  此时,这个魂魄闭着眼,脸上还有些许的痛苦之色。

  

  啧啧,这么年轻就死了,想来活着的时候没少受罪。

  

  捏了捏他的脸。

  

  嗯?还有肉感……

  

  我又在他身上连续点了数下……

  

  原来,在地府的魂魄都是有实感的啊,我还以为就跟冤魂的似的,摸不着呢。

  

  突然,我心中计上心来。

  

  有了,我可以站在这个人的脚上啊,然后我不就可以站在渡魂舟上了么。

  

  想了想,嗯,此计可行。

  

  我抓着他的脚,一边往上浮一边慢慢的散掉了我的内力。

  

  散掉了内力,我的身躯还是在向上浮着的。

  

  顿时,我心中一喜,哈哈,真实天无绝人之路啊,这种办法我都能想到,我真是天才啊!

  

  一边向上浮着,渡魂舟也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我心中一动,下一刻,欺身而上!

  

  我的双脚,点在了他的脚尖上,我的双手,撑在了渡魂舟的舟檐上。

  

  当渡魂舟付出水面的时候,我干脆坐在了舟檐上。

  

  奇怪的是,这黄泉的泉水,似乎并不是“水”因为我并没有感觉到的身上有湿的感觉。

  

  当我的身体在黄泉之中浮出来的时候,我身上的黄泉水也仿佛在水面上被剥离了一样。

  

  看了看周围,我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原来,浮出黄泉的人,都会恢复意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下意识的看向了跟我同乘一舟的中年人。

  

  这个时候,中年人也模模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我之后,他似乎显得有点惊讶。

  

  我心中咯噔一声,乖乖,他,他在把我当成仇人?

  

  我愣着的同时,他开口说话了。

  

  “这里,这里是天国?”

  

  声音有点低沉,也有点沙哑。

  

  我一笑,说道:“不,这里不是天国,这里是地府!”

  

  他无所谓的一笑,说道:“不管是天国也好还是地府也罢,我,反正已经死了!”

  

  呦,这人看的倒是挺透彻。

  

  他看了看我,与看了看自己,他说道:“小兄弟也死了?这也太英年早逝了吧。”

  

  我去你奶奶个腿,你才死了呢,你全家都死了!

  

  我嘴角不由自主的扯了扯,而后说道:“我没死。”

  

  他也不免有点尴尬,问道:“没死?没死小兄弟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笑了笑,我说道:“我爹跟阎罗王是亲戚,我寻常闲来无事的时候回来地府转转。”

  

  他愣了一下,转而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如此,原来世间竟真的有这种人!”

  

  卧槽,他特么还信了!

  

  怪不得他才四五十岁就死了呢,就这智商,活着干嘛!

  

  我转移了话题,说道:“先生怎么称呼?”

  

  他好像还有点不适应,想了半天,才说道:“我好像是叫卓杯。”

  

  卓杯?这什么名字?

  

  我笑道:“刚刚魂归地府,老先生可还适应?”

  

  卓杯牵强的笑了笑,说道:“说不上是不适应,只是,只是。”

  

  看到他牵强的样子,我眉头一皱,问道:“可是什么?”

  

  卓杯看了看脚下,说道:“可是小兄弟干嘛要一直踩着我的脚啊!”

  

  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呃……确实,我还一直踩着人家呢。

  

  一时间,我不免有点尴尬,说道:“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脚可没离开。

  

  卓杯还在看着我,单单看那眼色,我就知道他在问我我为什么还不把脚拿开。

  

  想想自己现在也算是坐在船上了,我尴尬的连连道歉,一边把脚收了回来,踩在了对面的木栏板上。

  

  呼,这样没问题。

  

  卓杯见我坐在了渡魂舟上,他干脆也做了下来。

  

  看了看四周,他说道:“哎?怎么周围的人的船上都只有一个人,而咱俩是两个人一条船呢?”

  

  呃……又尴尬了……

  

  我说道:“因为我是活人,所以我要跟着死人的魂魄才能坐上渡魂舟,所以也就是咱俩在一艘船上了。”

  

  他理解性的点了点头。

  

  不过此时我倒是有点奇怪,怎么这人都死了,还这么镇定呢,在一个,这里可是地府啊,这里可是黄泉渡魂舟上啊,他是不是有点淡定的不像话了?

  

  我问道:“阁下,阁下似乎并没有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感到惊讶啊。”

  

  卓杯笑笑,说道:“又不是第一次来了,干嘛还惊讶呀。”

  

  哟,这倒是新鲜了,他竟然不是第一次来。

  

  我又问道:“那卓先生是第几次来地府了?”

  

  卓杯似乎露出了回忆的神色,而后说道:“我来了三四次了……”

  

  呃,不少。

  

  我咳了咳,而后说道:“这么说来的话,那卓先生对地府很熟喽?”

  

  卓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是很熟了,只不过刚才刚刚魂归地府,前世的记忆跟前几世的记忆还有在地府的记忆一融合,我脑子有点混乱,所以刚刚才会有所疑惑。”

  

  嗯,这倒是让我注意到了一点。

  

  不是说在转生之前都是要喝孟婆汤的嘛,他没喝?

  

  我问道:“卓先生,你没喝过孟婆汤?”

  

  卓杯不无有点自豪的说道:“怎么没有,我喝过好多会了。”

  

  我一愣,喝过好多回了为什么还会有记忆呢?

  

  “那卓先生的记忆是……”

  

  卓杯解释道:“哎,孟婆汤是要转世之前喝的,让人不要记住在地府的事,以及前世的事,而要是再死了,记忆就会恢复,不然的话,地府的工作量又会平白无故的增加很多。”

  

  哦,原来如此。

  

  原来只要死了,不管你轮回了几世亦或者在地府过了多少年,都会想起来。

  

  这么说的话,孟婆汤也只是让人在转世的时候不要记住前世的记忆喽?

  

  至于地府工作量的事情,想来也是为了让地府的人轻松点吧,要是来一个转生的人都要解释解释这里是地府,那要平白解释多少遍啊!

  

  哎,大千世界的定律……真当得是大智慧啊。

  

  这时,卓杯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小兄弟,我有个请求,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

  

  我悠然一笑,说道:“俗话说的好,百年修的几回眸,千年修的同船渡,我跟卓先生也算是有千年的缘分了,有什么事情卓先生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办到,我绝不含糊!”

  

  卓杯大喜,而后有讪讪的笑了笑,又说道:“还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呢。”

  

  我笑道:“小子陆天启。”

  

  “哦,陆兄弟。”

  

  我摆摆手,说道:“恐怕我的年龄跟经历了四世轮回的卓先生比起来连零头都不足,卓先生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顿了下,我说道:“卓先生有什么请求但说无妨。”

  

  卓杯为难的看了看我,而后问道:“不知道陆兄弟跟那位阎王是亲戚?”

  

  呃……这话说的,我要是跟阎王是亲戚,刘光世他们能去抓我嘛!

  

  感情这卓杯还真以为我是阎王的亲戚了。

  

  你说你都转生四次了,这智商怎么还是这么让人捉急啊。

  

  怪不得你死得早。

  

  不过,要是我说我是人间无意之中来到地府的人……这好像有点惹事生非的嫌疑吧……

  

  我看了看卓杯,说道:“不知卓先生是,是有什么事?”

  

  卓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能不能请陆兄弟帮忙说说情,跟阎王说说,不要让我再在畜生道轮回了。”

  

  我去,感情这一直跟我说话的这家伙是畜生啊!

  

  卧槽,那他怎么还有个人名?

  

  我问道:“那卓杯这名字?”

  

  卓杯不无尴尬的说道:“我前世是一条茶杯犬,因为主人家姓卓,所以便给我起了卓杯这个名字。”

  

  额……看着卓杯,我仿佛看到了一只在茶杯里面过了一辈子的小狗。

  

  一时间,我不禁暗暗咬牙,我好恨,我好恨我不是阎王的亲戚!

  

  表面上,我却说道:“卓先生放心,见到阎王之后,我定会如实表达卓先生的意思,卓先生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顿了顿,我又悄悄说道:“不过卓先生,你可不能把你见过我的事情告诉给别人啊,我身为凡间的人,是不能来地府的。”

  

  说着,我看了看周围。

  

  卓杯也同样看了看周围,而后说道:“陆兄弟放心,我绝不会跟旁人说半个陆字!”

  

  嗯……

  

  别的不说,既然前世卓杯是狗,那他的忠诚之心我还是不会怀疑的。

  

  不过,以后这撒谎的事情可不能在干了,今天做了回阎王的亲戚,别哪天阎王在知道了。

  

  这还得了?

  

  不过,想来凡间应该没有什么阎王的亲戚吧……

  

  想了想刘光世等人,我又不免好奇的想道,要是刘光世他们真的看到了自己的直系后裔,那会不会还是那么的淡然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