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六十二章:煞为阳!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46 2016-11-17 15:25:05

  摘了个果子,我边囫囵吞枣一般的吃着,边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们不来点?”

看了看我,王翦说道:“你赶紧吃吧,吃完了再有个一天的路程,我们就能到了。”

我点了点头。

一但靠近冥城的话,恐怕事情并不好办了,要不要在这里动手?

看了看若无其事的三人,我默默无言的吃着,同时,计算着我身上带着的装备。

我打定主意,等到吃饱了,我又站了个果子,捭成了四半,边递给三人,我边说道:“这果子叫什么。”

三人边接过,刘光世边说道:“这事碧螺果。”

“哦。”我点了点头,先三人一步将果子塞进了嘴里。

眼看着三人都准备吃了,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三人。

同时,我双手放松,以求自己能在最快的速度里解决三人,也尽量不要给三人逃脱的准备!

当刘光世已经将碧螺果放到嘴边的时候,我半转身型,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张火符,两张冰符!

刷,一甩之下,三张符箓宛若三枚飞镖一般,正中三人胸口。

在三人面色变化,扔掉手中的碧螺果之时。

我单手掐诀,喝道:“开!”

下一瞬,三枚俘虏同时有了反应。

火符化作烈焰,燃烧着刘光世的身躯,而两枚冰符则同时化作冰花,然后爬满了王翦跟常遇春的身躯。

只顷刻之间,刘光世化成了火人!

而王翦跟常遇春则变成了冰雕!

我抽出孑辰剑,当先一记剑光劈出!

这一剑,直接劈下了刘光世的一根手臂!

就在我还想在一剑劈下刘光世的另一根手臂的时候,王翦身上冰雕开始弥漫开裂纹!

我急忙调转孑辰剑,一剑劈向了王翦!

下一刻,常遇春身上的冰晶也开始有裂纹弥漫,我又是一剑扫出!

两剑之后,两人皆被我一刀两断!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侧边恶寒之意袭来。

同时,一段话语穿出。

“虚无剑,无芒!”

奶奶的!

我来不及细想,孑辰剑反转挡在身旁的同时,我掌心内力吞吐之间,掌心之上燃起了一团星星红火。

我爆喝道:“纯质阳炎!”

一掌拍出,本就全身置身于火光之中的刘光世直接被我的纯质阳炎掌印在了胸膛上!

轰!!!

刘光世的身体就仿佛断了线的风筝,轰轰轰的往菜园飞了出去!

本就神中火符,又被窝劈下一臂,现在又被纯质阳炎命中,想来足够刘光世喝上一壶的了!

就在这时,我在看被冰雕冻住封锁了行动的王翦常遇春二人。

虽说二人以被我斩断了身躯,但现在,他们的身躯之上冒着丝丝黑气,似乎有将身体复原的趋势。

一看之下,我急忙又是两剑斩出,将他们被就两半的身体再次一分为二,变成了三半!

回头看看刘光世,见他还是躺在菜园,并没有什么动静,我急忙快刀斩乱麻的一顿乱砍!

眨眼之间就把王翦跟常遇春的身体砍的不成样子了!

就在这时,王翦的嘴中吐出话语。

“为什么?”

我眼中黯然之色一闪而过,抱着歉意的说道:“将军勿怪,小子真的有难言之隐,有此作为实属无奈,还请将军赎罪~”

话落之时,我靠近两人的尸块,又将虽有的尸块全部砍了砍~

虽然全部剁成沫沫可能不太可能,但我还是想尽可能的阻止他们恢复。

随着我砍的次数越来越多,渐渐的,两人尸块的上方聚起了一团黑云~

嗯?

这团黑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这是……感觉这空气之中的阴煞之气不断的向着这团黑雾聚集,我不禁面色一变!

这是,阴煞之气!

我说道:“将军们难道是靠着阴煞之气来修复己身,再加上地府的那种不死不灭的蕴意,以此来达到不死不灭的境界?”

没人回答我。

我又仔细感觉了一下,渐渐的,我发现,这阴煞之气之中渐渐的透露出了丝丝不对。

似乎,似乎阴气被排斥了出去,留下的,只有煞气!

我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煞气,阴煞之气,煞气!

难道,我当下掌心之中一丝阳气溢出,尝试着于煞气融合!

就在这时,我身后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

回头一看,我顿时大惊失色。

刘光世竟然复活了,而且,而且连身上的火光也消失不见了!

不可能啊,我明明已经连纯质阳炎都用了,为什么这么快就恢复了?

突然,我眼中电光一闪,看向了地上。

在地上,有一大团的火正在燃烧,在火中,还有星星金火星在欢快的跳跃。

这是~

一看之下,我不禁对刘光世刮目相看起来!

原来这刘光世身体融进地脉之中,以此法将火光跟纯质阳炎在他的身上剥离了出去!

此法,妙!

来不及细想,更来不及实验我的想法,我直接将在我手中的一团阳气收起,提着孑辰剑就冲了上去。

所幸虽然刘光世剥离了火炎,但是他浑身上下以尽是烧伤处,不断的有大团大团的煞气在他的身上冒出。

而他的断臂,也并没有恢复!

一看之下,我神情一震,一边冲上去,一边说道:“刘将军!”

当啷啷!!!

孑辰剑与虚无剑碰撞在了一起,擦出了一团的火星。

我轻松的挡着孑辰剑,说道:“刘将军,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再告诉你一个将生气转化成死气的办法,如何?”

虽然看在刘光世的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脸上更是乌黑乌黑的,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刘光世眼底深处的震惊以及疑惑!

伸手在刘光世的断臂处一抓,一团黑气被我抓在了手中。

看着这团煞气,我说道:“刘将军,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不等刘光世回答,我又说道:“地府之中充斥阴煞之气,但是恐怕任何人也没有想过将阴煞之气分开吧~”

刘光世点了点头,以示肯定。

我挥剑后退一步,边一剑斩向刘光世的脖子,我边继续解释道:“在刘将军跟我说之前有女人让她的阴气跟地府的阴气融合的时候,我就默默的尝试了一下~”

“虽然那个女人做到的那一点我并没有做到,但是我却将阴煞之气一分为二过。”

“正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了阴煞之气一分为二后的样子!”

边看着刘光世身上不断上涌的黑气,我边说道:“分开后的阴煞之气,阴气是别的样子的,但是……”

“煞气,却跟三位将军伤口处涌出的黑气,如出一辙!”

我清楚的感觉到刘光世的身子一震!

眼看着刘光世的断臂就要长好了,我又是快如闪电的一剑劈下,又把那断臂劈断,又说道:“三位将军的体内,充斥着纯正的煞气,每当受伤的时候,煞气便会融合空气之中的煞气,以此来刺激你们恢复。”

“刚刚,我单一的释放出了我的阳气,虽然我并没有让两者尝试融合,但是我却发现,两者之间,似乎有共同的地方!”

话音落下,我眼中隐现笑意,再次一剑对击之后,我看着刘光世,说道:“这意味着什么,将军知道么?”

刘光世沉默了~

沉默的同时,他的脚下开始变的如同水面一般!

我双目一闪,内力倾巢而出,泼在了刘光世的脚下。

“我是不会让将军走的!”

边说着,我边控制着内力爬上了刘光世的身体。

很快,刘光世便被我的内力禁锢起来。

我走到刘光世的身前,看着刘光世已经恢复如初的面庞,我说道:“地府之中,阴煞之气,分开来细细体会的话,那么阴气为阴,而煞气,则为阳!”

说着,我当真刘光世的面开始融合着一丝阳气跟煞气。

不一会,两气相融,出现了一股新的气!

看着这股气,我说道:“无色,无味,无感,这就是死气无疑了,对吧,刘将军!”

此时此刻,刘光世的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看着这样的刘光世,我不免有点愧疚。

我扛起刘光世的身体,把他扛到了王翦根常遇春的尸块面前。

此时,王翦跟常遇春都优先恢复了头部。

看了看三人,我愧疚之色更浓。

我不无感慨的说道:“三位将军供参造化,身在地府仍叱咤风云!”

“天启,由衷的钦佩各位将军!”

我抱拳一拜。

而后我将刘光世的身子放到了王翦跟常遇春的跟前。

“天启此举,实在是无异于此,只是天启本就是阳间之人,因遭人暗算,所以才不得不流落地府,遇到三位将军,天启实感三生有幸!”

“但,天启在阳间还有事未了,不得不想办法重回阳间,再次苟且偷生,希望三位将军切莫怪罪天启仅此之举动。”

“来日,等天启真正到了魂归地府的时候,定会给三位将军赔礼道歉!”

这番说辞,我是绝对没有半句虚言,盖因三人全都是华夏先祖,对先祖坐下这等事,实在有违天道。

但是不做,又不行……但好在他们三人都是不死之身。

三人之中,刘光世算是跟我最熟了。

他叹口气,说道:“我们都知道你要说什么要做什么了,多说无益。动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