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六十一章:生前名将!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31 2016-11-17 14:22:17

  不过,算算的话,凭我的功力,硬挨个十来天不吃饭也没问题,可十来天不喝水,这就让我有点小唏嘘了!

难不成我真要提前行动,然后赶到冥城去?

就在我想的时候,我身后的两名幽差的其中一个拍了拍我的肩膀。

看了他一眼,我说道:“干嘛!”

他一笑,说道:“你先饿几天吧,等到你死之前,在好好的吃一顿,到时候说不定我们三个还会过去给你敬杯酒,也不算事咱们相识一场!”

“哈哈哈哈!”

看着他的脸,我心底暗笑,哼哼,等着,等会我不但要把你剁成沫沫,我还要把你埋起来!

奶奶的,叫你调侃我!

就在我心中暗爽的时候,我看了看道路的两边,而后说道:“难道地府的大地这么空旷?就不能种点树,种点菜?”

这简直就是浪费资源啊,忒说不过去了。

听了我的话,有一个幽差回道:“有是有,不过那是在靠近冥城的地方,所以就算是让你吃,你也要挨几天,不过想来以你的功力,挨几天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这倒是,想了想,我说道:“好吧,挨几天就挨几天吧~”

继续往前走着,我想了想,说道:“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几位的名字,我也没做过自我介绍。”

“三位兄台,贫道陆天启。”

三人点点头,最前面的一人说道:“我生前叫刘光世~”

刘光世,嗯,不错的名字……

等等,刘光世,刘光世,我去,他不会是在两宋的时候跟岳飞、韩世忠、张俊并称为中兴四将的刘光世吧?

抱着好奇,我又看了看身后的两人。

两人其中一人说道:“我生前叫常遇春。“

常,遇,春!

明朝大将常遇春?

我又看向了看最后一人。

他说道:“我前世叫,叫,好像是叫,哦,王翦。”

王,王翦!

秦国既杀神白起之后第一大将?

我滴个乖乖啊,怪不得想名字想不起来呢,这都多少年过去了?

知道了他们的名号,我正儿八经的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而后恭恭敬敬的对着他们抱拳一拜,说道:“晚辈陆天启,拜见三位将军!”

三人见我拜见,纷纷唏嘘,似乎会一起了活着的时候的往事~

当年的三人,都是征战一方的将帅之才,一生戎马生涯,将帅之才。

虽说一将成名万骨枯,但是想想因为他们的平定之功而获得安居乐业的人们……

他们当得起地府幽差的名头!

不过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我也有点不太适应,也有点于心不忍刚刚的几乎来。

转过头,看了看三人,此时三人的心情好像都比较复杂~

看了看王翦,我好奇的问道:“这个,王将军,不知现在的白将军,是轮回转世了,还是~”

白起,那就是战国时期的一个神话,杀人如麻,曾坑杀四十万之众的敌军!

虽然在人间,白起的名头是一代杀神,煞神,大将,而且在后世的评文之中,白起也并不怎么招人待见~

但是如果按照地府的功德来记载的话,白起,当真是功德无量啊!

王翦看了看我,说道:“白将军现在是六城城主之首!”

呼!乖乖,活着的时候就够牛逼的了,死了还这么牛逼。

想着,我又好奇的问道:“王将军,那白将军,又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不好奇不行啊,白起的离世,在后世也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有人说是嬴政的父亲忌惮白起,给了白起一个篡位的罪名,然后杀了白起,也有人说白起是遭帝国陷害而死……反正说法很多。

王翦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说道:“白将军一生戎马,为大秦立下了不世之功~哎,说来,还是陛下无容人之量啊。”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明白了,感情白起一生戎马,最后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哎,都说瓦罐不离井口破,大奖难免阵前亡,想白起一世英名,死时竟是那么的窝囊……

看了看刘光世,我又问道:“那岳帅~”

刘光世想了想,说道:“岳帅现在好像也是幽差吧,嗯,应该是,不过我们已经好多年没见了,我也不知道现在具体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常遇春,说道:“常将军,不知冥城的城主是哪位将军?”

冥城的城主府不叫城主府反而叫将军府,这么看来的话,那将军府的府主也肯定是一大将喽?

常遇春说道:“将军生前是谁我并不清楚,不过将军在来的时候不是在渡河而来,而是从天而降,手持红缨枪,胯下俊白战马,胸口被无数箭矢穿胸!”

“将军死时,地府风云涌,六郎星宿降落地府融于将军~后来,一直没有城主的冥城,也就又了杨将军。”

红缨枪,俊白战马,万箭穿胸,六郎星宿!

难不成,难不成这冥城将军府的主人是昔年被万箭穿胸而死的杨延昭,杨六郎?

看了看三人,我唏嘘道:“诸位的名声,响彻后世。”

三人相互看看,王翦说道:“有关阳间的事情,你还是不要跟我们说了,免得我们多想,只要知道华夏无恙,我们也就别无所求了!”

刘光世也说道:“没错,人死如灯灭,一世一菩提,我们都已是以死之人,就不要管后世的事了。”

常遇春也点了点头,示意我不必多言。

呃,我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这可不得了啊。

不过这冥城的城主竟然是杨六郎,这点还是让我有点想不通的,跟杨六郎比起来,这三位也都是功勋卓越之辈啊,为什么是杨六郎做了城主之位呢?

难道那杨六郎真的是天上的战星,六郎星宿下凡?

尽管想不通,但杨六郎坐着这城主之位跟我也没关系,再说我还没死呢!

不过如果我真能活着回去的话,我一定光作善事,建功立业,死后好也能某个幽差或者城主当当。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毕竟现在人间都当的好好的,有没有什么空缺,我来了不是得罪人嘛!

哎,不对!

我去,我不能死啊,我身上有孽力缠身,我要是死了,我还不得下十八层地狱啊!

不行,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死,我还想回阳间把我的债还清呢,我可不能死!

这么想着,我也不免一阵后怕。

不得了不得了,我可不能死啊。

这也更坚定了我要活着,不能跟他们去将军府的念头。

正往前走着,刘光世说道:“咱们还是适当的快一点吧,别让将军等急了,再说,刚放跑了两个女的,虽然责任并不是我们三个,但同在将军手下当差,我们还是早点赶回去带这小兄弟给将军,也好替张兄求求情。”

王翦跟常遇春都大点其头。

我也巴不得赶紧的呢,毕竟在地府拖的时间越长,对我也越不利,我在人间还有事呢!

当下我们一行人在地府的大地上飞奔起来。

虽然地府的天总是昏昏沉沉的,给人的感觉很压抑,但相反的,地府没有那么多的工业化东西,也没有那么多的污染,虽然充斥着浓郁的阴煞之气,但在这里不仅视野广阔而且空气还好,颇有一种奔驰在空旷天地畅行无阻的舒爽感~

赶路的同时,速度并没有多快,主要是我在照顾着这三位将军,毕竟三位将军生前虽然名声在外,但也都是没有修为的人,也就是到了地府,有了幽差的职位,才跻身于二流高手和三流高手之间。

这点从我摆平三人也没废多少力气来看,也能看出一二。

不过冥府幽差管的也都是善茬,所以又没有太高的修为也没事。

不像地府专业职工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这些可都是鼎鼎大名的存在,我要是遇到他们,恐怕给他们提鞋人家还嫌我不够格呢。

也不知道杨六郎在这里是个什么修为,要是个一流高手的话,我还是少惹为妙~

心中这般想着,我问道:“不知杨将军功力如何。”

刘光世回答道:“将军功参造化,即便是我十六幽差其上,也不够将军塞牙缝的!”

呃,行了,到了冥城我还是低调做人吧,免得多惹是非。

我们一行人在大地上狂奔,速度好比摩托车,但即便是这样,我们也是在两天之后,才隐隐看到了在冥城外的大片大片的花草树木菜园果园等。

见到这些,我眼睛一亮,就想去吃。

王翦他们也没拦我,毕竟也都知道我挺饿挺渴的。

不过见这偌大的果园菜园树林也没个看管的,我问道:“难道你们这的菜园果园就没人管吗?”

常遇春撇撇嘴,说道:“在这里可没有偷鸡摸狗之辈,要是到了地府还偷鸡摸狗,那可就是直接十八地狱伺候了。”

这不仅让我抓向一个果子的手一顿,看了看常遇春,说道:“我不会有事吧……”

王翦笑笑,说道:“他吓唬你的,你放心吃吧。”

呼,我长出口气,毕竟我也是有孽力缠身的人,提起十八层地狱,我还是比较敏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