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五十一章:蜀川!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16 2016-11-10 09:11:10

  无灵?

孑辰剑的灵跑哪去了!!!

至于为何,我特么还想问呢!

抱着最后一丝期待,我说道:“孑辰剑无灵?你确定!”

秦霂点了点头,说道:“很确定!不然的话,为什么你在数次面对强敌之时孑辰剑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呃,有道理!

就算对秦夷和杨阙没有反应,那它也要对牛鬼有反应啊!

想了想,我说道:“难道孑辰剑的剑灵跑了?”

不要说秦霂听了我的话有什么反应,即便是我自己都觉的我这话忒不要脸!

可不这么想还能怎么想呢?难道飞了?

秦霂并没有搭理我的玩笑话,转而说道:“很多神兵利器的灵,都有迷失的可能性,也都有千奇百鬼的离奇性,孑辰剑的剑灵~应该,应该也迷失了吧。”

迷失?怎么说的跟人似的!

我说道:“那什么情况下,灵会迷失呢?”

秦霂淡淡一笑,说道:“很多种,最常见的,莫要属强行催动,以倒置灵潜力耗尽,直接涣散!”

“古往今来,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但孑辰剑的剑灵之所以没了,我也说不准为什么!”

唉~好不容易有了孑辰剑,却不想孑辰剑已经不在时昔日的孑辰剑了!

秦霂边继续往登机口走,边说道:“不过,有些神兵利器也与持有者的血脉有关系!”

嗯?一听这话,我顿时来了精神!

“此话怎讲?”

秦霂老神在在的说道:“我前面说过,锻造玄门之人的神兵利器,离不开桃木等东西,而这些东西,如果锻造者有心的话,或许会使自身精血设下血脉相连之术~”

“简单来讲,也就是说,不是谪出,该剑是不会承认你的!”

这话没来由的让我心头一震,难道~难道我不是陆家的谪出血脉?

还不等我将这一问题消化呢,秦霂又说道:“你在使用孑辰剑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过血脉奔涌,全身血液流动加快,甚至血脉燃烧的感觉?”

话落,我脑中灵光突兀的一闪而过!

我突然想起了,这种情况~有过!

记得那时候在医院太平间面对牛鬼之时,这种情况就出现过!

当时的那种情况,我必死无疑,也放弃了生还的希望,转而抱着多杀鬼怪的想法,跟牛鬼它们周旋!

而那时候,我就感觉到过全身发热,甚至身体里面兀自出现过一种燥热感!

当时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在危急时刻这种情况应该是自身觉得危险的自发状态,而且当时也没有时间让我去深究这些,而且事后在想起的时候,我也确实觉得这应该没什么问题,也并没有在意!

而现在看来,当时没在意,真的是过错啊!

不过当时孑辰剑也没有什么反应啊!

想来想去,我才意识到,我自己瞎想有什么用啊!

看了看秦霂的同时,我认真说道:“有过!”

秦霂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没错了!”

我心头又一动,忙问道:“怎么?”

秦霂说道:“你既然在使用孑辰剑的时候有过血脉的感应,那孑辰剑应该就是有着与你陆家血脉相连的术存在!”

我急忙又问道:“可是当时孑辰剑也没什么反应啊!”

秦霂说道:“我也并没有说孑辰剑一定要有反应啊!”

啥?那这血脉的事情怎么说?你又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我疑惑的看着秦霂。

秦霂解释道:“孑辰剑失灵,或许正是因为有不是你们陆家的人使用了孑辰剑的关系!”

“血脉之间的联系并不对路,但却强行使用,这很有可能给孑辰剑带来巨大的伤害!”

这么解释,我倒是有点想通了……

不过上一代使用孑辰剑的是我老爹啊!难道说我爹不是陆家的谪出?这也不可能啊,不然的话我又怎么会是陆家的谪出呢?

唉,不管怎么说,孑辰剑的事情都是个无头悬案,也没有什么出发点,光这么想也想不出来。

眼看着登机口要到了,我跟秦霂在凝儿手中拿了机票,便依次上了飞机!

飞机上,右面三个座位,凝儿坐在最里面,拉着我坐在了中间,而秦霂则坐在最外面~

看着兴高采烈不时透过玻璃看着下面的凝儿,我调侃道:“丫头,第一次坐飞,机吧!”

听闻我的话,秦霂顿时俏脸一红,而凝儿则不疑有它的回道:“嗯嗯,第一次!”

啧啧,下丫头就是单纯!

扭头再看看秦霂~这一看不要紧,我赶紧的摆正了脸色,一脸肃穆的拿了本杂志,随意的翻看了起来!

却是秦霂的目光就跟蛇一样,冷的吓人,看得我心肝直颤~

看着我的样子,秦霂似乎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飞机起飞,三个多小时的机乘~

起飞后,凝儿兴奋的看着窗户外的蓝天白云,而秦霂则低声问道:“你知道七星诡灯的线索吗?”

我左右看了看,见没人质疑我们,便说道:“蜀川!”

秦霂闻言,双目一惊,震惊的说道:“蜀门川山?!!!”

我急忙拉了下秦霂,示意他说话说的声音太大了!

秦霂也意识过来了,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又低声说道:“你疯了吧!”

其实也不怪秦霂会这么想!

四川这块地方,出过的名人不在少数,有过的势力,也是多不胜数!

要说大天朝哪里的玄门势力最强势,那就一定非四川莫属!

因为这里灵山大川多不胜数,很多玄门道士都愿意在这里开山立派。

蜀川,便是玄门道界称呼这块地方的统称!

因为这里,在早年有名震神州甚至声杨海外的两大门派!

蜀门,川山!!!

蜀门,为道界道士的门派!

川山,则为佛教门派,全称,川山寺!

而这两大门派,都是名门正道之楷模,我去这两大门派寻找七星诡灯,万一被发现了,那还得了?

就算退一万步说,我找到了七星诡灯,那也不见准能活着离开蜀川!

但是!!!

这仅仅只是秦霂的担心而已,实际上,我心中早有底蕴!

我贴近秦霂的耳边,说道:“蜀川,早已不是百年前的蜀川了!”

我这说的也是实话!

蜀川之地,虽颇具盛名,但现在,却也是人才凋零~

昔日的蜀门川山,早已不复往日盛名!

蜀山还好,毕竟当年门下弟子无数,即便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年,门中也必定有一流高手坐镇!

但川山,就不好说了~

据传,在百年之前,川山不知为何,就关了山门,不在招收新的弟子,而且更为奇怪的是,至此之后,川山竟然改成了一脉相承!

我将这些都告诉给了秦霂,最后说道:“蜀门或许有点危险,但是也不是不行,而川山,却简单的多了!”

我说完,秦霂便皱眉说道:“现在的中国,还有没有像样的玄门传承?!!”

在她的目中,我不禁看出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是啊,其实很多传承,都是因为外界的打压打击,才会断绝的~不过嘛~

我眼露笑意的说道:“再不济,我大天朝还有茅山跟中南海的!”

茅山,中南海!!!

那可是神州响当当的玄门大派,在古时,或许并不盛行,但在当今这个年代,茅山,中南海,那就是玄门之中真正的龙头老大!!

其中茅山声名远扬,守护着玄门悠久的传承!

中南海,则化身中yang警卫局第四局,为中yang的领导提供保护!

听闻我的话,秦霂眼中目光一闪,说道:“我泰国还有我玄蛇殿呢!”

呃~怎么听着这么像宣战啊!

就在这时,凝儿阴阳怪气的说道:“哼,在凑都要亲上了,还往一块凑呢!”

额……

也是也是~

我跟秦霂本就挨的不远,说话声音还那么低,虽然我俩耳力都很惊人,但自己兀自动嘴唇算怎么回事啊!

我尴尬的看了看秦霂,脑中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满屋的春se,啧啧~

而秦霂则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哎,你干嘛,跟就我一个人犯错似的,你也离我很近好不好!

我懒得搭理秦霂,转而看了看凝儿,啧啧,还是凝儿可爱点,不会动不动的就瞪我!

刚想完,凝儿刷的解开了安全带,站起来的同时,狠狠的踩了我一脚,喝道:“起来!”

这一脚,踩的我真怨,我干什么了我,至于这样吗?

虽然不疼吧,但我更在意的,是凝儿的口气!

这丫头这几天很有问题,哎,等等,这几天……

凝儿起身去了厕所,确定她进去了之后,我低声对秦霂说道:“哎,凝儿不会是那啥来了吧?”

秦霂眉头一皱,问道:“什么那啥,你说清楚点,鬼鬼祟祟的!”

我无语的看着秦霂,这女人应该也挺聪明的啊,怎么这么两句话就想不通呢!

我无语的说道:“你们女人不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容易烦躁吗?”

这么一说,秦霂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狠狠的瞪着我,说道:“我怎么知道!”

唉~

记得有位贤人曾说过,世界上最让人崩溃的某件事情,就是跟女人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