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四十七章:满屋春色!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19 2016-11-02 07:37:54

  话音落下再看秦霂的,我顿时一呆。

  却是秦霂已经羞红了脸,嘴上更是急忙道:“哎呀,不是穿衣服!”

  我一愣,不穿衣服?难道就这么穿着内衣去?

  见我愣住,秦霂又道:“哎呀,你赶紧把衣服给我啊!”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而后把衣服抵到了秦霂的身前。

  秦霂顿时在她衣服的内侧翻找起来。

  不一会,竟然拿出了一个荷包出来。

  见状,我心中一喜,说道:“难道你这里有什么破解蛇降的丹药?”

  秦霂翻了翻白眼,说道:“蛇降成百上千种,我哪能随身带那么多的解药?”

  我顿时感觉失望无比,说道:“那怎么办?”

  秦霂一笑,说道:“好办!”

  我一愣,怎么个好办法啊,药没有,人不行,我不会,怎么个好办?

  见我愣住,秦霂笑道:“有我在,不会有什么事的!”

  你?我一脸担心的说道:“可是,可是你现在不是不能运功嘛?”

  秦霂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在荷包之中左掏右掏的掏出了一刻龙眼大小的药丸来,说道:“我在来中国之前,殿主曾与我说过,让我多加小心,还赐给了我三颗保命的灵丹!”

  说着,秦霂扬了扬手中的那龙眼大小的药丸!

  看罢之后,我顿时一脸喜色!

  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秦霂又说道:“我先运功疗伤,你去给我准备件衣服,半个小时后之后给我送过来。”

  我顿时不无担心的说道:“那蛇降那边~”

  秦霂摆摆手,说道:“不碍事,一时半会你那朋友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话音落下,我已经跑了出去!

  “凝儿,赶紧给你秦霂姐姐拿身衣服!”

  秦霂也知道现在耽误不得,什么话也没说,飞快的跑了出去!

  我又赶紧安慰吴父说道:“吴叔,您放心,花花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

  尽管我这么说了,但我都担心吴花花,更何况是吴父了。

  吴父只是应付性的点了点头,然后便不再说话了,转而又在客厅里面来回度步起来!

  不一会,凝儿便拿了一套衣裙过来,显然,她也是捡着大的挑的,毕竟秦霂要比她高上不少。

  亏我刚才还说两人差不多呢。

  我接过凝儿递过来的衣服,向着秦霂那边跑去,边跑,边不断的计算着时间。

  越是到着急的时候吧,这时间过的也就越慢,但是你明明觉得慢吧,但他还真就快的要命!

  吴父在客厅来回的度步,我则在秦霂的房间门口来回的度步!

  说不着急,那都是骗人的!

  上次吴花花蛇降发作的时候我可是在现场的,吴花花那副要死的样,可是把我吓得不轻,现在,恐怕吴花花还在承受着那等非人的痛苦呢!

  对吴花花来说,现在每一秒,恐怕都跟一年似的,但对我们这些等着的人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等啊等啊等啊,终于,眼看着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但秦霂还是没出来!

  这有事情的时候啊,人们往往都会很急很急,而且非常爱瞎想,当然了,这也是人之常情。

  此时此刻,半小时的时间刚刚过去,我就开始瞎想了!

  难道秦霂出事了?

  难道秦霂的灵丹不管用?

  难道……无数个难道想下来,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我把心一横,妈的,拼了!

  我站在房门前,伸手一推,顿时,我冲了进去!

  咳咳咳咳咳咳……

  呃……满屋春色关不住啊!

  我向里一看,却见秦霂光着身子坐在床上,正穿着明显小一号的内衣!

  我一下子就退了出来!

  咳咳咳,好特么尴尬啊。

  罪过罪过,善哉善哉,我不是有意的!

  看看手里面的衣服,我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个猪!

  刚刚那么尴尬,现在退出来不是更尴尬?

  我何不直接说是给她来送衣服的呢?

  不过……

  雪白的身体,均呈的线条,修长的双腿,想着想着,我顿时一阵想入非非!

  罪过罪过,善哉善哉!

  不能想啊!

  啧啧,那胸前的白兔,那双腿之间隐隐可见的……咳咳,咳!

  罪过罪过~

  “陆天启!”

  我的妈呀!

  听着屋内的尖叫,我顿时感觉心头狂跳,一种疯狂的,一种原始的冲动顿时直冲脑门!

  但不管是冲动也好还是什么也吧,都抵不过我心头的那股尴尬~

  我干咳一声,尴尬的说道:“秦霂,我,我给你送衣服来了!”

  “扔进来!”

  听着里面穿出来的那没好气的声音,我顿时心中更虚了~

  得得得!反正占便宜的是我。

  这么想着,我开门把衣服扔了进去。

  不一会,里面传来稀稀梭梭的穿衣服声音,又不一会,一个亭亭玉立的泰国姑娘便站在了我的眼前。

  我都不敢去看秦霂的脸,只得低着头尴尬的干咳一声,说道:“咳~我们走吧!”

  “哼!”

  秦霂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还别说,这秦霂穿上凝儿的衣服,那感觉还真就不一样!

  为了缓解尴尬,我主动说道:“那个,你现在已经好了?”

  秦霂越发没好气的说道:“要是你能把我的内力还给我,那我就更好了!”

  得,本来是为了缓解尴尬才开口的,现在倒好,更尴尬了!

  我丝丝哎哎的也没有答话,这个时候,正好走到了客厅,我急忙对吴父说道:“吴叔,我们现在可以走了!”

  吴父看了看秦霂,摆了摆手,说道:“走吧!”

  车上!

  看得出来,吴家的确是财大气粗啊,老板坐的车,就是不一样!

  加上保镖加上我们几个,车上一共做了九个人呢,但车还一点也不挤!

  看着吴父着急的面孔,我说道:“吴叔,花花这一次没有生命危险的!”

  吴父说道:“唉,天启啊,你是没看到花花的样子,不然的话你不会这么说的!”

  我沉吟了片刻,指了指秦霂,说道:“吴叔,你就放宽心,这位秦小姐,就是我特意在泰国请过来为花花看病的!”

  看了看秦霂,吴父又看了看我,说道:“天启啊,你别逗叔叔了,你实话跟我说,花花到底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