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三十二章:温情!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102 2016-10-20 11:58:35

  这一系列的状况只看的我目瞪口呆!

  这,这什么情况!

  那娘们,那娘们怎么就跑了呢?

  还有杨阙,你怎么能放他跑呢?

  回过头,我大叫道:“师叔!你怎么把他放跑了!”

  只听杨阙的声音传出。

  “哼!我还没怪你给我捣乱呢!”

  我去,真特么逗!

  行了,这真是打蛇不死顺棍上了,以后我出门都要小心点了。

  杨阙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子,我不跟你说了我这几天都不方便了么!”

  我心中一阵腹诽,面上说道:“师叔您忙!”

  奶奶的,以后看我帮不帮你!

  说着,我顿时感觉一阵头与目眩,直接昏了过去!

  这血遁符的后遗症是真,真特么6!

  无意识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在仔细一闻,嗯是自己熟悉的味儿。

  翻个身,我去,奶奶个猴!

  疼,疼死我了!

  这个时候我的浑身上下,我都感觉就跟过电似的,疼的要死!

  但是一感觉到疼,我的意识顿时回来了。

  我,我活过来了?

  使用血遁符最头疼的,就是容易失血过多然后就是肌肉用力过度,形成全身肌肉拉伤,但是不管怎么疼,察觉到我还好好的活着,我就高兴不少。

  稍微愣了愣,我就被一阵饥饿感充斥!

  得,我非得好好的补补不可!

  下一秒,我心中又一虚对了,秦霂!

  张开嘴,我去,嗓子眼就跟冒火一样,话都说不出来!

  再翻个身,忍着疼痛,头也扭了一下~

  顿时,小凝儿天真无邪的睡颜顿时映入我的眼帘

  “凝儿~”

  这声音低的,我自己都听不见!

  不行,这样下去我非死了不可~

  抬起绑满了绷带的手臂,又自由落体一般打在了凝儿的头上!

  嘶~疼、疼、疼……

  幸亏血遁符就这独一份,要是还有的话我估计我都不会用!

  这后遗症,真特么不是人受的!

  不过经我这么一拍,凝儿也总算醒了。

  总算不枉我疼一下。

  看着睁开朦胧睡眼的凝儿,我勉强一笑

  下一刻,凝儿啊一声,顿时装进了我的怀中。

  我了个去,疼,你个死丫头,疼啊!!!

  顾不了那么多,我双手直拍床,嘴巴尽管一张一合的,但无奈,就是发不出声音

  终于,凝儿起来了,边擦着眼泪边哽咽的说道:“天启哥哥,你别吓我了。”

  尽管难受的要命疼得要死要活的,但心中就是忍不住有一股暖流滑过。

  什么是青梅竹马,这就是青梅竹马!

  从小到大,我的身边从来没有过别的女人,甚至男人也就那贱人一个!

  但是一世人两兄弟,跟吴花花做兄弟,我不后悔,虽然那家伙确实不地道!

  而另一方面,对徐凝儿,我一直有一种愧疚的感觉。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丫头确实在我的心中占有很大的一席之地!

  抬着生疼的手,我摇了摇,拍了拍凝儿的腿,而后指了指我的嘴。

  谁知凝儿这丫头一笑,来了句,“天启哥哥,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我相当无语,凝儿哪都好,就是这智商让人着急。

  翻了翻白眼,我只能沙哑的说道:“水,水。”

  见我嘴一张一合的,凝儿总算反应了过来!

  两口水下肚,我总算好了点。

  “天启哥哥,我先给你做饭去。”

  我摆摆手,沙哑的说道:“凝儿,那个女的呢?”

  虽然声音尽管沙哑,但也并不是让人听不懂。

  凝儿笑道:“那位姐姐被我放在偏房了”

  看着这丫头的巧笑盈盈的脸蛋,在听着这话,我怎么听着看着都这么别扭呢?

  我又问道:“情况怎么样?”

  凝儿继续笑着回答道:“死不了。”

  呃~谁惹她了?

  不过知道死不了就行。

  我摆摆手,说道:“饿了。”

  这次,凝儿兴高采烈的跑出去了。

  看了看墙上挂的表,下午三点多,想了想,我才睡了没一会。

  在看看门上挂的日历,嗯哼,我确实睡了没一会,才四天而已……

  凝儿喂了我吃饭,又睡了一觉,我顿时感觉好多了,不过混身还是疼的厉害。

  问了问秦霂的情况,得知秦霂还没醒过,而且身子还是那么烫,我又拿了张冰符让凝儿贴在秦霂额头上。

  左右都办妥了之后,我又问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

  说起来,真是患难见真情啊!

  那天我晕在齐高明门口,第二天一大早凝儿就发现了,然后马上就给吴花花去了个电话。

  得知情况的吴花花,立马就从女人身上爬起来了,急忙跑到了我这,又是找私人医生,又是给我输血的,可谓是操碎了心。

  直到医生通知我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的时候,吴花花跟凝儿才算松了口气。

  而听凝儿说,吴花花此时正在赶来的路上。

  至于秦霂那边,就不是医生能办得了的了。

  说起来也真特么气人,扬阙也不知道管管我。

  又躺了一会,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顿时知道,吴花花来了!

  果不其然,一开门,吴花花那贱人的脸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不等我说话呢,吴花花上来就是一拳捶在了我胸口!

  嘶……

  我发誓,我好了以后我一定把这贱人的胳膊卸下来!

  看着我快喷火的眼睛,吴花花一脸贱笑的说道:“叫你跟我爹说他要当爷爷了。”

  说着,又是一拳追在了我的胸口。

  没辙了~

  无语了~

  不过吴花花的话,却让我心里乐开了花!

  想想当时吴花花辩解的一幕,我就情不自禁的一阵愉悦。

  我说道:“难不成你还让我跟你爹说你中邪了?”

  吴花花撇撇嘴,看了看在厨房忙活的凝儿,说道:“凝儿忙什么呢?”

  我一脸温馨的说道:“再给我煮汤呢!”

  吴花花撇撇嘴,说道:“切!”

  “这事儿跟我说不就行了,我让饭店那边给你摆一桌满汉全席!”

  咋说呢?地主家的人就是6!

  我说道:“今天就不用了,等我哪天好了,带着凝儿吃死你去!”

  吴花花一笑,说道:“好说好说,就怕把你撑死喽”

  沉默了一会,我问道:“你爸跟我说,你有的时候自己在房间里惨叫?”

  兄弟之间的感情,很复杂,尽管吴花花很不要脸,但我不能也不要脸不是。

  一听说吴花花有可能蛇降又犯了,我立马马不停蹄的办这事,而吴花花不跟我说,在我看来,无非一个原因。

  不愿连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