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三十章:生死之间!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37 2016-10-13 20:16:29

  秦夷的话,不但让秦霂面色一变,也让我心头一突!

  是啊,秦霂召唤出这头大蟒蛇,自身的消耗也肯定是极为恐怖的,她能坚持多久呢?能不能在承受的范围之内将秦夷斩于剑下呢?

  玄门道界的道士也好,泰国的降头术师也好,不管用什么玄术,体内的内力,便是根本!

  换句话说,内力越是浑厚的人,实力便越强!

  而总有一些玄术,是超过使用者的能力之外的。

  此时秦霂用出的这招召唤,无疑就是那些在不能使用范围之内的招数!

  这样的玄术,不但是用起来束手束脚,而且消耗也异常的恐怖,此时此刻,我心中刚刚升起的对秦霂的信心,在顷刻之间荡然无存。

  万一到时候秦霂精疲力尽,而秦夷还好好的,那可就玩大了!

  想清楚这点,我心中不由自主的犯难起来!

  我是现在就跑呢,还是~

  唉,怎么说这秦霂也救过我一次,而且~刚刚我还恩将仇报了,再怎么说,我现在要是走了,那岂不是白长根把儿了?

  心头一动之下,我决定先静观其变,实在不行…反正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当下,我积蓄起内力,并将全身精气神凝聚起来,控制着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

  而秦夷与秦霂两女则在匆匆两句话之后,立马又打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占据上风掌握主动权的,却是秦霂。

  但是随着战斗越是激烈,秦霂的小脸便越是苍白。

  此时此刻,这四周的墓地全部都被两人一大蟒一小蟒给荡平了!

  地上,大大小小的小蛇数之不尽,大蛇的蛇鳞也是随处可见!

  忽然间,秦霂脚下的大蛇猛然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直接一口将与它对战的小一号蟒蛇给吞到了肚子里!

  而自身降术被吞,秦夷自身自然不好受,本就处于劣势的她,这一下子更是险象环生了!

  而相反的,眼见着秦夷就快不行了,秦霂就跟吃了兴奋剂一般,攻击顿时间变得更加的狂猛了,大有一口气将秦夷拿下的气势!

  随着越打越是吃力,秦夷眼中顿时闪过戾色!

  “秦霂,这是你逼我的!”

  突然间,我目光一定,因为秦夷停止了行动,双手还扶在后腰处。

  见她那样子,我心头一突,暗道一声不好。

  虽然意识到了不好,但至于是什么地方不好,我却说不清楚。

  下一瞬间,我跟秦霂的面色齐齐一变!

  只见秦夷背到身后的手猛的抽到了前面,而在她的手中,整捏着两张燃烧着的黄符纸!

  “奶奶,哪个杀千刀的给这贱人符箓的!”

  就跟降术是泰国降头师的专属一样,符箓,也就是在黄符纸上刻下法术,关键时刻使用出来的符纸,这东西就是中国道士的专属!

  心中暗骂着,我张嘴冲着秦夷喊道:“小心!”

  话音刚刚落下,秦霂已经伸手拍了拍身下大蟒蛇的大头!

  大蟒蛇顿时身子一阵,尾巴一卷我,顿时将我卷到了秦霂的身边。

  这个时候,秦霂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而后跳到了大蟒蛇的背部。

  而大蟒蛇则甩动着它那庞大的身躯,在原地转起了圈!

  十几米的粗壮身子把我和秦霂围在中间缠了好几圈!

  下一刻,在我视线被彻底阻挡前的瞬间,我看到秦夷手中的两张符箓已经燃烧到了尽头!

  顿时一张符箓顿时形成了滔天火海,这火不同普通的反火为灿金色,这火乃是纯正的红色,而这,则是道家极为出名的玄术,与纯至阳炎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地心莲火!

  而另一张符箓,则华为了数百只泛着油光的箭矢!

  在秦霂手中印决掐下,暗喝一声’起’的时候,红色的地心莲火与将近千根的箭矢,齐刷刷的向着大蟒蛇的身子烧去,射去!

  也就是在这些景象引入我眼帘的下一瞬间,大蟒蛇的身子已经彻底的阻挡住了我的视线。

  在火焰和箭矢的双重围攻之下,身在大蟒蛇形成的防御圈之内的我跟秦霂,都感觉周身一片火热,施术者秦霂更是混身滚烫滚烫的。

  施术者与宿主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这我是知道的,就仿佛人打出去一拳,这一拳若是打实了,固然能起到应有的效果,但是打出了这一拳,你的体力也会消耗吧,而万一这一拳并没有打中人,或者并没有打中目标,而是打在了铁板上,那你自身不是要疼死?

  施展玄术也是这个道理,向什么放火啊,什么的虚样玄术,施术者受到的反噬很小,只要时候静坐片刻便好了,但是这种实样的召唤,对施术者来说,那损伤可就大了去了!

  此时大蟒蛇在受地心莲火烤烧,那就相当于秦霂在承受一样的痛苦,两者之间的损伤,是成正比的!

  更何况,除了火之外,还有箭矢呢?

  虽然我想象不到秦霂此时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但是我却能看到,死神,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

  这个时候,我心思急转,想要找找逃生的方法。

  打肯定不能打,秦霂都不是那蛇姬的对手,我能是么?

  打不过,那就只能逃了!

  心中想着,我一下子咬破了舌尖,伸手在怀中掏出了两张红色的符箓!

  这可是我老陆家真正珍藏的宝贝,名为血遁符,一但施为,它耗费的不是我的内力,而是我的精血!

  到时候,使用血遁符的我,肯定会失血过多,将会挣扎在生死之间!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办法了。

  用血遁符,我还有在生死之间挣扎的机会,不用,那我可就板上钉钉的要死了!

  在这高温之下,过了大概那么半分钟左右!

  突然,我渐渐的感觉到热量小了不少。

  我知道,秦夷那两张符箓的威力,应该就要用尽了,而用尽的那一刻,就是我们逃跑的瞬间!

  而此刻在看秦霂,我顿时吓了一跳,甚至差点跳起来!

  此时的秦霂,就跟一个血人一样,混身上下火红火红的,衣服都快被她体内由内而外的热量给烧没了!

  而且不管我怎么叫秦霂,秦霂就是没反应,不但没反应,而且我看他这状态,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过去!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欣赏不着片缕的酮体了,我急忙拿出一张普通的水符,贴在了秦霂的脑门上。

  虽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是~唉,死马当活马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