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十章:为什么!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72 2016-09-12 09:31:37

  “呃…师叔,实在是敌人太强大……”

  无奈之下,我只能把我的无能说成别人更强,总不能直言自己无能吧。

  师叔明显不怎么想搭理我,只是自顾自的在道馆之内打转。

  走着走着,杨阙突然停下身形,说道:“我问你,你陆家的护院灵棺怎么没了?”

  闻言,我可吓了一大跳,这玩意该怎么解释呢。

  没法子,我只能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跟这位杨师叔说了一遍,并着重的提醒他,在我还没有任何修为的时候,我那老爹就出远门了,而后再也没回来过。

  言下之意,却是在表明,即便这道馆被拆了,我的责任也不大,要怪就怪我爹去,谁让他留下了一个什么也不

  会的儿子看家呢。

  听完我的话,杨阙眉头深皱,说道:“你爹失踪了?”

  “师叔,您可以这么理解,反正自从三年前他出门之后就没再见过他。”

  说起来这三年本道爷过的真不怎么样,要不是因为有凝儿那丫头,我不知道过的有多惨呢。

  见我这么说,师叔也无言了,转而走到椅子旁,坐了下来。

  “按照你的说法,你招惹的,应该是泰国玄蛇殿的蛇姬!”

  “蛇姬?”

  杨阙点点头,说道:“不错,泰国玄蛇殿,泰国的第一大玄门势力,其势力之人,尽数都是用蛇施展降头的高

  手!”

  唉,我不仅暗暗暗叹,我究竟招谁惹谁了,吴花花,老子要跟你割袍断义!

  这个话题没聊多久,杨阙便转移了话题。

  “说起来,师兄他也好长时间没跟我联系过了。”

  听着这话,我不仅在心中暗暗鄙夷起来,你这不废话吗,亲儿子都不管了还管你这师弟?

  我不接话,杨阙到主动跟我说话了,“师侄啊。”

  “哎。”

  “你刚刚说的,我也了解了,既然师叔遇到了,自然不能不管。”

  得嘞,就等您老这句话呢。

  没来由的,我立马开始找东西。

  见我如此,杨阙不仅问道:“你干嘛?”

  “师叔,咱抄家伙,杀回去!”

  我一说完,杨阙顿时哭笑不得起来。

  “师侄啊,你没弄懂究竟是怎么回事。”

  “啊,师叔,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肯定是那婆娘干的好事。”

  “你这么理解也没错,但是呢,最主要的原因,却在于你!”

  听到这话,我不仅停止了手上的举动,因为我?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了?这不废话吗!

  哪知杨阙却自顾自的说道:“这齐高明,健在方圆百里的灵脉之上,镇压气运,其中你陆家的护院灵棺就是阵

  眼所在,如今这阵眼被毁,这附近自然也就不太平了。”

  啊?我暗暗吃惊,原来那三口棺材还有这用处,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杨阙又说道:“在经那蛇姬暗中出手,自然能让你自无形之中身陷人鬼界之中。”

  听完杨阙的话,我禁不住的心中暗暗骂娘,果然是那婆娘惹出来的乱子,该死的!

  不过即便知道了,我也做不了什么,谁让我只是个假道士呢。

  “那师叔,你说现在咱爷俩该怎么办?”

  不管怎么办,先把你跟我绑一块再说!

  杨阙明显被我的话逗笑了。

  “哈哈,师侄遇到难处,我自然不能不管。这样吧,我教你修炼玄术!”

  听到这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但总之,能学,自然是好的,我也终于能从假道士转正了!

  却不想说教我修炼的杨阙竟然冲我伸出了手。

  看了看,我莫名其妙的将手放到了杨阙的手中。

  却不想杨阙直接打开了我的手,说道:“拿来!”

  啥?

  “师叔,什么拿来?”

  “废话,当然是你陆家的如律令决了!”

  如律令决?我这才恍然大悟,急忙跑到了床边,将今天早上刚刚出土长满青苔的孑辰剑以及泛黄到看不清几个

  字的如律令决抱了出来,然后献宝似的交给了杨阙。

  反正刚刚我也说过了,这如律令决跟孑辰剑已经放到棺材里面几十年了,早不能用不能看了。

  却不想这两件我老陆家的宝贝在我手中没什么反应,但到了杨阙的手中却猛然发生了变化!

  也不知道杨阙做了什么,竟然使得孑辰剑剑身不断的震动起来,上面的青苔,竟然被一点一点的震了下来,露

  出了其内真正属于孑辰剑的锋刃!

  而如律令决则更是让我震惊,原本泛黄的书面,落在杨阙的手中,竟然变得越来越清楚,不过有些破损的地方

  ,却是怎么修补也修补不回来了。

  见到这个样子,我还没怎么样,师叔到先露出了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

  我弱弱的问道:“师叔,这,这是怎么了?”

  师叔无言的看着我,将恢复成普通书籍但却每页都有破洞的如律令决丢给了我,说道:“这功法,废了!”

  我眨眨眼睛,不信邪的翻开了一夜,只见上面写着,“如律令决,急如恤令,令恤如行,气走……”然后就没

  了,空了好大一块之后,才出现下一行字。

  “浮气游龙,形同……”又没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凡事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好吧,我承认,此刻的我,心都要碎了。

  “师叔,这咋办?”

  杨阙摇了摇头,将孑辰剑丢给了我,不信邪的说道:“难道你老陆家就没有备份吗?”

  我倒是想反过来问问他,有备份我会知道吗?有备份我至于二十了还没道基吗?

  但表面上我还是很老实的回答道:“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这师叔似乎将如律令决看的比我还重,这功法废了我都没那么心疼,他心疼什么?

  我挠挠头,说道:“师叔,要不你教教我别的?”

  杨阙摇摇头,而后又仿佛想起了什么,又点了点头,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下一瞬,他直接五指成爪,五指上都闪烁着黑色的光芒,就在我既惊奇又好奇的看着的时候,他竟然将亮着黑

  光的五指直接拍在了我的肚子上!

  一瞬间,我只感觉到五脏六腑都震动了一下,肠子都打结了,更有一团火在我的肚子里面烧了起来!

  而受了这么一拍的我如同一只大虾一样圈在地上,无言的看着杨阙,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师叔,你,为,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