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八章:阎王灯笼!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48 2016-09-11 11:24:38

  但此刻,却容不得我在多做他想了,因为在黑夜里头,我听到了王奇在大声的斥喝着他儿子,伴随着喝骂声中,我竟然还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

  这绝对是王奇那老子甩给他儿子一耳刮子。

  我心里难免的快意了许多,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王奇竟然会簇着火把,率着一众年轻小伙出了自家后门,口中大声的呼唤寻我。

  绝对不能让这些人给找到,否则丢的可就不是我自个儿的三寸金纸脸了,而是败了陆家人的整个名头。

  我当即做了决断,猫着腰身,趁着轰乱的场面,悄悄的顺着山腰小道,朝齐高明跑回去。

  可就在我急匆匆的朝齐高明赶回去的时候,却突然的发觉,那半是遮掩在山峦上的月牙儿有些怪异。

  今天是农历初,换句话来说,这月亮应该正处于上弦,形状应该跟镰刀钩子似得,不应该如此的圆润明亮的呀。

  可我现在看到的是这月亮竟然圆润如盘子,皎洁的跟一块抛光后的汉白玉似得,晃的人心拔凉。

  这月亮不对头,因为这洁白的月光竟然阴凉无比,我才不过看了它两三个眼儿,却被这阴凉的气息浸到了骨髓里头,浑身都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

  抖到最后,我特么的竟然连站都站不稳了,只能哆嗦的趴在了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就在这个时候,山峦中的那条小道尽头竟然响起了一阵唢呐的声儿,当我听到了这唢呐的声儿后,整个人都立马懵了。

  因为这声调子,我实在是太熟悉了,这特么的就是“结阴亲”所用的调儿呀。

  可这整个西安城在这个月都没人找上我,更没听说过谁家要办这事儿呀。

  何谓“结阴亲”?

  简单点来说,这结阴亲的意思就是送古亲戚,也叫下鬼聘,自古以来,在国内,都有关于冥婚的传闻!

  其实这办冥婚,是件非常繁琐的事儿,它不仅需要三书六聘,还要钱下九幽,礼促鬼媒婆等等,更重要的还需送古亲戚,最后,双方才能入坟合卺。

  而这个送古亲戚,在冥婚之中那可是重中之重的仪式,我们常人谁没个亲朋好友之类的?

  那么,鬼为什么就不能有这些三大姑,七大姨的浆糊搭架?

  相反的是,这鬼与人之间,基础是相同的,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着自个的社会构架的,否则大伙每年烧那么多财帛下去,他们怎么消费?

  所以,这冥婚的成和不成,就得看这些三大姑,七大姨的态度,否则,两家人胡乱搭在了一块儿,那不叫成亲,那叫野合。

  但这送古亲戚的活儿,常人却是遇之不得,甚至连看一眼都不行,因为这活儿是将一堆儿的鬼集合在一块儿后,沿途浩浩荡荡的送到别家做客去的。

  如此数量的鬼物在人间游荡,那阴煞之气又岂是常人能消受的?

  所以,我们民间有句谚语叫做:阎王灯笼前方提,古门探亲活人避。

  说的就是这送古亲戚的队伍前,有着那么两盏灯笼,叫做阎王灯笼,专门是用来指引这些古亲戚用的,而这灯笼上头有墨笔提上八个大字,左为:“敕文百行”,右边的那头却又写着另外四个字:“阎府泽恩”。

  传说,这两盏灯笼乃是出自阎王的恩赐,专为那些鬼百姓走亲访友用的。

  但这两盏灯笼却是活人见之不得的,因为提这两盏灯笼的不是别人,正是那罗酆山后的蛆鬼与哭鬼。

  这两只小鬼乃是天生地养的,生来就是酆都城里头的公民,隶属阎王麾下,但却生性最为贪婪,最是喜爱活人阳气,要是那个倒霉蛋被这两家伙逮到的话,那只会活生生的剥去了三魂七魄。

  很显然,我就是这个倒霉蛋。

  因为趴在路旁的我,此刻就看见了那两盏阎王灯笼在眼前飘荡着,那蛆鬼和哭鬼的两张小脸儿,就在那灯光下,晃的我心拔凉儿。

  “嘿!前头有个活人儿。”

  完蛋了,我本想装死躲过这么一劫,可没想到,那眼底儿尖的哭鬼一下子就瞅上了我,难道哥们我真如黑夜中的萤火虫,随便往路旁一躺都能引鬼瞩目?

  “还真有一丝气儿,走!过去把他给吃了。”

  这蛆鬼却是一个睁眼瞎,所依靠的都是他那敏锐的鼻子,所以,他朝空气中嗅了两下后,就直接把我给闻了出来,单脚蹦跳的朝我奔来。

  我瞅着蛆鬼那张以千百只肥蛆组成的脸庞儿,那密密麻麻的肥嫩白蛆就在他的脸上蠕动,在阎王灯笼光芒的印染下,我甚至可以极为清晰的看到那些白蛆上头的湿乎乎粘液。

  靠!太特么的恶心了。

  我的头皮都快炸开了,忍不住的想吐出来,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当即做出了一个决断。

  “老子才不想被你吃下去,老子自己死。”

  我在心里头对自己发狠了之后,毫不犹豫的抬起脑袋往地上撞了下去。

  咚!!!

  这一下撞的那叫一个结实,一时间,我不仅感觉眼前有无数个小星星在打转,但紧接着,这些小星星就变成了一张让人看之作恶的脸庞!

  却是蛆鬼已经蹦跶到了我的面前。

  “想死?哪那么容易?”

  话音落下,我就感觉脖子一痛,蛆鬼那恶心的大嘴已经咬到了我的大动脉上,也幸亏蛆鬼这种东西并没有锋利的獠牙,不然的话我现在怕是已经魂归地府了。

  这一瞬间,我的心中充满了委屈。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一天下来碰到这么多恶心事,这么多要命的事!

  但身为陆家传人,我又岂会坐以待毙?

  只是还不等我做什么,一声戏音响起。

  “两位切莫如此,今日喜事,岂可在这迎亲路上办此厄事,还望两位卖小声一个面子,先将这对新人,送入洞房……”

  唱到最后,语调极高,甚是刺耳,但这声音虽不好听,但却听的我心头一热。

  “是啊是啊,蛆哥,您饶我一命,我改日再特地前来拜会您……”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本道爷我能屈能伸,先躲过这劫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