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九章:神秘人!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12 2016-09-11 11:24:47

  说完话之后,我不得不将目光投向了刚刚唱戏的人。

  那鬼身材硕长,头发遮住了脸庞,而在发丝之内,则是一张恐怖的面具。

  虽不知道这鬼什么来路,但我却明显发现,当他唱戏的时候,不管是蛆鬼还是哭鬼,都一动不动,显然,并不是他们不想动,而是不能动!

  正在我想着的时候,那唱戏之鬼再次唱道:“呔,你为何还不谢过两位大人!”

  我反应也快,急忙挣脱了蛆鬼的手,“多谢,多谢!”

  至于谢谁,不言而喻!

  挣脱的我,自然不会在此地久留,转而向着冥婚队伍的末尾走去。

  有道是,有头便有尾,有出便有入,冥婚的前路我不认识,但却能凭借冥婚的后路,找到出路。

  一路上,我少言寡语,一直低着头,当我终于走到冥婚队尾的时候,我看到整个世界,似乎分成了两边,一边是山林,林中灯火百盏,显然并不是人界,另一边,则处于深夜,漆黑无比,远远的,我还能听到有几人在叫我。

  一听到这声音,我顿时大喜!

  奶奶的,竟然误打误撞进了人鬼界。

  此时,我也没时间在做他想,看到两界分明的地方在空中有明显的波纹,我不仅一脚迈到了对面。

  一脚迈过去,周围的一切顿时变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隐约之间,我听到那该死的小孩还在笑我。

  “别找了,先生都跑了……”

  该死的,一世英明就毁在他手里了!

  稍稍辨别了一下方向,我向着齐高明跑去。

  至于自己带来的物件,我却没时间在乎了。

  回到齐高明,凝儿那丫头已经把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了,但此时却并不在馆里。

  不过不在也好,省的我这幅惊魂未定的狼狈样子被人看到。

  我马上关起了门,然后又开始翻箱倒柜起来。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今晚上发生的一系列事,到底啥子原因,就算那王家碰巧今晚起煞了,也不至于这么吓人

  啊。

  先是有一个女鬼,再然后那墙壁里面还有个小女孩,而且还是活的,再然后竟然还遇上了冥婚这种八辈子都遇

  不到的奇葩事!

  不行,我必须要搞清楚,不然睡不着觉啊!

  一阵翻箱倒柜,我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太白童子录!

  说起这位太白童子,那就是我等玄门之中的奇人了,此人八字全阴,天生阴阳双眼,左眼阳右眼阴,真可谓是天生的道士,天生的鬼怪克星!

  而这本太白童子录,则是这位玄门奇人所著的冥事道藏!

  这鬼的事情啊,并不一定全是坏事,而鬼,也并不全是坏鬼。

  而这本道藏的存在,就是为了让玄门中人如何辩解好坏,如何挣脱冥事的!

  记得这本书我小的时候我老爹逼着我背了下来,而时至今日,却是被我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只能现查了。

  不一会,我便皱起了眉头,这到底怎么回事?

  关于今晚上遇到的一切,即便是太白童子录,也并不能给我解惑,倒是那个唱戏的鬼,这里面倒是有解释。

  在古代,豪门结婚之事,大多会请说书人,或者戏人,来说上一段唱上一段,求个好彩头。

  而冥婚自然也可以,在冥界,这种鬼被称为优伶,而优伶若是跟着探亲队伍的话,则还有另一种说法。

  有道是:买卖凭仲人,嫁娶凭媒人。

  在冥婚之中,优伶便是起到了媒人的作用。

  虽然那唱戏之鬼的身份有了解释,但我身为活人,身上带有阳气,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遇到这么闯到人鬼界呢?

  所谓人鬼界,就是人间的鬼界,也叫鬼蜮!

  说白了,就是鬼怪生活的地方~不过这种地方一般常人进不去,当然了,道士或者玄门异士是可以进入的,不

  过我一活脱脱的假道士怎么就进那里面了呢?

  这事透着股蹊跷!

  猛然间,我突然想起,今个我好像得罪了一个我不能得罪的人。

  泰国的…降头师!

  我勒个去,不会是那玩蛇的婆娘捣的鬼吧。

  虽然当初另一个叫秦霂的人提醒了我,这事儿没完,但是这报复也来的太快了点吧。

  百思不得其解,我只能把这一系列的怪事都推到了那泰国的蛇婆娘身上。

  就在我愣神后怕之际,敲门声突兀的想了起来。

  没来由的,我突然打了个冷颤,不会是那王家的鬼找上门来了吧。

  此时,那王家人来不来兴师问罪我已经不在乎了,大不了退钱,以后不做那一块的生意,毕竟跟钱起来,本道爷的命才最重要啊。

  就在我心惊胆颤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话音。

  “师侄,开门。”

  啥?师侄?叫谁呢?

  我还没反应过来了,敲门声又响了。

  “师侄,我是你杨师叔。”

  哎,别说,说起姓杨的,我还真听我爹说过一个人。

  早年我爹曾经拜过一位玄门中人为师,那老头据说也是个挺厉害的人,总共收了两个徒弟,杨姓的是二弟子,

  而大弟子,自然就是我爹了,真要论论辈分的话,那姓杨的人还真有可能是我师叔!

  一想到这,我立马在地上蹦了起来,救命稻草啊,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刚碰到麻烦,竟然就有人来替我解围了。

  一想到这,我立马跑到了门前急忙开了门。

  一开门,我顿时眉头一皱。

  门外站着一个身穿古代衣装的人,在他的头上,还带着一个斗笠,在当今这个社会,这身行头是怎么看怎么奇怪。

  “您,您是…”

  身穿古装的人伸手将斗笠拿了下来,拍了拍,说道:“我叫杨阙,怎么,你父亲没跟你说过我?”

  杨阙…还别说,这名字还真听着耳熟。

  我向旁一让身子,“说过说过,师叔,您请!”

  俗话说的好,藏头露尾者,要么是贼,要么是有大本事的人,而在我看来,这杨师叔无疑是有大本事的人!

  进到齐高明,杨阙左右打量,先是看了看房梁,又看了看屋内的摆设,而后又闭目感应了片刻,方说道:“我感觉到这一代有变,便赶了过来,原本以为,有师兄的齐高明在这里,应该无事,却不想,就连齐高明也受到了波及。”

  说着这话,杨阙不仅用审视的目光看向了我,一时间,我不仅尴尬至极。

  奶奶的,这也不怪我啊,还不是那贱人惹的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