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六章:你来啦?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70 2016-09-11 11:24:23

  “这么说,是闹鬼咯?”

  谁知道这熊孩子,竟然不依不饶的继续追着我问道:“那你能把鬼逮出来让我瞅瞅,或是让我跟它做朋友玩?”

  鬼你妹夫呀,哥们我就一骗吃喝的假道士,你竟然跟我谈鬼?

  要是真有鬼的话,哥们我还敢往你家里头凑么?

  我不免的再次嘴角抽搐了两下,将“吃杠钱“塞回了男人的手里,扯开了嗓子喊道:“凝儿,出来替哥送客,顺便帮我收拾下。”

  “天启哥哥,你叫我呀?”

  我的话头刚刚落下,就见店门子外头探出了一个脑袋,那是一张极为漂亮的女孩子脸庞,刘海遮额,梳着两个松辫,穿着一袭白色编花长裙,如同一只穿花蝴蝶般,蹁跹的朝齐高明走了进来。

  来的这个女孩叫做徐凝儿,打小儿就跟我一起长大,人长的甜美,手脚又勤快,时常都会围着我这店里头打转,日子久了,我也用她用的很理所当然的。

  “帮我送下客人,你天启哥哥有事儿忙。”

  特么的,给脸不长脸,竟然让我这做先生的下不了台子,要是搁在了古代,人心歹毒的直接往风水上整点料儿。

  要不怎么说,先生不可辱,瓦匠不可欺呢?

  原因就是做先生的可在风水上动手脚,做瓦匠的可屋子里下厌胜,这两种人,你就是被扇了耳光,都得陪着笑脸。

  所以,我让凝儿送客,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虽然那少年的话让我起了气头,但好在中年男人是个极为懂事的人,他见我欲要直接拂袖离去,立马就慌了神儿,赶忙的上前几步后,拉着我的小手儿赔笑道:“小孩子不懂事,你是大人,怎么跟他一般见识呢,对不对?”

  我的眼角儿顺势一瞄,见这中年男人在刚才我还回去的“吃杠钱”上,多加上了一沓子钱后,这才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

  “天启哥哥,还要不要请人家出去呢?”

  徐凝儿这丫头对我最是贴心了,能直接从我让她送客中听出我的不愉快,但见她手捧着一把掸子,极为可爱的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道:“说,你们是不是惹天启哥哥不开心了?”

  “额,把掸子收起来吧,我们怎能怠慢贵客呢?”

  我心里头大好,挥手对徐凝儿说道:“凝儿,上茶,上好茶!”

  特么的,我就这么一个实在人。

  眼见压下了我的气头,中年男人暗中用手拉了拉少年的手,双手对我作揖赔笑道:“还是不要了,还需要陆先生您尽早赶我家中,早做准备才是呀。”

  我就一小人,我就拿钱了,怎么滴?

  看着那少年一副气呼呼的模样,我敢肯定这货把我打上了“神棍”的标签,但这又如何?

  你丫的,还不是上门来求我?

  我哼着小曲儿,抬手让中年男人前方带路,直接把齐高明留给了徐凝儿收拾。

  ……

  那中年男人在跟我回来的路上,已经自我介绍过了,说是姓王,单名一个奇字,本身是个商人,一年到头的在外面奔波忙碌着,极少的照顾到家里。

  所以,这王家一直是由王奇的老婆来操持的,但没想到,他老婆会在一个礼拜前,突然的上吊自杀,留下了这么一个常年不见个人面儿的老公,还有一个正挣扎在高考线上的儿子。

  王奇也不明白老婆为啥会想不开,换个理儿来说,这王家虽然不能算的上大富大贵,但也算的上是个衣食无忧的家庭。

  而这王奇又是一个出了名儿顾家的男人,还有他那个儿子,也一直在学校里头是成绩名列前茅的。

  这样的一个家庭,他老婆都能想到了去死,这怎能不让王奇心痛欲绝呢?

  等我跟王奇聊上了怎么一会儿后,也能听出他在处理好老婆的事儿后,就会带着儿子去他乡求食了,这个家庭算是散了。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这王奇家中的地基却是起的非常好,甚至可以用“吉宅”来说了。

  正南朝北,前有玉带绕身,面对案山卷廊,左有青龙盘踞,右也有白虎震慑,而更令我羡慕的是他门前的这八字正开的大道。

  有道是:八字正开,钱财自来。

  有了这条大道,这王奇可谓是做啥生意都发财的,可为啥他家婆娘会选择去死呢?

  因为这“逐怨”的法事,它只能在午夜十二点,天地最阴的时分来起事,所以,在这之前,我还是要做好一系列准备的。

  逐魂鞭,公鸡,草人,信鸽,红纸,缠线剪刀一切都准备的妥当后,我们只有在等待着午夜的到来了。

  因为这“逐怨”的法事,一个人是起不了事儿的,所以,我又特地的让王奇找来了十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我们这一群人就这样打着转儿,在王家的大院里头唠磕打牌。

  终于,午夜在我们的等待下来临,等我往手腕上的手表一看,已经是十一点五十分了,当即让大伙儿做起了准备。

  “轰!”

  一声追魂炮响彻乡里,在这黑夜中显得特别渗人,等另外一个小伙子敲起了追魂锣后,整个气氛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这追魂锣与平常的锣是不同的,它有面盆大小,但却在锣心的中央是凹进去三厘,而那锣锤就更是特别了,这锣锤是中空的,用麻杆制造的,上头雕琢有夜游神尊。

  这种特制的锣一响,那叫一个渗人呀,嗡嗡闷响,如同哀魂怒嚎。

  我让所有人都留在了王家的门前,将逐魂鞭往腰身上一缠,再把平吏冒往头上一戴,顺便抄起了用麻杆糊成的孝子鞭,雄赳赳的朝王家大门里头走了进去。

  因为我事先已经交代过了,所以这王家的屋子里头可谓是连丁点儿火星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唯有前后两个大门开着。

  一股阴风从王家的后门穿堂而入,打在了我身子上后,让我忍不住的脚肚子打颤,就连刚才为了壮胆儿特意喝下的二两白酒,都泌成了冷汗糊在了我后背上。

  这特么的太渗人了,特别是听那屋子外头的追魂锣急促的响声,更是让我心凉上三分,但这……我不进也不行呀,既然端起了这碗饭,那就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是?

  所以,我就这样小心翼翼的迈探着脚丫子,在黑暗中一步步的摸索着向前。

  不知是那个混蛋定下的规矩,说是这追魂锣炮一响,那屋子里头的冤魂就会受惊,如果再点上了烛火的话,那肯定是看不到那冤魂的显身的。

  所以,这逐怨只能在黑暗中进行,逐怨的人必须悄无声息的走到死者去世的房间里头后,挥舞着逐魂鞭,将这冤魂从屋子里头给赶了出来。

  因为王奇的老婆是死在了二楼最东的那间房子里头,所以,我也就必须要赶到那间房子内才能起的了事儿。

  但让我感到诧异的是,我已经在入屋后走了三十三步,可为啥还没摸着到楼梯呢?

  因为逐怨这活儿需要在黑夜,所以,我们一般都会在白天提前来主人家中,然后闭上眼睛,用心去记住该走多少步,那个地方又有啥特点之类的。

  否则的话,叫你去摸黑能找的到位置?

  我疑惑的又朝前走上了几步,摸索了几下,发现面前还是一片空晃晃的。

  “吱……!”

  可就在这个点儿上,尼玛,我竟然听到了吱吱声,这声音既像有人用刀子划开了布匹,又好像有人在撕开了塑料袋子。

  又是一声哗啦过去了,这一次,我算是听清楚了,有东西掉水里去了,可这是在王家的屋子里呀,哪来的这么大东西掉水里?

  这声儿就好像有人跳进水里头一样。

  不对头,这绝对不对头,肯定会有事儿发生的,难道是起煞了?

  何谓起煞?

  起煞的意思,就是说这死者的怨气产生了质变,它是一种超脱于厉鬼跟庸鬼之间的产物,天地之间,历来是变化无双。

  自古以来,鬼在历史的演变下成了人类死后的代名词了,但这其实是不对的,最早的鬼其实跟人类是一样,它们也有自己的国度,而且是天生地养之物。

  但这种鬼,如今已然是很少看到的,自从冥狱创建以来,有了阴阳之分后,那些天生地养的鬼物要么下地府转世投胎做人,要么,就躲在了山林或者经常死人的地方,人类时常发现它们的行踪时,就会给它们扣上一些莫名奇妙的帽子。

  如同红毛野人呀之类的。

  但其实,这种鬼物一般都是黥面獠牙,虬筋靛肌,极为可怖的。

  可这王家的婆娘竟然这么凶,才一个礼拜就能起煞?

  这很显然的是不可能之事,可这声音又怎么解释?

  我忍不住的胆颤心惊的,就连握着逐魂鞭的手都泌出了汗渍,只要再有稍微不对,我就要撒腿跑路了。

  又是一个声音传了出来,这次竟然是拖动椅子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尼玛,就在我脚跟前?

  可就在我心生疑惑的时候,后背上却被人猛力的一推,直接向前扑了过去。

  “你来啦?”

  突然,我闻到了一股能浸入骨髓的芬芳,黑暗中,有双温热的手腕揽着我的脖子,用女性独有的柔媚对我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